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六章 不觉羞

第四十六章 不觉羞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这一刻,刘恒感觉被人扒皮抽骨一样的难受。

    如果说刚才被问及“骄傲”的时候,他心里只是有着片刻的慌乱,那现在,他真的感觉自己在这位长侯女的面前,已经惭惶无地。

    是啊,刘恒,你一个小乞丐,你为何那么骄傲?

    连刘恒自己都不知道。

    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虽是一个不知多少次都险些冻饿而死的小乞丐,但他内心里却从来都坚信,自己绝不会是生来就是乞丐,更不会毕此一生一直是乞丐。

    他总觉得自己此生一定要去做一些了不起的事业。

    虽然他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事业。

    而且他总觉得自己有些安于现状。

    他不知道这些思想来自哪里,只知道从自己记事的时候起,就已经是这样想了。且这些年来,无论何种磨难,他都从未更改心中所愿。

    因为心有愿景,故而眼前一切,皆不足道。

    只是在这一刻,在一位尊贵的侯女面前,当她问,“你为什么那么骄傲”的时候,刘恒觉得,这一切都无法说出口。

    并非羞于表达自己的雄心壮志,只是他觉得,在一个一事无成的小人物而言,张口闭口自己有不甘人下的大志向,实在是徒增笑谈而已。

    于是他期期艾艾,好一阵子才终于艰难地开口,“小人……”

    然而这个时候,程云素却又摇了摇头,打断了他鼓足勇气的开头,只是平静地道:“算了,对于你的骄傲,其实我并无兴趣。”

    刘恒闻言呆立片刻,忽然沉默下去。

    心中有着些微的挫败感,但更多的是一种释然。

    他曾恍然于程云素摘去帷帽之后惊鸿乍现一般的惊人美貌,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她美若梦中的神妃仙子。

    但很快他就清醒过来。

    他知道自己身为何人,亦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更知道自己当如何行事。

    是以并无绮念。

    且他并不会以为夸夸其谈是什么值得去做的事情。

    于是沉默片刻,他再次转身要走。

    但这个时候,程云素却又忽然开口,问:“刘恒,你学过兵法吗?”

    刘恒沉默片刻,肃然拱手,道:“回禀侯女,小人出身乞丐,前些年才识得些文字,兵法……却是不曾学过。”

    “我学过!”

    她忽然站起身来,刘恒愕然抬头看时,见她脸上有些少见的兴奋。她转身,向刘恒招手,“你来!过来!”

    刘恒愣了一下,走过去。

    两人并肩站在大青石上,程云素抬手指向脚下一座山谷,道:“此处道狭,可伏兵!”又指一山,道:“此山险要,那缓坡处,看到了吗?就是那里,以三五百人立寨,敌纵有万人,不能克也!”又讲昨日行经何处,当在何处立寨,前日所经一山,与面前某峰有何异同,若到用兵之时,当如何善用山势。

    凡此种种,顷刻万言。

    她乐此不疲。

    刘恒初听时有些懵懂,但耐心听下来,竟渐觉有些趣味,只是才到兴趣浓厚之处,她却又忽然停下了。

    扭头看时,刘恒看到了那满脸的寥落之意。

    这是在她脸上从未见过的毫无遮挡的情感流露。

    无论是刚才那单纯的小女儿一般的兴奋,还是此刻的满脸萧瑟,都与她此前那副清冷华贵的模样,判若两人。

    只有美艳,前后如一。

    她摇头苦笑片刻,自己轻提裙裾,重又在大青石上坐下,微仰头看着刘恒,道:“你坐,坐下吧!”

    刘恒心有忐忑,但仍是依言坐下。

    只是下意识地离了她足有一臂远,人亦是低了头,并不敢看她。只偶尔抬头时,故作不经意间瞥去一眼。

    她脸上带着一抹恬淡的笑意,缓缓道:“我八岁那一年,父亲上《平云汉十三策》,计一万七千余言,擘画详尽。然今上不能用,且下诏申斥,称‘齐、汉,兄弟之邦也,再有妄言兵事者,诛!’,父亲遂郁郁不得意,每日以琴棋自娱,闲来教授我们姐弟几个书画之道。但我却并不爱学。”

    “父亲见我聪慧,却不肯学,便问我,欲学何术?我得家人提醒,知父亲苦恼于谏言不得用,便告知父亲,欲学平汉之策。父亲当时大笑,次日起便传授我姐弟几人兵法之要,与治国之术。”

    “我极聪慧,非但学得极快,且常能举一反三,诸弟皆远不及我。父亲爱我,常叹息,说:汝若为子,当立为侯嗣,以袭二郡之地。”

    …………

    刘恒一言不发,很认真地听程云素讲起显阳侯府的私密之事。

    他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女子是如何奋发图强,又是如何一步步成长为现如今这位行事英敏果决的长侯女的过程。

    西天的红日正在一点点坠下去。

    程云素渐渐停下了。

    神情寥落。

    刘恒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早在金虎寨门外的时候,程云素就已断言:显阳侯府并不会派人来把她接回去了。

    两人都沉默着。

    许久之后,程云素说:“刘恒,你知道当咱们走出这座山的时候,外面可能已经布满了各种哨探,且顷刻间就会有无数人把咱们包围起来,插翅难飞吗?”

    刘恒沉默片刻,缓缓点头,道:“小人……猜到了一点。”

    程云素低头片刻,再次抬起头来时,脸上带着些奇怪的笑容,侧首看向刘恒,道:“死并不可怕,但是在死之前,我还有一件憾事,你可愿助我?”

    刘恒当即站起身来,拱手道:“侯女请吩咐。”

    程云素也款款站起身来,目视刘恒,坦然笑道:“久闻男女床笫之乐,乃人间之极乐,有甚于封侯者。今我将死,愿与君一试,如何?”

    刘恒闻言目瞪口呆。

    三十步开外,王离忽然道:“姑娘,不可呀!”

    程云素并不看他,只是道:“离叔不必多言!为我守好床帏便是!”

    王离闻言不再说话。

    于是她笑着对刘恒道:“据说此事初时极痛,但只消撑过最初,其后便渐觉酣美,乃至淫声高张者,亦比比皆是!世人行昏礼,不过以夜色遮羞而已。如此美事,我不觉羞。此时日色尚明,正是好时候。如此以天为幕,以地为席,行此美事,却也不负我平生志愿。”

    刘恒后退半步,道:“侯女,这……”

    此时,程云素却已经扯开了自己腰中束素,笑着扬声道:“离叔,你若怕羞,待会儿可要捂上耳朵才好!”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