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一章 玉碎

第四十一章 玉碎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这已经成了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从程云素主仆二人一路行来所选择的路线,不难猜出,她们是根本不敢以飞行之术回显阳的——别管乘纸鹤而飞,或是御剑而行,更甚者御风而行,比起遮遮掩掩的走陆路来,都肯定是快得多的办法。

    但假想一下,既然他们主仆宁可绕路避开对方的封锁线,并试图从大野城的方向通过蒙混过关的方式回去,就证明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羡侯一方,在空中的搜寻和截杀的能力,几乎是他们不敢去尝试的。

    事实上一路行来那些从半空中飞过的仙士们,似乎已经在证明这一点。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的行踪就将面临曝光——一旦行踪被羡侯一方侦知,那份有能力在半空中将程云素主仆击杀的力量,可不会继续老老实实的只搜查空中,这大堰山的方圆腹地,很快就将面临更多更严密的搜索!

    而且显阳侯又并不会过来解救自己的女儿!

    尽管似乎难以理解,但程云素既然这么肯定的说了,想必在他们程氏家族的逻辑里,这是必然之事。

    于是,此时此地,无论程云素、王离主仆,还是胡春风等顺远镖局的人,顿时就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咳嗽一声,吐了一口血痰出来,王离忽然挺直了腰杆,道:“姑娘,不如令镖局等人转道回去,引得那些人去追,以为障目之兵。我护送小姐径直向前,或可避过对方的搜查。”

    胡春风闻言面色大变,求饶的话立刻就要出口。

    不过还好,头戴帷帽的程云素很快就摇了摇头,道:“不妥。”

    顿了顿,她道:“纵有往返的时间耽搁,但他们即便是纵马狂奔,又能耽误得多少时间?彼辈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问明,到时候仍是难免一战。”

    于是王离闭口不言,咳嗽两声之后,蹙眉苦思起来。

    而胡春风则只是低了头不敢吭声。

    他知道,虽然顺远镖局足有数十人在此,但不要说程云素刚才那强悍之极的飞剑击杀了,哪怕只是一个负伤的王离大将军,就不是他们有把握拿下来的,是以人数虽多,却仍是没有丝毫说话的分量。

    当此时刻,刚才杀掉董袭、灭了金虎寨的狂喜,早已如初雪消融般逝去无踪了——他现在只希望在这位长侯女程云素接下来的逃亡计划里,能不要那么明显的让顺远镖局这些人去做诱饵、去送死,就已经万分庆幸了。

    沉思片刻之后,帷帽晃动,程云素似是左右打量了一番,忽然道:“镖局内可有擅长走山路,能在山中辨识方向、避开兽类的人?若对大堰山比较熟悉,就再好不过了。只要能助我平安走出大堰山,程云素必有重谢!”

    无人作答。

    程云素此言出口,则她接下来的计划,对于胡春风来说,并不难猜。

    她是准备与镖局此行的大队伍脱离开,往大堰山深处走,避开道路的同时,在那深山老林里,也就避开了羡侯一方的搜捕和追杀了。

    只是……且不说他们镖局平日里走镖,尽管走山路也是常有的,但总是循路而行,根本也谈不上什么山中行路的技巧,至于熟悉大堰山的人,就更是不可能有——不止镖局内不可能有,找遍这大堰山周边数百里,也不可能有。

    自那虎妖盘踞山中成了气候以来,无事谁敢入山?有事又有谁敢入山?

    这大堰山,早已成了无人敢涉足的禁地!

    但程云素问话,别人可以不回答,胡春风又不敢不答。于是犹豫片刻,他硬着头皮解释道:“回禀长侯女,我们镖局内实在没有这样的人,兼且这大堰山内有虎妖作祟,寻常谁敢入山啊……”

    程云素不等他把话说完,声音陡然转冷,淡淡地道:“那就胡总镖头你陪本侯女走一趟好了!”

    胡春风登时哑然。

    片刻后,他才无奈地道:“这……这……非是小人不愿意,实在是既不惯走山路,对大堰山也并不熟悉,小人虽不怕死,只恐于长侯女此行无益,反而耽误了长侯女的行程啊,小人……”

    程云素淡淡地道:“如果没有别人,那就这么定了。不必多言!”

    胡春风一脸苦色,却哑口无言。

    他又怎敢说个不字?

    当此时刻,他心中各种念头飞速掠过,心想实在不行,只好重金奖励,加以一定的威胁,从在场的镖师里选一个人出来做替死鬼了!

    却在此时,忽然有个声音道:“这大堰山,我倒是进去过!”

    胡春风顿时如逢大赦,急忙扭头看去。

    竟是那个刘恒。

    刚才在最前方与董袭鏖战的他,并不曾见到刘恒刚才的三次出手,而等他和董袭罢了战赶过来的时候,刘恒又已经低调地躲到了路边,是故此时镖局内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对刘恒刮目相看,但在他心里,刘恒仍是那个喂马的趟子手刘恒。

    充其量只是他的弟弟胡春雨曾一再说过,这厮实力不可小觑,而这一趟特意叫上他跟着出镖,也正是出于以防万一增强些实力的想法。

    只是胡春风却是不曾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这刘恒竟是自己站出来送死了!

    但这个时候他可没心思去想着刘恒为何如此之蠢,明知此去九死一生,竟还主动站出来,当下他只是心中一轻,旋即大喜,心念电转之间,当即便扬声道:“好!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竟然进过这大堰山呢!怪不得春雨一再夸你!”

    先用一番话把自己刚才说镖局内没有熟悉大堰山的人这一点遮掩过去,他随后就又道:“既然你熟悉大堰山,那就由你负责护送长侯女一行返家了!待你平安回来,我顺远镖局必不会亏待你!”

    说话之间,他内心里暗自思量:等到长侯女等人离开了队伍,进了深山,那么自己等人只管押了车马继续向前,权作继续护镖就可以了。

    等到被羡侯的人找到,就说自己并不知侯女身份,只是半路遇到,收了些小钱,允许他们那辆马车一路跟随而已。一直等到了金虎寨前,那显阳侯家的长侯女才被董袭等人叫破身份,但那长侯女却又将董袭与四位仙士尽数击杀了!

    不对!还有漏洞……

    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金虎寨,却见那寨门洞开之处,无数老弱妇孺正提包携子,慌不择路地向着两边深山里跑。

    他顿时缓缓地松了口气。

    跑了最好!跑了最好!

    虽然这其中仍有漏洞,如果羡侯手下人仔细搜寻,找到人之后耐心盘问,并不难猜到自己此前曾跟长侯女程云素是一伙儿的,而且还是自己等镖局的人动手杀了很多金虎寨的人,但是在当时当下,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以尽快找到程云素等人的行踪为第一要务的。

    而等时过境迁,自己等人早已走脱,事后他们大约不至于会跑到大野城去找一家小镖局算事后账——大不了以后不接羡侯治下的沂阳郡的镖就是了!

    嗯,更妙的是……自己等人可以一副怕死的样子,等长侯女一走,就主动留下来,就在这金虎寨前等着那帮人回转来,向他们主动汇报情况并哀求……

    便如此行!

    几乎是眨眼间,胡春风心中计划已定,再看向刘恒的时候,越发显得坦然许多,他走过去,勉励道:“山中凶险,你这一路护送长侯女出山,一定要事事小心,事毕之后,若我等侥幸无事,没被人杀死,就在大野城等着你回来!”

    面对这位总镖头,刘恒咧嘴笑了笑,一副憨厚模样。

    于是胡春风转向程云素,底气十足地道:“侯女,不如就用我镖局这刘恒为引路如何?”

    他不知道的是,自刘恒刚才那话出口,程云素便已经盯着刘恒看了一阵子了。此时闻言,她终于收回目光,缓缓点头,道:“善!”

    然后她吩咐道:“你等简单清理一下这里,待我们走后,便把这金虎寨烧了,马车弃了,只骑马,转身往回走。”

    胡春风闻言一脸振奋,当即抱拳道:“是!侯女之命,小人等自然凛尊!”

    帷帽之下,程云素的嘴角牵起一个笑容,缓缓道:“是吗?你会照我的话做?”

    胡春风迟疑了一下,面露苦笑,腰忽然深深弯下,道:“长侯女恕罪,小人等实在是……不过长侯女放心,小人等无论如何都不敢透露侯女的行踪去向!”

    帷帽之下,程云素的嘴角微微牵动,又笑了一下,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只是扭头看向刘恒,道:“那就有劳这位壮士了!”

    刘恒双手抱拳,正要说话,却在此时,忽然有人大声道:“你凭什么拿!这豹子是刘恒杀死的,这块玉当然该是他的!”

    众人都愕然看去。

    胡春风听到这句话,眼睛瞬间瞪得老大,一时间竟有些回不过神来,不由愕然而又惊讶地频频回头,把刘恒看了又看。

    说话的人是刘大虎。

    与人争执了一句,他抢先把那豹尸上的精美玉佩捡在手中,冲刘恒走来,道:“刘恒,这东西是你的!”

    刘恒闻言笑了笑,正要摆手拒绝,却在此时,忽听极细极微的咔嚓一声。

    刘大虎手中那玉忽然断为两半!

    众人都是一怔,刘大虎更是愕然停步原地,呆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半块玉佩。

    这时王离忽然道:“不好!是连心玉!”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