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七章 绝然

第四十七章 绝然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的心怦怦乱跳。

    只觉此前万艰万险,亦不及此时此事之万一。

    他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

    饥渴,且窒息。

    他此前十几年,从未见过女子的身体,遑论其余。

    而现在,短短不足半个时辰的时间内,他全都经历了一遍。

    内心似乎有个声音在尝试着呼喊什么,但自从程云素扯开了素白的腰带,他就觉得自己的脑子轰的一声,然后便什么都没能力去想,也没能力去做了。

    一直到事毕之后,他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侧身扭头看向身侧的那个她,他张了张嘴,想要问,这是为什么?

    回过神来之后,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能感觉到她的伤心,甚至是万念俱灰,她无比兴奋地谈起自己的父亲此前对自己的宠爱,对应的是什么,刘恒懂得。

    是她被派去与羡侯郭子芳的嫡次子成亲,而从事情的发展来看,这显然是她极度抗拒的一件事,为此,她甚至不惜当场击杀对方。

    是别管她因此陷入了多大的危难,显阳侯府都确定并不会出面救援自己的长侯女——也就是说,她的父亲决定让她死在外面。

    至亲骨肉之间的关系何以会走到这一步,刘恒不得而知,他只是知道,面前的这个长侯女程云素,是真的伤心至极。

    此前有希望自己跑回显阳城去,这一切她还能做到引而不发,但自从早上那一顿露天烧烤确定了她心中的猜测与担忧之后,她似乎是一下子就陷入了绝望。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万念俱灰。

    然而,这样就足以让程云素这样一个如此精明果决而又霸道的长侯女,失智到会胡乱选一个男人托付终身吗?

    哪怕她的终身,可能只剩下两三天的时间?

    刘恒想问,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天色已是将黑未黑时候。

    她那双望向夜空的眸子,璀璨生辉。

    忽然,她叹了口气,道:“原来也不过如此!”

    刘恒所有的问题都被这一句话打回了肚子。

    许是因为幼年以来这艰辛的生活,使得刘恒成为了一个甚少会失去理智的人,但这个时候,他却觉得有些羞愤,忍不住道:“听人说,男子的第一次,往往如此的,我已经算时候长了。我……我……若再来一次,我一定……”

    程云素扭头看他。

    她忽然笑了笑,璀璨若春芽初绽,璀璨若夏花初放。

    在这样的笑容面前,在这样的注视下,刘恒完全说不出话来。

    程云素缓缓地道:“一次已经足够了。”

    说完了这句话,她忽然收起了所有的表情。

    刘恒忽然心里一颤。

    那个此前数日接触到的高贵的她、冷艳的她、果决的她、愤怒的她、伤心的她,这一刻,似乎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她面无表情,眼神亦渐渐变得冰冷。

    她忽而拾衣而起,动作貌似舒缓、实则极快,不过片刻之后,她便已经穿回了原本的穿戴,连那条素带也已经束回了腰间。

    然后,她扬声道:“离叔。”

    王离刚才好像彻底消失了一般,此刻程云素一声唤,他在一两息之间便已经回应道:“卑下在!”一句话说完,他已经出现在了程云素面前。

    刘恒慌忙弯起腰,抓过裤子,手忙脚乱地穿上。

    程云素却根本连看都没看他,径直道:“我知离叔你极善射猎,追踪猎物更是拿手,我想请离叔带我去南边走一趟,帮我找到那位‘金虎大仙’,如何?”

    王离闻言大惊失色。

    刘恒更是惊得愕然扭头看向她。

    她面容平静,似在说着什么什么普通平常的小事一般。

    王离抱拳,道:“姑娘,万万不可呀!那金虎大仙的修为,已非寻常修仙之人可制。它更是不会给显阳侯府半分面子,更何况此前的围剿,它心里怕是已经恨上了咱们侯府!咱们若是冒然前去,十有八九是根本走不出来的!”

    程云素闻言淡然一笑,道:“无妨!葬身虎腹,虽则惨烈了些,但比起万箭穿心来,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酷刑。”

    王离闻言讶然。

    片刻后,他试探着问:“姑娘想要去劝说那虎妖帮咱们出手?”

    程云素道:“有何不可?”

    王离哑然片刻,道:“那是妖怪啊!它怎么可能甘心为咱们所驱使?”

    程云素笑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可能?”

    王离张口结舌。

    这个时候,程云素似是觉得已不必跟王离再说更多,便转身看向刘恒,道:“小郎君,我就不带着你陪我一起去送死了!你这条小命,就留着回家吧!”

    极度的震惊之下,刘恒已经顾不得尊敬,闻言忍不住大声道:“你根本不知道那虎妖有多厉害!你这样去……你怎么可能……”

    程云素忽然缓缓地笑起来,然后,她忽然凑过来,在刘恒脸上亲了一下,让刘恒又是惊又是愣,要说的话全然堵在了嗓子眼。此时却听她说:“刘恒,有些事情,是你不可能懂得的。也不必懂。你就这样单纯的活下去,挺好的。”

    顿了顿,她看着刘恒的眼睛,说:“回去吧,以后不要再逞能,不要那么自信自己不会死。还有……不要试图去找我,你只会被我灭口,明白吗?”

    刘恒愣在那里。

    从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一抹冰冷和绝然。

    她转身走开几步,手臂微抬,一柄短剑自袖内飞射而出,悬在她身前的半空中。随后只听她口中斥出一段复杂箓语,便见他身前那短剑俄尔间便化作一柄长可数丈、宽约三尺的巨剑!

    此时夕阳已彻底没入群山,只留下残霞一片,且已变得渐渐黯淡。而夜色,此时已经渐次地笼罩了这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峦。

    昏黄的夜色之下,那巨剑通体上下泛着青色的凛然冷光,且周身上下似有一种莫名的威压气息浮动、流淌,异常慑人。

    程云素仰首望天,喃喃地道:“不愿引颈就戮,总不是什么错吧?既然你们不给我活路,那就不要怪我跟你们玩命了!”

    说罢,她莲步轻抬间已经一跃上剑。

    待王离无奈之下也随之登剑,她便又是一段复杂的箓语念出来,更不回顾,顷刻间便御剑上了青空!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