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三章 求生

第四十三章 求生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飞剑之行,其速数倍于奔马。

    然而丛林莽莽,千里一碧,如果三个人有意地隐藏在巨树之下、大石之后、山势之坳,从飞在十几丈到几十丈的天上往下看,实在是不易找到。

    如程云素所言,几千年的传承发展下来,仙术道法的确已经强大之极,这世上也或许有仙人已经如传说般可以脚跨阴阳两界,善用水火之能,又或有千里之地缩为跬步,万仞之山举手而崩等各种能为,但偏偏近在咫尺之间,他们的鼻子和眼睛,甚至还不如一只训练有素的猎犬。

    然而程云素说:“大概从明天开始,咱们就不好躲了。”

    王离大将军闻言默然。

    刘恒问为什么?

    程云素回望那群纸鹤飞回去的方向,缓缓地道:“因为明天,那个负责追踪我的人,就该到了!”说话间,她扭头看向刘恒,问:“你不会真的以为一群修仙的人,要找个人却怎么都找不到吧?”

    刘恒默然。

    天色已经全然暗了下来,莽莽森林之内,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枭鸟异兽的各种叫声,此起彼伏。

    这样的夜幕,显然是遮掩行藏的不二法宝。

    一批又一批快快慢慢的搜寻者陆续飞回去了,但程云素却似乎并不急于继续动身,仰面呆立片刻,她忽然转身看向刘恒,问:“所有人都怕死,独你不怕死,要陪我进深山,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话题来的突兀。

    但刘恒与她已有过半日有余的接触,多少已经对这位长侯女有了些许的了解,对于她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倒是并不惊讶。

    他闻言沉默片刻,道:“我想得到一点修仙的法门。”

    程云素与王离齐齐讶然。

    程云素问:“心向仙道,为何不去那些宗门?”

    刘恒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说:“去过了,得了个‘丁’的评语,说是没有什么修仙的天赋,所以才又回家了。”

    这下子反而是王离忽然来了兴趣,他忍不住问道:“既然已经被判定为没有天赋,你要这修仙的法门又有什么用?”

    刘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我觉得总得自己亲自去试,自己都没试过,怎么就能……”

    没等他把话说完,程云素忽然开口打断了他。

    “不服输!”她平静地总结道。

    刘恒默然片刻,点了点头。

    当然就是不服输。

    但这时王离又道:“可修仙之途,若无高人指点,只给你一些修仙法门又有什么用?这世上能无师自通的,可没几个人!而且……”

    顿了顿,他道:“修仙之法,历来为各家各宗之秘宝,外门弟子也不过得些皮毛而已,非嫡脉亲传,不得传授,更不要提示之外人了。你让我家姑娘传你修仙之法,却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刘恒闻言挠了挠头,道:“我不要那些高深的法门,我只要那种最初级的入门的东西就可以了。我只是……我只是……只是想试一试。我……”

    “好!”

    程云素忽然开口,一下子把刘恒后面的话又都憋了回去。

    王离也是不由讶然地看着她。

    帷帽之下的程云素,在这一刻其实表情无比平静。

    顿了顿,她道:“拿出你那还不为人知的本事来,把我平安带出这座大山,你要的修仙入门之法,我传给你!”

    …………

    山间夜路,极为难走。

    但三个人都非寻常人等,即便刘恒的实力可能垫底,而王离也有伤在身,但这一夜过去,在那根本就没有路的山间密林间,三个人愣是翻过了两座山去,粗粗估计,少说也有七八十里路。

    天色将明未明时候,路见一条小溪,刘恒等人都把随身的水囊灌满了水。

    站立此地,往上看,是莽莽森林,往下看,也是莽莽丛林。

    刘恒道:“按照侯女的说法,咱们接下来面对的人,要厉害了很多。所以,这里或许会很快被找到?”

    程云素沉吟片刻,缓缓点头。

    于是刘恒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咱们需要一点东西,来吧各人身上的味道去掉,不然的话,接下来怕是咱们逃不出半天去!”

    程云素和王离闻言都看向他。

    这时,刘恒忽然脱下鞋子,脚伸进水中试探了一下,然后一跃跳入溪水中。

    他扒开水底表层的枯枝败叶与石块,双手兜出一捧稀软的烂泥来,带着水底特有的泥腥味道,然后抬头看向岸上的两人。

    王离哑然失笑,道:“还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

    但顿了顿,他却道:“也对,这大概是最实用又最简单的法子了。”

    但说话间,他却不由为难地扭头看向程云素。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程云素都没有摘下过她的帷帽。更何况王离自小看她长大,深知她是个爱洁的女子,因此心内便多少有些忐忑。

    但这个时候,程云素却一把接过那把烂泥,随后涂抹到自己的手脚上。

    然后,她道:“求生心切,岂容矫矫。”

    …………

    沿着水流向上走出足足数里,直到刘恒觉得自己三人身上原本的味道,都已经留在了这条小溪边,三人这才折道继续向东走。

    当天白天,他们寻了一处不大的干净洞穴暂且歇息。

    侥幸的是,尽管他们栖身的洞穴距离刚才的小溪并不算太远,但整整一天,轮流放哨的刘恒和王离,都没有发现有人从头顶飞过。

    而且不仅这一天,接下来的两天,三人一路向东,居然没有碰到任何一个御剑飞过的搜捕者——好像他们已经放弃了一样。

    这一下,不独程云素和王离,就连刘恒都已经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第三天早上,三人攀上一座高峰,极目向东眺望。

    视线之内,从脚下,一直延伸到天地相交,仍是莽莽的丛林,这大堰山,似乎大得已经没有边际了一般。但根据三个人的推断,他们这一路时而向南,大部分时候向东走,距离彻底走出这大堰山,应该是只剩下一两天的路程了才对。

    然而这个时候,刘恒能够感觉得到,不管是程云素,还是王离大将军,都丝毫未见放松,反而不经意间常常露出些隐隐的担忧。

    连续三日夜行晓宿,便是铁打的身子也会觉疲累。

    但这个时候,看着东方已经露出的鱼肚白,程云素却忽然道:“连走几日,都是清水干饼子,吃得有些腻了。却好今日心情极佳,离叔,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你打猎的本事,都忘干净了没有?”

    王离闻言哈哈大笑。

    这笑声震得林中不少晨鸟惊起乱飞。

    笑罢,他道:“姑娘稍等,某去去就来!”

    刘恒有些讶然地看着这对主仆。

    片刻之后,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原本只是压在心底担忧,这一刻尽数冒出,但他仍是道:“那我去拣些干柴!”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