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四十章 前路

第四十章 前路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董袭死了。

    三寸飞剑之下,传说中曾在望云山宗修习多年、最终才因为资质有限不得不退出山门转而习武的董袭,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这一路东来,已经听了他不少身世传说的刘恒,此刻忽然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如孙爷爷所说,修仙之人,看着风光,但是在达到一定的实力之前,武技高强者,亦可一击而杀之。但习武之人,如果无法修炼出强大的真气,在真正的仙术道法面前,却仍是脆弱到不堪一击。

    身手强悍如董袭,也仍是难挡三寸飞剑的轻轻一抹。

    更不要提数月之前刘恒刚刚才见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湖中大战了。

    事后总结,当日那高大道人先后施展过的道法,举凡铜镜之阵、冯虚御风悬立半空、御剑击敌、化为鹏鸟等等,不但种类繁多,而且都颇有威力,若不是那蛇妖的实力出乎了他事先的预计,令其一时失机,他甚至是有可能将那修为当在二三百年以上的蛇妖给诛杀的——实力强大到那等程度,即便几十名身手高强的武者联手围攻,又如何?只需一柄飞剑,不过旋踵间,便尽数击杀了!

    是故仙道绵延亘古,至今为天下尊。

    …………

    董袭一旦死去,随后就是一场大屠杀。

    十余人战死之后,余者便已经再无战意,甚至连身后的金虎寨都顾不上了,只是纷纷转身,向着大山深处狼狈而逃。

    胡春风哈哈大笑。

    他自有他的得意之处:金虎寨一灭,董袭身死,在那只虎妖,也即董袭口中所谓“金虎大仙”已经多年不曾出山活动的情况下,这大堰山,已顿成坦途。

    而且,他顺远镖局总镖头胡春风击灭了强大的金虎寨的事迹,当随之散播开来,最终传遍千里,成就一时威名。

    有这只手灭寨的名声在,以后顺远镖局的护镖之路,也将势必通达许多。

    如此一战而胜,顺远镖局人人面带喜色、形容亢奋。

    穷寇莫追,逢林莫入。

    胡春风并没有丝毫要赶尽杀绝的意思,见金虎寨众人只顾奔逃,当下他便收起掌中剑,转而走到油壁车前,毕恭毕敬地躬身施礼,道:“多谢侯女施以援手,胡春风,及顺远镖局上下,永不忘侯女大恩。”

    程云素闻言冷笑,道:“胡总镖头好心机。”

    胡春风闻言,越发地把头低了,讷讷不敢言。

    迟疑好一阵子,仍不敢辩,只是道:“小人……小人……”

    他的低调老实,换来的是程云素的又一声轻轻冷哼。

    然而这时,却有不少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家总镖头的窘迫,只是第一时间聚拢来,近距离地看那花豹的尸体。

    刘大虎也凑近了,仔仔细细打量一番,口中啧啧连声。

    刚才这豹子被一刀劈为两截的那一幕,他可是亲眼看到了的。

    于是此时看过了瘾,他转过身来,走到刘恒面前,一脸惊喜与钦佩的模样,用力地拍了拍刘恒的肩膀,大声道:“你真厉害呀刘恒!太厉害了!”

    闻听此言,不少人都随之立刻转头看向刘恒。

    刚才杀妖那一幕,可不止刘大虎一个人看见了,更甚者,此前刘恒的两次出手,举手间对方一死一伤的那情形,也是见着不少。

    此刻看向刘恒,众人眼中不由得神情复杂。

    刘恒此人,大家自然都是知道的,但谁能想到,这厮平常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每天要么做些铡草喂马的粗活,要么就是拎一桶水到练武场边上,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看大家练拳,整日里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憨笨模样,真到了危急时刻,却能立时拔刀杀人,且杀得时而轻松写意、时而霸道无匹!

    他竟然还一刀将一只豹妖劈成了两段!

    但偏偏,此刻收起了随身短刀的刘恒,面对刘大虎不住的称赞,和众人惊讶中带着一丝敬佩的眼神,却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老实人模样。

    他似是丝毫都不曾在意刘大虎的称赞,众人看向他的眼神,他也似乎是根本就不曾留意,此时只是冲刘大虎露出一个笑容,平静地道:“过誉了。”然后便走到路边,扯了一把青草,小心地擦去自己短刀上沾染的妖血。

    众人讶然。

    似是不理解刘恒为何如此淡然。

    但也有不少人心里却觉得这刘恒越发深不可测。

    站在马车上,程云素将面前的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帷帽笼罩之下的一对妙目,深深地看了刘恒一眼。

    此时她似已无心与胡春风计较他趁势度时逼迫自己出手击杀董袭的事情了,目光隔着纱帘往前方似已陷入慌乱的金虎寨看了一眼,看向低着头的胡春风,道:“接下来怎么走,胡总镖头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胡春风闻言舔了舔嘴唇,头仍不抬,抱拳道:“董袭已死,金虎寨自然可以过了,但是……依小人看来,那董袭刚才说的话,咱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信其有,则要不了多久,那批外出搜寻侯女的仙士,怕就要回来了。”

    顿了顿,他道:“当然,那帮仙士纵是尽数在此,也难当侯女一剑之威,只是小人有些担心,一旦行踪暴露,接下来要离开大堰山,乃至出山之后到显阳城的路,怕是要困难重重了。若是……”

    不等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程云素便忽然开口道:“我家中无人来接。”

    这话说的胡春风为之一愣。

    背对此间正在擦刀的刘恒也是听得一愣。

    常理来说,哪怕自家孩子死在外面了,也是一定要想尽办法把尸首找回来的,而只要得知孩子还活着,又有哪个父母会全然不顾?

    再说了,虽然归家之路依然还远,但程云素此刻毕竟已经是回到了自己父亲治下的河阳郡属地了,而羡侯郭子芳的人,已经来到了显阳侯的地面上,来大肆抓捕显阳侯家的长侯女,但显阳侯却并不会派人来接应、接回自己的女儿。

    刘恒百思不得其解。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