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章 家

第六章 家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那道人最终留下一句“待事成后再结”,便匆匆走了。

    刘恒当然不敢硬拦。

    然而等他走后,饥肠辘辘的兄妹四人,却已经没有了吃汤饼的心情。

    小刘章蹲在房门口,手里比划着,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说:“哥,我刚才看得可清楚了,他就把手往半空一伸,就抓下一把金子来!”

    陈乐一脸的戒惧与后怕,点点头,说:“我也看清楚了,他手里本来什么都没有。”说话间,他又扭头,看向三丫怀里的十个金灿灿的刀币,脸上仍是忍不住下意识就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虚空摄物的传说,大家不是没听说过。

    这等神仙故事,都被说得神乎其神,他们做乞丐那时候就已经听过不知多少。

    但听说过,和亲眼见到,岂可同日而语?

    更何况那可是十枚货真价实的金刀币!

    他们过去三年辛辛苦苦的打鱼卖鱼,除了吃穿之外攒下的所有家底,也才只有五百多个铜钱而已——大约能值两个多银刀币?

    三丫怀里搂着那十个金刀币,似乎唯恐它们忽然不翼而飞了,所以不错眼珠地盯着看。平常最多话的她,此刻却连连三兄弟之间讨论的话题都无暇顾及。

    刘恒蹲在堂屋门口,目光深沉。

    眼眸深处,颇多无奈。

    那道人通身上下的气派,一看便不是常人,即便是他一个铜板都不给,闹到最后,自己又岂敢真的拒绝?

    还好,他似乎并不是什么恶人。

    可即便如此,只他那虚空的一摄,便足以令人惊魂了!

    此刻刘恒的脑海中闪过诸般念头,最终却只能换来心中长长的一叹。

    就算真的不顾一切的逃走,可又真的能逃得掉吗?

    如果说刚才说的那些准备歇业不再捕鱼的话,真的是在搪塞的话,那么到了现在,他是真的开始考虑这件事了。

    除非这道人真的能将那蛇妖一举击杀,否则……打鱼这个行当,已经是不能再做下去了。

    至少是不能继续在大野泽里打鱼了。

    当年毕竟年轻,考虑事情欠些周全,只想着带三个弟弟妹妹谋一口饭吃,便不管不顾地下了众人皆不敢去的大野泽,才有了今日之事。

    现在想想,大野泽里有妖怪,进去打鱼的人几乎无一生还,以至于渐渐的无人敢再下水,却偏偏只有你刘恒打鱼三年,至今安然无恙——这又岂是什么值得得意的好名声?

    正想到这里,刘恒忽然发现周围安静下来。

    收回思绪扭头一看,三个弟妹都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三丫第一个开口,说:“哥,这事情太凶险了,咱还是不去吧?”

    陈乐和刘章都点头。

    大野泽的凶险,大野泽里那只蛇妖的厉害,绝非说说而已。

    自从那妖怪在二十多年前来到大野泽,一年之内,至少上百的渔民葬身蛇腹,只剩些无主的船儿在水面胡乱飘荡。

    自那之后,泽内渔船彻底绝迹。

    甚至就连原本住在水边的人家,也都彻底搬离。

    像刘恒他们现在住的这个村子这样,距离水边只有三里多地的,已经是离大野泽最近的村落了——这还要托了那蛇妖从未上岸滋扰的福,否则也早搬走了。

    二十多年来,不是没有人如刘恒这般胆子大,试着下水打鱼,也偶有成功得还者,但哪怕最幸运的人,也没超出三次,就一去不回了。

    而即便那些事情都是他们兄妹们从别处听来的道听途说,跟着自己的大哥刘恒下水打鱼的这三年,他们亲身经历过的凶险,却是做不得假的。

    每一次下水,大哥都要事先在水边观察好久,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推船下水,绕着茂盛的芦苇荡,小心翼翼地避开一些地方,这才敢撒上几网,然后就赶紧又匆匆而回。可即便如此,这三年来,他们还是不免有数次险些遭遇不测——据说那蛇妖的神通之大,百里之内皆有如目见、有如耳闻。

    其中数次,刚刚撒了一网,大哥当时就下令赶紧跑。

    于是四个人当即收息敛声,只拼命地划动船桨,并随后就在身后一二里处,也即自己刚才撒鱼的地方,见到了滔天白浪!

    他们不知道大哥为什么就能发现那蛇妖的行踪,并能绕开它,躲着它,提前发现它,他们只是知道,如果没有大哥,只凭他们三个,是绝对不可以下水打鱼的——因为那很大程度上意味着送死。

    可即便是大哥,此前也只是带着他们避开那妖怪,所以虽有凶险,却总能带着大家顺利躲开,而这一次,他却是要带着人去寻找那蛇妖的老巢!

    此事之凶险,百倍于打鱼!

    …………

    刘恒的目光从三个弟妹的身上依次走过。

    最后是就蹲在自己脚边哈赤着舌头的大黄。

    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属于自家兄妹的这个小院子。

    他们所住的村子,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村子距大野泽只有三四里路,这当然是为了离大野泽近、下水方便的考虑。

    当年开始打鱼之后,攒了近一年的钱,他们几经考虑,从一户正要搬离此处的人家手中,买下了这座整个小村子里最破落的院子。

    然后,他们拿出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来,刘恒带着两个弟弟打泥、换梁、修顶,在一帮好心的邻居们的帮衬下,几个漂泊多年的小乞丐,总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可以遮风挡雨的小窝。

    并且他们住下之后不久,村东头的陈家大叔,还送了他们一条小狗。

    自那时起,四人一狗,安居乐业。

    这院子虽破,篱笆虽矮,茅草房虽小,却是他们兄妹漂泊多年后亲手买下并建立的第一个小家。

    他们并不嫌弃它的破,它的矮,它的小。

    若有可能,刘恒真的是很愿意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在这里天长地久的住下去,只要平平安安,只要风调雨顺。

    刘恒自知,这些年来行事,一路风雨里饥寒里走来,自己一向喜欢弄险。

    然而日子若能如当下这般安稳,哪怕贫贱依旧,谁又愿意继续弄险呢?

    …………

    在院子里巡循良久,刘恒收回目光,扭头道:“三丫,剩下的汤饼还在锅里?快去把碗刷了,盛出来!”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

    身量不高,却自有豪气。

    他说:“先吃饭!”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