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四章 惜乎无酒!

第四十四章 惜乎无酒!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抱着一大捆干柴回来的时候,愕然看见程云素竟不知何时已将头上须臾不离的帷帽摘了下来,拿在手里。

    她站在一块山石上,身姿玉立,峭拔如一棵孤竹。

    山风缓缓吹过,她灰扑扑的衣袂随风飘动。

    此时朝阳初起,天光大亮。

    站在刘恒的角度,能看到那明亮的日光照在她的脸上,衬得那本就精致的五官越发明艳——尽管只能看到一个侧脸,但刘恒还是一下子看得呆住了。

    她很美,一种说不出的华贵冷艳的美。

    甚至看到她的第一眼,刘恒就觉得,她大概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吧?也或许以后也不会再见到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了!——只有在模模糊糊的梦里,自己曾见过像她这般天仙子一样的美人。

    但那是在梦里,这是在眼前。

    他下意识地放慢脚步,并终于停下,专心的欣赏面前的女子。

    她的眉宇间,似有些淡淡的哀愁。

    这与她身上那种高贵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有些莫名的冲突,却又让她平添一种说不出的异样的美。

    这美,叫刘恒忍不住有了刹那心动。

    但忽然,她转过身来,看向刘恒。

    刘恒下意识地赶紧低了头,快步走过去,把背上的干柴放下——这一刻,他有着少见的片刻慌乱,并因为自己刚才无礼的窥视,而颇觉羞惭。于是为了能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他解开捆柴的软枝,开始整理:长的折断、短的归拢。

    在家里时,兄弟三人轮流做这个活计,手很熟。

    程云素忽然道:“此物用来引火如何?”

    刘恒愕然抬头,见她扬了扬手里的帷帽,不由愣了一下,挠头,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拿来烧火岂不可惜?”

    程云素闻言笑了笑,把那精美的帷帽丢过来,落到一堆乱柴上,淡然地道:“一个已经无用的东西,最后还能拿来做引火之用,是它的幸事。”

    刘恒闻言讷讷,答不上话来,便识趣地保持沉默。

    过不多时,王离手里提着一只半大的山羊和两只野鸡回来了。

    而且竟是全部都已经剥好洗净,甚至已经串到树枝上了。

    他先是对程云素道:“叫姑娘久等了,特意为姑娘寻了一只半大的山羊来,肉嫩,最好下口。”见刘恒面露惊讶之色,他似是知道刘恒在惊讶什么一样,也少见地冲他露出一个笑脸,解释道:“洗好了才好见姑娘看见,免得那些污秽的东西,脏了我家姑娘的眼睛。”

    刘恒还给他一个笑容。

    这一刻的他,似乎突然就没了前几天的沉默,将他热情豪爽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忽然的,刘恒心里一下子就把他和“将军”这个称呼,对上了号。

    一低头,他看到了柴堆上的帷帽,便笑了笑,捡起来,笑道:“不当如此!”

    程云素只恍若未见,仍峭立山石之上,向东南方向眺望。

    那里视线所及之处,当然都是莽莽的大堰山的森林,但按照在镖局时记下的此行出镖的路线和方位来计算,她所眺望之处,应是显阳城。

    她的家,就在那里。

    …………

    众人在山中奔波数日,早已疲累不堪,却只能每日里清水干饼充饥,已经是多日不曾吃过热食了,更不要提还是烤肉。

    王离不只捕杀猎物是高手,烧烤似乎也是极为擅长,甚至都轮不到刘恒插手,他自己一个人转动着山羊和野鸡,还有的是功夫添些柴火、掌控火候。甚至在此之余,他还头头是道地向刘恒传授起野外捕杀猎物的技巧和烧烤的技巧。

    待那山鸡烤熟了,他竟还从怀里随后摸出一个小小的铜瓶来,打开来,细美如雪的精盐撒上去,这才利落地拿刀斩下一只鸡腿,起身恭敬地递给程云素。

    剩下的大半只鸡,他直接就递给了刘恒,笑道:“你先吃!留着些肚子吃羊!”

    于是刘恒接过来拿手撕着吃——烤鸡、烤兔、烤山羊,他当然吃过不止一次。小乞丐出身,只求吃饱,从不在乎吃相。但这一次,他尽管还是吃得双手流油,嘴角犯花,但已经是极尽雅致了。

    因为程云素吃得极细致。

    活了十几年到现在,刘恒印象里就没见过能把吃东西吃得那么精致讲究,甚至是吃得那么好看的人。

    …………

    鸡肉烤得极嫩,山羊肉更是细滑可口。

    把王离双手托着递过来的一大片羊腿肉削了一片送进嘴里,程云素脸上露出笑容,称赞了一句,“离叔好手艺。”

    王离闻言,得意地哈哈大笑。

    只是笑罢,他却忍不住叹了口气,一脸惋惜无奈的样子,道:“惜乎无酒!”

    程云素闻言笑起来。

    片刻后,她也叹口气,笑着道:“是啊,惜乎无酒!”

    又是一片羊肉送进嘴里,嚼烂咽下,她才悠然道:“或许我当初真的不该下山的,若我一直在山上留到现在,便连那虚空摄物的本事也学会了呢!那样一来,不管在哪里,离叔都可以喝到我们府里珍藏的好酒了!”

    王离又复哈哈大笑。

    …………

    若没有众人话里话外那遮掩不去的悲观气氛,这实在是一次难得的美妙的一顿饭——只是,的确,惜乎无酒。

    王离胃口大,刘恒也是自小练就的吃不饱的肚子,可即便如此,最后那只野鸡都没有动,众人就已经都吃饱了。

    这一顿饭,果然不出众人所料的,无人打扰。

    然而此时刘恒已经知道,这并非是什么好消息。

    吃饭罢,刘恒主动道:“离叔辛苦,你们找地方休息吧,我负责值守。”

    王离笑着点头,但程云素却道:“不必了。你也休息吧。在咱们走出这片大山之前,大概是不会有什么人追过来打扰咱们的好梦了。”

    说完了,她起身往那处早已选好的山洞走过去,而王离随在她身后,待她进去了,自己就在山洞门口一坐,脑袋靠在山石上,迎着刺目的阳光闭上了眼睛。

    刘恒找了块干净石头,把那只剩下的烤鸡放上去,迎着东方已经升起的太阳,缓缓地叹了口气,然后顺着山势,向上走了二三十步,这才找到一块合适的大石头,走过去,像他在家里的时候那样,蹲了下来。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莽莽丛林,见不到一丝人的活动踪迹。

    但他知道,在这莽莽丛林的外面,已经有人张开了一张大网,正在等着自己一行三人自己走进去。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