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七章 大野泽

第七章 大野泽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故老相传,大野泽之深,足千丈有余。

    民间更有说法,说大野泽地下有暗道,直通大海。

    传说中,东海龙王惧内,其龙王夫人乃紫薇大帝的爱女,虽说貌美如花,但性子极为刚强,对龙王老爷辖制甚严,偏龙王老爷性子里是个风流郎君,于是便暗地里掘通水道,在这东齐国与云汉帝国交界的大野泽里,养了一房如夫人。

    那龙王老爷夜里偷偷潜来,天明已经回宫,只求避开悍妇,得一夜云雨之欢。

    当然,这都是些愚夫愚妇们闲来嚼舌头根子的民间传说而已,不足稽考。

    那大野泽里是不是生活着龙王的小老婆,刘恒不得而知,他只知道,那只蛇妖的实力异常之恐怖!一旦潜入它的巢穴附近发动偷袭而不成的话,那道人神通广大,许能一阵烟儿就跑了,自己却是必死无疑!

    …………

    道人走后,刘恒不再下水捕鱼。

    他只是每日都习惯性地到那大野泽的水边去,自早至晚,蹲在水边,痴痴地望着那水面上的云雾起落,鸟飞鱼跃。

    一直到第三日的下午,午后他迟迟没有出门,半晌午时,他叫上陈乐一起,让他拿上那一丈二还没来得及做成袍子的蓝布,走到同村黄先生的那座小院里去。

    大黄狗跑前跑后的,好不欢畅。

    黄先生的院子略体面,是村子里最好的房子之一了。正房三间,土木结构,老两口自住、待客,东厢做厨房,西厢起了两间草堂,却是先生的授课之地。

    小刘章正和十几个同村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一起听黄先生授课。

    刘恒也不说话,就在黄先生的院子里蹲下。

    陈乐只好陪他蹲下等着。

    黄奶奶织布中间听到院子里两只狗一起玩的动静,出房来看,看见刘恒兄弟俩蹲在墙角,就招呼他们进屋里说话等待,刘恒也只是不去。

    一直到两盏茶的工夫之后,黄先生让学童们大声诵读,这才缓步踱出那西厢房来,看见蹲在墙角的刘恒,和抱着一块蓝布的陈乐,就招招手叫他们进堂屋说话,将到门口时,刘恒却回头对陈乐说:“门外等着,躲远些,不许偷听。”

    陈乐有点懵。

    刘恒却不理他,从他手里拿过那块布,进了屋。

    黄先生是本村最有学问的人,刘恒他们兄妹几个,包括村子里的所有年轻人,肚子里别管有多少墨水,几乎都是黄先生给的。

    所以,大家都特别尊敬这个高大而瘦削的老头子。

    刘恒进门去,陈乐摸着脑袋远远地走开。

    看见老四刘章和黄先生的孙子黄大元他们不读书,反而带着头的往院子里看,就冲他们跺脚,“快些背书!”又把大黄从屋里叫出来,瞪了刘章一眼,却是训斥它,“那是先生的书堂,你不许进去!”

    大黄嬉皮笑脸,似并无悔改之意。

    刘章怕他二哥,脑袋缩回去了。

    陈乐闷闷地独自一人,抱着狗,蹲在院子里。

    刘恒回身关上了门。

    里屋是黄奶奶正在织布的机杼声声。

    黄先生坐下,看着他。

    “说吧?怎么了?”他说。

    刘恒舔舔嘴唇,迟疑片刻,把那块布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去。

    “前日去城里,鱼卖光了,我寻思老四整日跑过来听课,我们三个也时不时来,却不曾给过先生束脩,就买了这块布,想让三丫给先生裁成袍子穿。后来想想,三丫的手艺还不如黄奶奶,不如索性拿了布来。”

    黄先生瞥一眼那块布,不说话。

    有张条凳,但刘恒不坐,他慢慢地蹲下。

    双手抱膝,下巴磕在手掌上。

    老实巴交的样子。

    一筹莫展的感觉。

    “说。”黄先生催了他一句。

    他终于开口,声音有些干涩,“我可能回不来了。”

    黄先生皱眉,“那就不去。”

    他摇头,“不去不行。”

    黄先生又皱眉,“那就跑掉。”

    他又摇头,但这一次,他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伸手从怀里悉悉索索地摸出一个不小的布包袱来,看起来有些沉甸甸的——然而奇怪的是,刚才这么大一个包袱装在他怀里,居然一点都不显眼,不留神观察便叫人看不出来。

    包袱往桌子上一放,哗啦作响。

    是铜钱的声音。

    他说:“这是我们这几年打鱼,攒下的五百个钱。”

    黄先生看着他,不看那包袱。

    他花白的胡子有些颤抖。

    刘恒蹲回去,慢慢说:“陈乐看着聪明,但做事情太冲动,脾气很暴躁,三丫嘴馋,一个糖人就能叫人哄走,老四太懦弱,胆小。我……不大放心。”

    黄先生的嘴唇有些颤抖。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刘恒,似乎是想要与他有一次眼神的交流。

    但刘恒连头都不抬。

    似是有些不敢。

    过了不知道多大会子,里屋的机杼声在两人不注意的时候,早已停下。

    但黄奶奶并未出来。

    黄先生枯瘦的大手伸出去,落在那个包袱上,轻轻按住。

    他说:“我替你保管着,你尽快来取。”

    刘恒蹲在地上,似乎咧嘴笑了一下。

    憨傻之气尽露。

    他猛地站起身来,舔舔嘴唇,脸上带着那抹傻乎乎的笑容,冲黄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拉开了门。

    叫上陈乐,他说:“走。”

    …………

    兄弟俩带着大黄,一路来到了大野泽水边。

    兄妹四个这些年来吃饭的家当——主要是那条几经修理的小船——就藏在不远处的芦苇荡里。

    湖面浩荡,一眼看不到边际。

    不知名的野鸟在湖面低掠巡弋。

    刘恒不说话,一如往常般沉静地看着湖面。

    过了好久,陈乐终于是憋不住,主动开口说:“哥,我跟你一起去吧!好歹我能帮忙划船,咱就算逃跑,也能快点不是?”

    刘恒闻言笑了笑,扭头看了陈乐一眼。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就着脚下的土地跺了跺,说:“两种情况,第一,实在走投无路没饭吃的时候,第二,要给老四娶亲或者给三丫说婆家的时候,若是钱不够了,就过来挖这块地。”

    顿了顿,他说:“晚上来。”

    陈乐讶然,低头看了看脚下这块土地。

    看不出丝毫的异常来。

    此时他的大哥却又深深地抬头看了一眼那烟水浩渺的大野泽,然后转身,道:“走,回家!”

    …………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

    刘恒忽然听到院子里似有呼噜声传来。

    明明很远,却比屋里的陈乐和刘章加在一起的呼噜声还大。

    他心里叹了口气,穿上衣服下了床。

    一把鱼叉,前两日已经磨了又磨,擦了又擦。

    三丫自己在另一边睡得安稳,呼吸声很细,却很平和。

    他轻手轻脚地出了屋。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