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十一章 妖之道

第五十一章 妖之道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程云素收起瓷瓶,淡然道:“家师曾经说过,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但仙也好,妖也罢,皆吞吐天地灵气而成,损不足,以补有余。是故,人仙与妖怪,皆逆天而行也!故天降雷霆以惩之,以损之。”

    说到这里,她扭头看着王离,道:“这稀世贵重的避雷丹,即便是我蓬莱仙宗,每年也仅仅只有数颗的出产而已。我当年离开的时候,家师郑重赠我。我就不信,那虎妖会不动心!”

    王离闻言先是点头,却在旋即之间,眉头又再次紧紧皱起。

    他道:“可是那虎妖完全可以杀死咱们,然后夺取啊!”

    程云素闻言笑了。

    目视东方的师门方向,她笑着道:“家师还曾说过,关键时刻,妖怪往往要比人还可信、可靠。中国之人虽习道德礼法,将妖怪斥之为兽类,将四方不习礼仪道德之地,斥为蛮夷,但其实,妖怪也好,蛮夷也罢,虽然没有什么所谓的礼法,不讲礼仪,但并非没有道德。”

    “是以家师告诉我说,‘兽虽野,有其道,妖承其俗。人虽礼,心狡贪,人仙更甚。’所以,我倒是很愿意赌一赌,就赌那金虎大仙是个言出必诺的妖怪!”

    此言一出,王离不由沉默下来。

    他当然已经明白,原来自家姑娘早就已经把这些事情全部都考虑明白,也已经拿定了主意了——他从小看着程云素长大,当然深知自家姑娘的性子:无论什么事,一旦她拿定了主意,就绝不会更改。

    因此,他心中虽然仍有重重担忧,此时却也无法再劝。

    于是,他们便守在那虎妖的老巢附近,继续耐心等待。

    这一等,就是一天。

    一直到天将暮时,眼看日影已斜,森林里忽然就刮起妖风来。

    那风自东北来,萧萧飒飒,吹得林中大树不由摇摆,也吹得人面皮生疼。

    主仆二人抬头看那风来处,不过片时,便见一只体型硕大的斑斓猛虎正自半空中御风而来。

    程云素见那虎妖之体魄,观它御风之从容,饶是此前已经做足了准备,并做了最坏的打算,此时心中亦是不由有些下意识地紧张。

    她不由想起师傅讲道时曾说过的,无论人仙,亦或妖怪,其威能越大、法力愈高,则能为各有不同:普通修习者,只能乘些机巧器物而行,如纸鹤,稍有法术者,可以御剑而行,再强,可以御风而行,又强者,则天下尽可去的,举凡缩地成寸、冯虚御风、腾云驾雾,近乎无所不能。

    但师傅同时也说过,所谓缩地成寸与腾云驾雾,都是传说中法力无边的神人才能做到的,当今世间有此能为者,仅三五人而已,且大多都已是不知多少年都不曾露面,实际上已经未知其生死。

    也因此,当今世上最强大的修仙之人,大约也就是能做到御风而行了。

    据说这虎妖,已有少说六百年,甚而是七八百年的道行!

    眼见罡风甚烈,那虎妖御风而行,不过眨眼间便已到头顶,程云素深吸一口气,当即扬声道:“小女子程云素,见过金虎大仙!”

    那虎妖正行在半空,闻言顿时去势一顿,循声低下头来。

    见是一个人类女子,身旁站着一个人类的中年汉子,不由得当时便眉头大皱。此地已经是他日常起居坐卧之所,不成想竟有人类敢摸到这里来,让他心中如何能不起怒火?

    当下它第一时间便收了法术,一个跟头翻落地面的同时,已经重又化为人形——这一落,正好便落在程云素主仆二人身前数步。

    粗豪的中年壮汉面色黄赤,身穿青袍短打、头包黑巾,颌下根根钢髯炸开,一双眼睛怒而有神,逼视着程云素主仆二人,道:“汝等何人?敢来我的地方?”

    程云素傲然以对,丝毫都没有被他那强大威势所压制,只是缓缓道:“小女子乃蓬莱仙宗姜师讳采韵座下弟子,大齐帝国治下显阳侯、武卫大将军程讳茂山长女程云素,今有要事前来拜访大仙,打扰了!”

    那虎妖闻言眉头皱起。

    他虽甚少行走人间,但妖怪与人仙们向来是死对头,对于这天下赫赫有名的所谓四国、十宗、一神庙,他当然还是有些了解的。

    世人常说,东蓬莱西昆仑,乃是天下仙门两大祖庭,其在人间、在修道之人眼中的地位,仅次于高高在上、虚无缥缈不知处的神庙,甚至足以与天下四国相抗礼而不让,就更是让他如雷贯耳了。

    至于齐国的那个显阳侯,虽则近在卧榻之侧,双方也曾斗过不止一次,论起名头和威慑力来,却反倒不如蓬莱仙宗这四个字。

    片刻后,那虎妖冷哼,道:“好长的名头!我与你那什么仙宗,既无仇怨,也无交情,与你父亲倒是打过交道的。既然你是那程茂山的女儿,如此正好,且先杀了,今晚便先吃你,如何?”

    王离闻言紧张地握紧拳头,程云素闻言却忽然笑了起来。

    笑罢,她道:“大仙说笑了。若非有因,世上有哪个妖族是愿意与人世的强大势力结仇的?此前不过是彼此有些误会,是以仇怨越结越深罢了,小女子此来,正是代家父前来,与大仙商议一下化干戈为玉帛的事情的。”

    程云素事先打过不知多少腹稿,本以为自己这番说辞,怎么也能动了这虎妖的心了,谁知此时她话说完,那虎妖却忽然仰天大笑。

    笑罢,它冷冷地瞥了程云素主仆一眼,道:“你二人不过逃亡之人,本朝不保夕,却想要在我这里逞口舌之能么?”

    程云素闻言心中大惊,王离此刻更是惊得双目圆瞪。

    此言既出,说明这虎妖不但很清楚他们是谁、清楚他们正在面临追捕,甚而也很清楚他们此来的用意。

    这一下,饶是镇定如程云素,也是不由沉默下来。

    被人一眼看穿了所有底牌,要再怎么谈下去,都是为难。

    甚至在这种情况下,连自身的安危,也都已经成了问题——其实做出这个决定之前,程云素心里就已经很清楚,如果一旦谈不成,自己就很有可能会成为这虎妖果腹之物!

    她深吸一口气,道:“大仙法力无边,是小女子小瞧您了!”

    顿了顿,她道:“小女子此来,实是来求助于大仙的。”

    那虎妖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但目光在他们主仆二人脸上扫过,他不知想起了什么,最终却只是冷哼一声,道:“求助于我?同我谈交易么?换了你那老爹来,我或许可以同他谈一谈,但你却不配!”

    说到这里,他傲然拂袖,道:“看在我一个朋友的面子上,今天我就不与你们为难了,以后若你们再敢到我这山林来,就休怪我不客气。至于你那师门,还是拿去吓唬其他人吧!滚!”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