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十四章 分别

第五十四章 分别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其实刘恒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当初说好的,护送程云素主仆离开大堰山,程云素便会以修仙的入门法术传授给他。而现在,无论过程如何,最终的结果就是,刘恒已经完成了当初的承诺,其实是已经到了可以钱货两清的时候了。

    但是他知道,接下来摆在程云素主仆二人面前的路,还并不好走。

    因此看着程云素的背影,他迟疑着,始终没有开口说什么。

    而且不光如此,他觉得,双方毕竟有过一夕之欢,他觉得,这件事总要有个后续——哪怕是个结尾。但是看程云素的意思,却早已结尾。

    第一次经历男女之事,也或可理解为是第一次经历感情之事的刘恒,面对这种情况,总觉得心里有些不上不下的难受。

    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资格追问什么,更不要提继续求索什么。

    程云素既然觉得已经结尾,那就是一切都结束了。

    一夕之欢,就是一夕之欢。

    只是刘恒心里还有些贪恋,类似火堆燃尽后那灰烬残存的温热。

    所以程云素没有主动开口结束彼此的这一段合作,他也就暂时没有开口。

    此时,在这处不知名小镇的镇外,程云素独自步行许久,终于停下,并回转身来,对王离道:“咱们该回家了!”

    随后又对刘恒道:“你也可以回家了!”

    刘恒嗫喏着。

    王离却道:“姑娘,此时回去,只恐城内……”

    程云素淡然地看着他,他迟疑片刻,才道:“这次联姻之事,事先并无丝毫风声,忽然就谈成,以至于让姑娘陷入进退维谷之境地,而随后郭家的人居然可以入咱们的河阳郡来追杀!卑下以为,显阳城中恐已生大变,咱们这样贸然回去,恐有不妥。不如姑娘先去师门暂住,让卑下先回显阳城,则无论他们会怎么对待卑下,姑娘都可以先把城内的情况观望清楚,然后再定行止。”

    程云素闻言缓缓露出笑容来,声音却是极冷,道:“单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好弟弟,是做不出这许多事情的。但是,别管他身边来了什么助益,显阳城,仍是显阳侯的显阳城,父亲缠绵病榻,我此前又忙于安抚内外,这才给了他们跳梁之机,但是,两郡之内、侯府之中,忠于父亲、忠于先母的人,比比皆是,短短时间内,他们没那个本事撼动。反倒是如果我在外面耽搁日久、不敢回去,才真是给了他们剪除异己的时间了。所以,这显阳城,我今天回定了!”

    听他们之间对话,刘恒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的看。

    见王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刘恒就知道,尽管程云素所说形势,已经很是错综复杂,但显然,真实的事情,只怕比她说的还要复杂不知多少。

    片刻后,王离道:“如果这件事是出于侯爷示意……”

    程云素猛地扭头看他,把他下面的话都给吓了回去。

    片刻后,程云素冷冷地道:“那就看他敢不敢当面下令杀我了!”

    王离面露苦色,道:“何苦要赌?”

    程云素道:“赌?呵呵,离叔,这不叫赌,这是在拼命!母亲当年带半郡之地下嫁显阳,现在,我怎么可能躲开了不敢回去?”

    顿了顿,她斩钉截铁地道:“显阳郡,是我的显阳郡,河阳郡,也是我的河阳郡!我必须要拿回来!”

    王离闻言,沉默片刻,拱手道:“既然姑娘主意已定,卑下愿为先锋!”

    程云素闻言笑着点了点头,淡然道:“好!”

    说完了,她终于扭头看向刘恒。

    神色间带着些许可堪玩味的笑意,道:“咱们的约定,你已经完成了。”说话间,她轻抬手臂,从袖中不知何处掏出一个古意盎然的小小卷轴来,道:“你要修仙的入门之术,我答应了,自然不会毁诺。只是,能看到多少、学到多少,就要看你自己了!”

    说到这里,她轻轻一抛,刘恒赶紧伸手把那卷轴接在手里。

    “我……”他欲言又止。

    程云素收起脸上笑容,淡淡地道:“再叮嘱你一遍,不要试图去找我,更不要以为你我有过一夕之欢,就有了什么必然的关系。回去好好过你自己的小日子吧!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刘恒手里紧紧地捏着那卷轴,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沉默着点了点头。

    是的,其实程云素一直以来的态度都是这样的,他们之间只是一夕之欢而已。

    甚至刘恒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对于她来说,那一夜的肌肤之亲,在她心中的位置,甚至远远比不上自己护送他们一路出山的这一份交情。

    前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后者至少还价值一份功法卷轴。

    片刻后,他手拿卷轴,冲程云素拱拱手,又冲王离拱了拱手,道:“侯女,王将军,祝你们马到功成!”

    程云素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

    王离拍了拍刘恒的肩膀,故作潇洒之态,笑道:“小子,回去吧!我随我家姑娘回去处理些事情,待家中事了,我一定去你们大野城再走一趟,去找你喝酒,如何?”

    刘恒闻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憨憨地抬手挠头,道:“那我一定给您买我们城里最好最贵的酒。”

    王离哈哈大笑。

    …………

    一柄大剑直上青空,顷刻间便去得远了。

    刘恒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两人御剑离开的轨迹,久久不动。

    有恰好过路的客商,正好看到了刚才程云素唤出小剑、御剑升空的那一幕,不由得窃窃私语。对于留下来的刘恒,则只敢远远打望,无人敢于靠近。

    许久之后,刘恒拿起手中卷轴,低下头,看了又看,脸上却露出一抹苦笑。

    是的,自己已经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而且是此前十几年一直心心念念的东西。但为什么在这一刻,心里却并不觉有什么天大欢喜,反倒觉得有些淡淡苦涩呢?

    她是侯门长女,显阳侯与当朝公主唯一的女儿。

    我是大野城里一个流浪无着的小乞丐。

    两人的身份地位,判若霄壤。

    已有一夕之欢,还想如何?

    “永不再见么?”

    他嘴里嘟囔了一声,再次抬起头来,看向他们离去的方向,缓缓道:“终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你面前,而我的身份,将不会再是一个让你瞧不起的小乞丐!”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