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十章 底牌

第五十章 底牌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夜色深沉。

    天上虽有疏星朗月,却大多都被高大且茂密的树冠遮挡在外。

    山间那薄薄的雾霭随时都在缓缓地飘动着,越发让这森林深处,显得黑暗,且阴森。

    王离左右探查一番,到处查看各种动物留下的踪迹,甚至还蹲下身子轻嗅那树干和树下杂草上滞留的气味,然后才向俏立树下的程云素走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姑娘,应该差不多就是这附近了。”

    顿了顿,他小心地左右瞧看,难以控制自己内心的担忧和焦虑,道:“以那虎妖……呃,金虎大仙的法力,按说咱们基本上已经找到了它的老巢附近,他无论如何都该察觉了才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竟没有丝毫动静?据属下所知道的,兽类一贯的习性,对领地甚为看重,决不允许外来者入侵,一旦发现,是不会作势不动的。所以,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

    程云素的美目向四下里打量一眼,笑了笑,忽然开口,大声道:“敢问金虎大仙何在?小女子蓬莱仙宗姜师讳采韵座下弟子,大齐帝国治下显阳侯、武卫大将军程讳茂山长女程云素,前来拜访,求赐一面之缘!”

    时当深夜,林中虽有鸣虫,但整体却寂静得怕人,此声一出,立时惊得这林子里一阵扑簌簌的声响。其声音,更是远远地传开去。

    王离一开始吓了一跳,但事已至此,他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

    事实上最近两天,自家姑娘都很不对劲。

    尤其是今天傍晚,她居然如此轻率地选择终结了自己的处子之身,随后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跑来与虎谋皮——这一切,都是全然出乎王离的预料的。

    但是,尽管惊讶,他却也理解。

    谁愿意坐以待毙呢?

    而且以姑娘一贯的性子来说,她会做出如此抉择,似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尽管已经随着来到此处,但他内心对于自家姑娘能够说服金虎大仙出手相助这件事,仍是没有丝毫底气。此时眼看自家姑娘发声,他不由得顿时就提起了全部的注意力,时刻防备着不知道会从哪里出现的强大虎妖——尽管他知道,自己那对俗人来说高深莫测的实力,在那虎妖面前,其实根本就不值一提。

    然而程云素此声一出,主仆二人本以为无论如何也该惊动那金虎大仙了,却谁料声音传出去好远,过了好长时间,这周围只是重又寂静下来,远远近近的,却并无丝毫期待中的回应。

    主仆二人呆立片刻,静待回应。

    过了好大一阵子,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不对。

    程云素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然而,除了惊起宿鸟之外,仍是没有丝毫回应。

    于是,她扭头看向王离。

    王离也正蹙眉,但却又很快摇头,肯定地道:“姑娘,绝对没错!”

    顿了顿,他解释道:“那虎妖实力强大,其威势外放,兽类对危险的先天感觉,远较人类更为敏锐,所以在这虎妖的主要活动区域内,一般的走兽是一定会避开的。刚才咱们探查这方圆一带,用意就在这里。而且在这附近,属下见到了不少的粪便、虎毛,是以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确定,那虎妖日常生活的地方,当在这方圆数里之内,绝不会有太大偏差。”

    程云素闻言缓缓地点了点头。

    “莫非……它竟恰好不在山中?”她疑惑地道。

    王离闻言点头,道:“属下也正有此想。”

    犹豫了一下,他道:“姑娘可还记得那块碎掉的玉佩吗?”

    程云素闻言缓缓点头,却并没有太过吃惊的模样,王离一看便知,显然自家姑娘早已想到了这些可能。

    那就是,那玉佩的碎掉,已经惊动了这只虎妖。而此刻,它竟是很有可能已经离巢,去查看自己那个弟子的死因了。

    眼见自家姑娘也已经想到了此处,王离便带着些忧虑地道:“都说那虎妖实力异常强大,就是不知道它这一去,能不能真的查探出一些什么来,属下担心……”

    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刘恒自然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既非显阳侯的旧属,更不是王离或程云素的朋友,说起来,主仆二人与他相识不过短短数日而已。

    但就这短短数日,三人一路相伴,风餐露宿、夜行晓宿,交情还是多少有一些的,而且也是在这几日的相处之中,王离心里,其实还是比较欣赏刘恒这个话不多,但出手却充满灵气的年轻人的。

    因为比他的天份更让人看重的,是他重诺轻生死的那份难得豪气。

    更何况自家姑娘刚刚与他……

    这关系,似乎又更近了一层。

    但这个时候,程云素脸上只有片刻的犹豫与不忍一闪而过,最终,她却还是硬下心肠来,冷冷地道:“满山乱跑,反倒不易遇到,咱们且在这里等等再说。”

    顿了顿,她忍不住用一种更加冰冷的声音自嘲道:“反正出去也是送死,如此,也就不争这早一天晚一刻的了。”

    王离闻言沉默片刻,低声称是。

    然而,他们就在这处山林里一口气等到朝阳东升,却仍是没有等到那金虎大仙的回来。

    王离渐渐有些心浮气躁。

    犹豫了好久,又强制压下,跑去重新探查了一番,但回来之后又等许久,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他道:“姑娘,要不……咱们别等了。”

    程云素闻言不为所动,甚至眼睛连看都没看他。

    但他忍不住继续说道:“虽然十几年前的那次围剿,我未能有幸参与,因此并未与那虎妖打过交道,但我知道,咱们都知道,它绝对是不会好打交道的。咱们这般空手而来,只怕非但说服不了它,反而会……”

    听到这里,程云素忽然笑起来。

    她从袖内掏出一个小小的莹润欲滴的瓷瓶,道:“如果把这个送给它呢?”

    “这是……”王离愣了一下,旋即惊得双目倏然瞪大,“避雷丹?”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