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五章 骄傲

第四十五章 骄傲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又有点想自己的弟弟妹妹了。

    其实一直都想,每天都想,只是今天特别的想。

    一个大上午,安然无事。

    有一只体型庞大的野猪曾经想要靠近这边,发现有人之后,这只一看就很强悍的畜生,竟表现得比人还害怕,转身就跑了。

    中午的时候,王离醒来换班,刘恒在树荫下的大青石上眯了一会儿,但日影西移,他很快就被晒醒了。

    时令已经快入八月,近中秋时节了,山里其实一点都不热,但偏偏太阳却显得比外面还要毒辣许多。

    于是醒来之后,呆呆地看着脚下的莽莽山川,心里默默地算了算日子,这一次出门已经是十天的时间过去了,等回到家,肯定都已经八月了,他就一下子又想起了自己三个弟弟妹妹。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当初留下的钱,虽已经近乎是兄妹四人的全部积蓄,但在望云山宗那等使钱如流水一样的地方,是肯定不会够花的,还好的是,刘恒知道,弟妹们都是跟着自己从苦日子里过来的,节俭是不会丢的。

    只是不知道他们在门派里会不会受人欺负?先生们传授的东西,他们能学会吗?学不会的话,会不会被老师打手板?

    这样一想,莫名的就惆怅起来。

    他忍不住在心里想:等此间事了,我一定要再去一趟望云山,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他们有宗门规矩束缚,肯定是不便轻易下山的,但我又不是他们宗门的人,想必望云山宗也不会禁止我去探望的吧。

    但是忽然的,他又想:如果我回不去了呢?

    如果我们回不去了,他们该怎么办?

    “如果我死在这里,他们大概会悲痛欲绝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会好起来的,然后,他们可能会学好本事,打听清楚仇人所在,帮我复仇吧!”

    心里这么想着,刘恒脸上不由下意识地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所谓仇人,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正等在前面的那些仇人们,到底是谁!

    他只是知道,那些人强大到连程云素和王离这样的人物,都畏惧不已,而且千方百计想要躲开。

    想到这里,他眉头微蹙,不由得就叹了口气。

    此时忽然听到有人说:“其实接下来,你已经可以回去了!”

    是程云素。

    刘恒愕然回身看。

    正是夕阳西下时候,她款步朝自己走来,身后是红霞万丈,仿佛为天地间的一切,都涂上了一层艳艳的丹蔻。

    那红光照在她的侧脸上,映出一片红彤彤的细嫩无瑕。

    她眉间冷艳,却双目坚定。

    走近来,她又重复了一遍,“回去吧!不必跟着我去送死了。”

    刘恒站起身来,神情有着些乡下人见到大人物时固有的拘束。但是挠挠头,他却还是说:“我们村子的黄先生跟我说过,做人,尤其是男人,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做出的承诺不能收回来。我……我答应过护你们出山的。”

    这番本应该豪情四溢的话,在刘恒怯生生的讲来,实在是毫无英雄气势。

    但程云素仍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刘恒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觉得,就这一眼,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被她给看透了。

    那是一种被人一眼看到了心底深处的失措感。

    然后,程云素缓缓点头,道:“虽则迂阔,也是良言。”

    话说完,她转身向山下看,片刻之后,她竟是轻轻一扯裙裾,就在刘恒刚才躺过的地方坐了下来。

    刘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走开。

    没等他犹豫太久,程云素表情淡然地向着山下看了片刻,忽然道:“这里风景如此秀美,如果能在此山中耕田打猎,过此一生,也算是一桩幸事了。”

    说到这里,她扭头,仰视刘恒,问:“你说呢?”

    刘恒躬身,抱拳,道:“回禀侯女,这山里……危险。我是说……寻常人怕是不敢住在这里,在这里也很容易活不下去。但有能力住在这里的人,又……”

    “是的。”

    没等他把话说完,程云素就开口打断,然后她就转回身去,又看向脚下的莽莽群山,不说话了。

    刘恒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起身离开。

    但他才刚迈出去两步,程云素却又忽然开口,问他:“刘恒,你为什么那么骄傲?”

    刘恒讶然,转身看她,却正好与她那双明亮且犀利的眸子对上。

    慌得刘恒赶紧又低下头,心里也是讶然不已。

    “我……我……”

    他不知道程云素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并因为她话里的“骄傲”这个特殊的词汇,而内心有着片刻的慌乱。

    骄傲,这样的一个词,似乎从来都不该与他这样一个小乞丐有分毫的关系。

    于是他挠头,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程云素忽然道:“你已经习惯了在别人面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憨笨的傻小子了吗?我是说……”她指了指刘恒,“你喜欢挠头,这会让你看上去很傻。”

    刘恒有些尴尬地放下手臂。

    此前的相处,使他知道这位长侯女做起事情来,是极为果决明锐的,无论事大事小,皆一言而决,干脆利落,但他现在又忽然发现,这位长侯女说起话来竟是比她做事的风格还要犀利明锐。

    简直是锋利。

    支吾片刻,刘恒勉强开口道:“我……小人出身乞丐,一路挣扎求生到现在,平日里只小心行事,只为谋生而已,不知长侯女何来小人‘骄傲’一说……”

    程云素忽然咧嘴笑了笑,缓缓摇头。

    片刻后,她朗声道:“一个小人物,当他击杀了一只强大的妖怪,并被自己的同行好友不住称赞的时候,是不会如此淡然无事状的。既是如此淡然无事,则说明心存高远,并不以眼前的一点虚荣而津津自得。”

    “一个小人物,是不会在明知异常危险的情况下,还挺身而出,为了自己心中所求,而主动奔赴危难的。既是如此,则说明此人异常自信,他坚信自己一定是冒险的胜利者。所以,他愿意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去冒别人眼中极大的风险。”

    “一个小人物,是不会在面临生死的关头,仍然坚信自己能活下来,并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为此甚至不惜慷慨赴死的。”

    “刘恒,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骄傲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