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章 交易

第五章 交易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白面汤饼独特的香气,和菜油的味道,早已飘满了整间屋子,等端上桌子,那皎白的汤饼,冒着腾腾的热气,乳白色的面汤上浮着些绿莹莹的葱花和菜叶,不管看上去还是闻上去,都是那么的馋人。

    他们兄妹四个,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舍得吃白面了。

    可大家到底还是没吃到嘴里去。

    听见外面的动静,大黄先就窜了出去,边跑边吠叫着。

    陈乐一边叫住大黄,一边紧接着走出茅草房。

    刘恒正在屋里算账,还没上桌,于是最后一个出来。

    一个相貌有些奇怪的人正站在低矮的木制栅栏外面,笑吟吟地看着几个似乎还不足以成年的少年人。

    说他相貌奇怪,其实主要是第一眼看过去,会让人觉得这人有些丑。

    但如果你仔细看,又会觉得他其实很漂亮。

    他似乎是个道人,戴着高高的长冠,枣红脸色,两根眉毛是连着的,且直贯入鬓,细眼,阔鼻,颌下有一部极其漂亮的长髯。

    他个子颀长,身高足有九尺开外,通身穿一件月白色的袍子,极其的整洁干净,那衣料,兄妹几个都辨认不出质地,只知道肯定很贵,然而他却只用一根看起来很普通的草绳束了腰。

    腰侧挂着个硕大的葫芦。

    总之是一个通身上下无一处不奇怪的人。

    多年来做乞丐,以及数次差点儿被人拐卖的经历,使兄妹几个天然的就对外地人、长相奇怪的人等,充满了警惕。

    而此人刚才开口,明显是外地口音。

    陈乐叫住了大黄,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道人,问他:“阁下何人?”

    这时恰好刘恒刚从屋子里走出来,那道人似是早就认识一般,一眼就看准了他,笑着抬手一指刘恒,答非所问:“我要找他!”

    刘恒用敬语,问:“先生何处认识小人?不知找小人何事?”

    那道人手抚长髯,傲然道:“四人之中,独你身上有一股难得的戾气与匪气,我既然来找你,当然打听过你的事情,认出你,不难。”

    说话间,他居然抬手推开了院门。

    大黄忽然伏地,呲着牙,呜呜地做出攻击的姿态。

    门是柴扉,才及腰,毫无防御作用,但主人不邀私自入门,形同盗窃。

    “大黄!”

    刘恒唤了它一声,但它仍然龇着牙,前身伏地,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那道人讶然地瞥了大黄一眼,笑道:“好狗肉!”

    问刘恒,“这狗可卖?”

    陈乐当即暴怒,“不卖!”

    刘恒抬手,阻止了陈乐,不经意间低头瞥了一眼那道人的脚。

    华美的月白色长袍之下,这道人却只穿了一双草鞋,右脚大拇指正从鞋里倔强地拱出来,傲然挺立。

    刘恒低头,拱手,“先生玩笑了。这是家中爱犬,并不出售。先生若要吃狗肉,大野城内有家上号的狗肉馆,小人愿为先生指路。”

    那道人闻言却忽然道:“我能进去?”

    刘恒低着头,眉头微蹙,不答反问:“先生尚未明示,小人并不记得何时有幸见过先生,不知先生为何认识小人,又特意找上门来?”

    那道人眉毛拧起,似对人言,又似自语,道:“倒是个孤拐脾气,怪不得独你敢下大野泽里捕鱼。”

    刘恒闻言,讶然地抬头看他。

    却听他忽然道:“家中可是刚煮好了汤饼?却好本道人饿了,能否借一碗说话?”

    刘恒闻言愣了一下,却仅仅只犹豫了片刻,就笑道:“远来是客,先生若不嫌弃,请进。”

    那道人毫不迟疑地一步迈了进来。

    似乎丝毫都不在意大黄的威胁,和陈乐眼中的凶狠之色。

    那道人旁若无人地直趋正房。

    低矮简陋的茅草屋内,泥土垒的台子上铺了一块钉得不甚平整的木板,上面四碗汤饼四副筷子,已经摆好。

    一圈围着四个磨得光滑的木头树墩。

    那道人一屁股坐下,抄起筷子就开始吃,丝毫都不嫌烫嘴。

    嗤嗤溜溜,眨眼间就是一碗。

    等刘恒和陈乐、三丫、刘章他们随后就进屋的时候,他已经端起了第三碗。

    兄妹几个目瞪口呆。

    眨眼之间,四碗汤饼下肚,那道人背对门口众人,舒服地打了个嗝,笑道:“好汤饼,好汤饼!这桩买卖谈的起了!”

    这是兄妹几个馋了两个多月的一碗白面汤饼!

    小刘章的眼睛当时就有点红了——他还一口都没吃上。

    刘恒扭头瞪了陈乐一眼。

    陈乐张了张嘴,没敢说话。

    虽然那道人是背对众人,刘恒却依然低头,拱手,态度极为恭敬,“先生吃得可好?厨上当还有几碗,可要为先生取来?”

    那道人忽然哈哈大笑。

    笑罢,他摆手,道:“罢了,罢了!再吃,这买卖就谈不成啦!”

    说罢,他起身,转过身来。

    他高高的长冠几乎要顶到房顶。

    “我听说这大野泽方圆几百里,都因为忌惮那泽里的妖怪,不敢下水捕鱼,唯独你,已经在那大野泽里捕鱼三年了,却总能避开那妖怪,可是也不是?”

    刘恒闻言心中一沉。

    “先生玩笑了!小人哪来那么大能耐,能避开那妖怪?说白了不过是人穷胆大不怕死,却又正好走了几年好运道,没有撞上罢了!”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很真诚地道:“不瞒先生说,小人捕鱼三年,略有盈余,已经惜命,准备不再下水捕鱼,去找些别的活计谋生了。”

    那道人闻言,忽然再次哈哈大笑。

    笑罢,他忽然一声爆喝,“滑头!”

    这一声大喝,如舌绽春雷一般,只震得屋顶茅草瑟瑟做抖,簌簌有声。

    陈乐他们几个,都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耳朵,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道人——他们此生至此,还从未见过声量如此之大的人。

    独独刘恒,再次深深地躬身,拱手,道:“小人不敢。刚才所禀,都是实情。”

    那道人忽然低下头来,目光逼视着刘恒,柔声细语,却又暗含烘动,“这大野泽里的蛇妖为祸一方,害得这方圆数百里的百姓不敢下水取鱼鳖之利,本道人路过此处,意欲为百姓除了这一害,你可愿帮忙引路?”

    刘恒的头,低的更深了。

    “先生大德大行,若能为百姓们除了此妖,小人定为先生布告百里,周围百姓当为先生立祠以飨。只是那妖怪就在泽里,却又何来引路一说?”

    那道人闻言,忽而眯起眼睛,长髯无风自动。

    他的语气,充满正义,“刘恒,这等为民除害的大事,难道你就真的不愿意助本道人一臂之力?”

    刘恒面露憨笑,道:“小人……既无能,且不敢。”

    道人闻言眯起眼睛。

    顿了顿,他无奈地回身,一屁股坐下。

    “我已在水边转悠了好几天,深以为那蛇妖并非寻常妖怪,修为只怕不浅,所以,本道人若想收了它,还要使些机巧才好。比如……”他看着刘恒,“若能有个熟悉它习性的本地向导,带着本道人偷偷潜至它的巢穴附近,让本道人可以突然偷袭,就十拿九稳了。”

    刘恒面露憨笑,摇头,“小人实在不敢。”

    顿了顿,他又道:“一个不小心,先生能耐通天,或能全身而退,小人却不免要葬身蛇腹了。”

    那道人坐着,却忽然逼视过来,高高的长冠几乎要碰到刘恒的眉头。

    他说:“杀了蛇妖,我取蛇丹,你取蛇肉,如何?”

    刘恒又憨笑,“小人……怕死。”

    “你怕死?”

    刘恒笑得咧嘴,“看起来不怕死的人,其实比谁都怕死。”

    那道人忽而坐直,抿嘴,手抚长髯,片刻后,他点点头,“这是好话,也是实话!”

    忽然,他道:“我用十个金刀币雇你跑这一遭,如何?”

    刘恒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东齐国通行刀币,此人似是从东齐国而来。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刀币的币值很大。哪怕是铜刀,一枚也足抵二十多枚云汉帝国的铜钱了。

    大野城地处东齐国与云汉帝国交界之地,举凡云汉帝国的铜钱,东齐国的刀币,南陈国的铢钱,在本地皆是通行,刘恒常在市面上行走,故而深知刀币之贵。

    更何况是十个金刀币!

    这么多年来,他还没见过金子的颜色!

    然而……没人比他更清楚那大野泽的凶险了!

    犹豫片刻,他忽然开口,道:“二十个金刀币!”

    那道人似是对金钱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概念,也或许是身家钜富,因此并不在意,此时只是稍加犹豫,便爽快地道:“好!就二十个金刀币!”

    说话间,他伸手往虚空里一抓,掌中便神乎其神地忽然出现了十枚金灿灿的刀币——把钱往饭碗旁边一拍,他道:“这是定金!我还需要准备些东西才好出手,就三天后好了,三天后的早上,我来找你!”

    说罢,他再无别话,当即就直挺挺地站起身来。

    陈乐他们方才听两人谈话,本已听得有些傻了,此刻又为那道人虚空摄来的一把金刀币所惊,竟是下意识地闪身让开了房门。

    刘恒却忽然挡在狭窄的门口,拱手道:“先生,您的汤饼钱还没给。”

    那道人脚下一顿,“汤饼钱?”

    刘恒抬头,憨笑,“一个金刀币一碗,您一共吃了四碗。”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