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九章 血脉

第四十九章 血脉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目瞪口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那汉子双脚一旦落地,便可见他狰狞着面孔,双臂一振,身上衣服便寸寸爆裂,反手一掌拍向身边一棵足足数人合抱的大树!

    砰地一声!

    那大树竟是被他一掌拦腰打断、拍飞,随后便向着山下急速坠去,身在半空之中,那大树忽然腾起一抹火焰,随后便剧烈地燃烧起来!

    刘恒心中震颤莫名。

    扭头再看时,那壮汉右掌掌心的火焰,一如刚才!

    “嗷呜!”

    他显是剧痛已极!

    他的左手无比用力地握住右手的手腕,精赤着的上身肌肉虬结,青筋暴起!

    然而,饶是他有通天之能,此时此刻却偏偏拿自己掌心里的那团火焰,毫无办法——而眨眼之间,那火焰似已烧穿了他的皮肉,已入到骨髓里去!

    于是他再次一跃而起,那壮硕的身形在半空中倏然化为一只斑斓猛虎,向着半空中掠飞而出,然后,它身在半空,那只燃烧着的虎爪忽然向着对面的一座山峰拍去——轰的一声,半座山峰忽然间爆炸开来!

    山石乱飞。

    群松绽开成一朵璀璨飞射的花!

    吃惊之中,刘恒下意识地就已经抬手捂住了耳朵,却仍是控制不住地看向那半空中的巨虎,与那崩裂的山头。

    饶是此前已经见识过那蛇妖呼风唤雨引雷擎电的厉害,此刻他心中仍是震惊之极:这些妖魔们一旦成了气候、修成神通,实在是威能骇人!

    只是……刘恒下意识地抬头摸了摸自己的眉间。

    并无异常。

    眉间平整,既不烫手,也没有臆想中的第三只眼睛。

    那虎妖已经倒飞回来。

    他砰地一声落地,已经再次化为人形。

    刘恒下意识地先看他的手掌。

    那团火已经灭了,但她的整个手掌已被烧穿,那掌心处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焦黑的窟窿,能看出此刻仍在缓慢地媾变着。

    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似乎刚才的那一把火、那一阵折腾,已经耗去了他极大的精力,因此这个时候,他赤裸着的上半身,竟有些淡黄色的绒毛一点点的钻出来,过了不一会儿就几乎遍布了全身。

    他的虎目怒视着刘恒。

    有些畏惧,有些忌惮,又有些叫人看不懂的复杂神色。

    自己抬起手掌看了好一阵子,他紧紧握拳,然后对刘恒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她的嫡传血脉!”

    李恒闻言不由愣住。

    血脉?

    嫡传血脉?

    此时,那虎妖道:“也罢!我已经出过手了,只是不曾杀了你。也算是告慰我那豹儿的在天之灵了吧!现在么,看在你这血脉的份上,你我就到此为止,此前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了,如何?”

    刘恒问:“我是什么血脉?你说我有谁的嫡传血脉?”

    这一次,反过来轮到那虎妖愣了一下。

    旋即,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只是那手掌处似乎仍在剧痛,他一笑之下牵动伤口,不由痛得呲牙咧嘴。

    但他还是忍不住要笑。

    笑罢,他面容忽然就沮丧下来,带着些黯然神伤的意味。

    他不回答刘恒,反倒是仰头望天,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可是,你就算留下了最后一条血脉,又有什么用呢?”

    说完了,他叹息、摇头,这才目视刘恒,道:“年轻人,好好活着,把你身上的这份血脉传下去!至于有些事情,既然有人不想让你知道,你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了,也只是徒增烦恼!毕竟,你可没有一个那么强大的人可以保护你。记住,好好活着……告辞了!”

    “慢着!”

    刘恒抢着出声叫住他,低头看着他那仍在缓慢地冒出丝丝黑烟的手掌,然后忽然从腰囊里抽出一把匕首来。

    这种情况,他曾经见到过。

    那虎妖见他忽然亮出兵刃,不由一愣,旋即失笑,“我说不杀你,是看在你身上的血脉的份上,你居然……”

    刷的一声,刘恒手中的匕首划破了自己另外一只手掌的掌心。

    殷红的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

    从望云山下来之前,得知刘恒必将返回大野城,三丫特意把这把匕首给了他。

    它很锋利。

    而那流出的鲜血,一下子打断了虎妖的话。

    他眉头微皱地看着刘恒。

    刘恒深吸一口气,收起匕首,向他走过去。

    “手伸出来!”他说。

    那虎妖眉头再皱,忽然间,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眉间神色顿时又是一变。

    但他还是把那只已经被烧穿的手伸了出来。

    刘恒走到他面前,把淋漓着鲜血的手掌翻过来。

    一大捧鲜血瞬间浇了下去。

    那焦黑的手掌一见到这鲜血,瞬间饥渴地吮吸起来,不过眨眼之间,那原本已经被烧穿的手掌,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地重又生长起来。

    鲜血淋漓滴下。

    那手掌见肉、见骨、见筋膜、见皮毛。

    顷刻间完好如初。

    刘恒收回手掌,自己从袖子上硬是撕扯下一大片布条,用力地裹了起来。

    那虎妖看看手掌,看看刘恒,神色复杂。

    良久之后,他说:“多谢了!”

    说这话时,就见他身上那黑黄相间的绒毛,开始迅速地缩了回去,过不多时,他又重新变成了那个肌肉虬结的壮实汉子。

    几乎没有任何人能从形貌上辨识出,他是一只山中虎妖。

    刘恒说:“我想知道,你刚才说的血脉……”

    那虎妖不等他说完,已是径直摇头。

    随后他一脸正色地道:“你要知道,你能活下来,已经是侥天之幸,已经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奇迹了。老老实实的活着吧!”

    顿了顿,他再次低头看看手掌,又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打量了一眼刘恒的眉间,然后道:“这一次,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若有实在为难之事,可以到这山里来找我。哪怕有再厉害的人追杀你,我也一定护你周全!”

    说到此处,他回身向东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至于这一次,就权当是我送你的了!”

    这话说完,他不等刘恒再开口,身体倏然腾上半空,贴着山峦向东方急速掠去,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已消失在山峰背后。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