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十二章 出山

第五十二章 出山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一筹莫展。

    自己的所有情况,都被对方摸透,且对方根本就不愿意跟你谈什么,“求助”既然不成,程云素便知道,即便自己愿意继续折节,也已经无济于事。

    谈判,从来都是当双方有足够多的利益可供交换的情况下,才叫谈判。而当下,如果留下不走,她已经只剩乞求一途。

    她不是没有考虑过把自己的那颗避雷丹拿出来,主动送给那虎妖,以摇尾乞怜的低姿态,求得对方的稍稍回心转意,或可使对方出手。

    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并非认为避雷丹的诱惑不够,纯是自己内心深处最后的那一丝骄傲在作祟。

    我程云素,贵胄之后,侯门之女,死则死尔,岂可在一个妖怪面前弯腰,涅污了显阳侯府的门第,折损了蓬莱仙宗的荣耀!

    于是,当那虎妖不屑地斥出一个“滚”字,她沉默片刻之后,转身离开。

    可是当程云素带着王离御剑离开那虎巢,飞出百余里之后寻了一处山头落下,回望那西天最后的一抹余晖,却不由得满眼迷茫。

    天下极大,大堰山极深,自己却又能往哪里去呢?

    王离道:“姑娘,卑下有个想法。”

    程云素头也不回,淡淡道:“说。”

    王离道:“咱们且歇息一晚,养精蓄锐,待到明日,卑下选择一个关口,先行突围,把他们的人都引过去,届时,姑娘可趁机从另外一处走脱。以姑娘的御剑之能,直消卑下能多拖延得一二刻,亦是一道生机。”

    程云素终于扭头看他。

    她笑了笑,摇头,道:“离叔,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没用的。”

    王离欲辩,但想了想,又叹口气,道:“卑下无能。”

    程云素笑起来,转首看向北方,心情虽是前所未有的晦暗,这一刻却偏又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宁静。

    她想:“这大约是自知必死的缘故吧!反而不必挣扎了。”

    于是过得片刻,她回头,问:“离叔,你猜,那刘恒还会留在原地等着咱们吗?还是……”她的话音忽然落寞下来,“已经回去了?”

    王离嗫喏不敢答。

    不过片刻之后,他却道:“他或许……不会回家。”

    “哦?”程云素眼睛看他,神情有些笑意,问:“为何?”

    王离道:“此人,重然诺。”

    程云素闻言沉思片刻,缓缓点头,笑道:“说不定他已经往东去送死了呢!”

    说罢,她低头叹息一声。

    仰起头来,她道:“走,咱们回去,看他还在不在。”

    王离闻言却道:“姑娘,卑下以为,无论他是留在远处,还是东行,又或西去,皆是普通脚力,咱们轻易便可追上,因此倒是大可不必着急。姑娘昨夜御剑数百里,今日又是一天未得歇息,不如今晚就找个妥当的地方歇息一晚,明天去找他也好,或是东行也罢,也都不至于乏了气力不是?”

    此言当然在理。

    然而程云素闻言沉思片刻,却道:“不必了,先回去再说。”

    见她主意已定,王离自觉不便再劝,便只好点点头,道:“也好。”

    于是程云素唤出短剑来,两人登剑,直奔北方而去。

    此一去,便是二百许里。

    直到月挂中天之时,她们才终于找到了此前三人最后分别的山头。

    只是,御剑于青空之上时,程云素与王离主仆二人已经分明瞧得,南边一座山峰不知道遭遇了何等伟力,此刻竟已是凭空被削去了半座山头!

    飞剑在半空中环那山行了一周,两人贴近了去,观察详尽,只见那山体崩颓之势,煞是惊人,只是不知在过去的这一天时间里,此处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又到底是何等样人,才能有力量将这半座山峰凭空崩坏。

    而偏偏,当两人回到三人最后分别的地方,刘恒已经不在了。

    半山腰三人此前歇息之处,一株数人合抱的大树,也如对面那座山峰一般,已经被拦腰打断。只是此刻虽然有月光清明,俯首下看时,却仍是不足以看清那山下到底是怎样一番模样。

    王离劝程云素说,山下情况未明,还是不要下去查看的为好。

    程云素缓缓点头,内心想:也罢!

    王离又说:此地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又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实在是不宜久留。程云素也欣然点头,于是两人落足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便又重新御剑东行。而飞过两个山头之后,他们竟赫然发现地面上有一处火堆!

    迫近了看,竟是那刘恒!

    很显然,众人分别之后,他仍在继续往东走。

    在飞剑之上看清火堆旁的刘恒的那张脸,王离显得甚是欣悦,当即便哈哈大笑,旋即大声招呼道:“刘恒,我们回来了!”

    片刻后,飞剑落地,王离很是兴奋地过去拍打他的肩膀,爽朗地笑道:“你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你!轻生死,重然诺。你是条汉子!哈哈哈哈!”

    此刻,便程云素也露出笑容来。

    明知必死之事,仍有人愿意生死陪你,便铁石心肠、金木肺腑,焉能不为之欣慰和感动?

    于是程云素道:“只是烤肉的本事差了些。”

    刘恒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烤得一半焦黑一半不熟的兔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而王离闻言则再次哈哈大笑。

    其实刘恒烤肉的本事并不那么差,他刚才只是走神了。

    此时王离却道:“我来!”然后一把将那烤到一半的兔子夺了过去。

    待三人都寻地方坐下,程云素问他:“不是告诉你回转去吧,为何还往东走?”

    刘恒下意识地挠挠头,旋即又想起程云素说过的话,略有些尴尬地放下手臂,笑了笑,很认真地道:“我……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护送你出了这山,你便传我修仙之术。”

    王离闻言面露笑意。

    程云素闻言则转首向东方瞧了一眼,然后缓缓点头,道:“善。便是如此。”

    却在此时,王离一边烤东西一边问起那山峰崩裂的事情。

    此事刘恒倒是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若据实说明,则不得不提那虎妖,若提那虎妖,则他为弟子复仇追杀自己,后来反又受伤,得自己滴血肉白骨的事情,自然也是不得不提及的。

    而他深知,自己身上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于是他只好推说不知,只是道:“我才刚过了刚才那座山,就听见身后传来山崩地裂的巨响,却是不知为何,也不敢回头去看。”

    两人不疑有他,便不再追问。

    待那山兔烤熟,王离照法操作,将最好的一块兔腿给了程云素,剩下大半只,才由他与刘恒分而食之。

    自问过刘恒为何不回转之后,程云素便已经不再说话,此时吃过一只兔腿,她便站起身来,沿山势缓步上行,最终在几十步外觅得一处不被树影遮挡的开阔之地,盘腿坐下,开始打坐。

    见她如此,王离与刘恒自是不敢打扰,于是两人搬了块石头灭了火堆之后,便各自寻地,或躺或靠的休息。

    次日一早起来,那程云素唤出短剑,令王离与刘恒皆登剑,随后便御剑东行,不过一个多时辰,便行了此前三人要走两三天也未必走得完的山路。

    山势逐渐低矮,一大片平原地带便出现在了面前。

    不声不响的,王离便已握紧了掌中宝剑,而程云素原本压着速度的飞剑,此刻也是再次加速,使得初次乘坐飞剑的刘恒只觉得两耳罡风猎猎呼啸,竟听不到除此之外的任何声音,而那风吹到脸上,不但使得他的脸如被刀割,更是根本睁不开眼睛——稍稍睁开,便觉眼睛刺痛,几乎立时便要流泪!

    然而,如此这般飞出去足足小半个时辰,却在忽然的某一刻,飞剑又慢了下来。然后便听那程云素惊讶地道:“真是奇也怪哉!为何无人拦截?”

    刘恒闻言,终于敢勉强睁开眼睛。

    在他们的身下,是一片广袤而平整的大地。

    田野、道路、村镇,几若棋盘一般。

    其景壮美,其色瑰丽。

    而他不知道的是,只刚才那小半个时辰,他们已经越过了脚下不知道多少个村镇了!

    但是,他们却没有遇到一个拦截的人。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