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九章 小剑

第三十九章 小剑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自古人与妖有别。

    人与妖之对立,妖怪们祸乱人间,而人仙们则行走天下以除妖为己任,至武皇帝布武天下,立一石而群妖避退,入东海而怒擒龙王,乃至于夜宿蓬莱,鞭笞东海,号令天下各国各宗并力逐妖,实乃数千年人族昌盛之极也。

    这天下间所有的仇恨与对立,在人类与妖怪的对抗面前,都要退居其次。

    任何人,若敢公然与妖怪为伍、惑乱人间,则立时为天下人族所唾弃。

    然而就在这金虎寨里,居然出现了一只豹妖!

    看清那豹子尸体的第一时间,几乎每个人都下意识地赶紧跳出战圈,一副目瞪口呆的震惊模样。

    这天下间有关于妖怪的传闻,实在是太多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几乎每个人都是泡在各种与妖怪、神仙有关的传奇故事里长大的。那些传说里,有凶残的豺狼虎豹,也有妖娆的雉狐精怪。有仙人驱逐恶蛟而庇护一方生民,也有书生夜读一身正气,引来心慕人间的妖狐甘为美妾。

    但妖怪变成人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妖怪死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的?

    前者或许每个人都见过,但对面不识,见过了却依旧茫然无知,而后者,能有机会见到妖怪被杀死之后当场现出原形的,更是万中无一。

    所以每一个见到面前这一幕的人,无不震惊莫名。

    然而,就在众人都呆呆愣住,本来打得热闹的车队两侧,在短短数息之内便渐趋于鸦雀无声的时候,那王离大将军的胸口还插着一把牛首刀,却是忽然动了——赶车鞭挥起,顿时响起几声连续的惨呼!

    那四位刚才还攻势凶猛,此刻却正在吃惊地看着地上的花豹尸体的年轻仙士,被王离这一下猝然出手,打了个措手不及,当下便被那鞭子或卷脖子或卷腿地硬生生拽到一起,四人相撞,撞出了好大的声响。

    而恰在此时,一柄三寸小剑从四人身前掠过,又一闪而没,重回了那车上头戴帷帽的女子手中。

    四人相撞的惨呼犹然在耳,下一刻,他们已经委顿在地。

    这一下,众人皆惊。

    因为大野城归属于显阳侯治下的缘故,这位名叫程云素的长侯女即便是在大野城这样的边鄙之地,亦有相当的名声。

    然而,大家都知道这位长侯女自两三年前就开始执掌家政,甚至传言说她有一心二用之术,为人精明强悍之极,以一侯女,名不正言不顺的接掌家务,竟能压服得偌大侯府上下、乃至二郡之内无数英杰,尽皆拜服,却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位长侯女竟也修习过仙术,且拥有这等惊人的飞剑之技!

    而此时,刘恒心内震惊于这位侯女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如此凌厉手段,不由得有些心惊,却又同时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的,那位王离大将军和这位显阳侯的长侯女,都跟自己想到了一处去:今日之事,已难善了,无论那董袭刚才的话是真是假,哪怕他真的只是在虚张声势,一旦放任这四个修仙之人走脱,接下来众人甚至连逃遁都来不及,就将面临不知道会有多少的仙士的包围。

    他们或能御飞剑,或能乘纸鸢,其行之速,犹在奔马之上,一旦被那些人发现、缠住,就是大麻烦到了。

    所以,将这四个能飞遁而走的仙士先行击杀,才是真的关键。

    …………

    察觉到这边的不对劲,胡春风和董袭极为默契地忽然停下了交手,然后几乎同时地飞速掠来。

    地上的花豹尸体为证。

    它的肚皮上还搭着一块通体莹润的玉玦。

    那佩玉的络子用红绿两色的细绳打成,编得细致讲究,两色绳子又将那美玉衬得越发润腻无双。

    真是一块难得的好玉!

    胸口旁的血泊里,还躺着一块通体黑色的铁铸令牌。

    上面是三个梅花小篆:金虎寨。

    胡春风反应极快,只愣了片刻,便转头怒视董袭,“好你个董袭,为了今日之事,竟然勾结妖怪!”

    那董袭只是一脸震惊,面对这般指责,亦是张口结舌,似乎无以自辩。

    心神摇动之间,他又愕然发现了那倒在一起的四具尸体。

    恍惚之间,似乎有些失神。

    他的目光从那四个仙士的尸体上一掠而过,重又看向血泊中的花豹,片刻之后,他微微摇头,先是看向胡春风,随后又看向马车上头戴帷帽的长侯女程云素,与站在车辕一侧的王离,大声道:“是谁杀了它?”

    有金虎寨内的人下意识地扭头寻找刘恒。

    但那董袭却浑然无觉,只是大声道:“你们知道它是谁吗?它是金虎大仙的爱徒,你们居然杀了它……你们居然能杀得了它……”

    说话间,他再次摇头,且后退两步,似乎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只是摇着头道:“你们走吧!这一战,我金虎寨输了,你们可以走了!快走吧!不过……金虎大仙一定不会饶了你们的!”

    王离忽然冷哼一声,一抬手,拔出了自己胸口的匕首。

    这一下动作,让他也是痛得不由眉头皱起,嘴角不受控制地溢出血来。

    那董袭却仍旧摇着头,道:“儿郎们,闪开道路,放他们过去。”

    他似乎是被吓傻了。

    但刘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那王离则是忍不住再次冷哼一声,似乎是跟刘恒一样,察觉到了其言辞之伪饰——与其说是惊恐与让路,倒不如说他是在装疯卖傻的扮可怜。

    镖队这边无人发话。

    金虎寨内的众人闻言都下意识地退到路边,然后三五成群地聚到一起。

    那董袭不经意之间已经退到距离王离足足十步开外,然后,他转身看向自己的手下,道:“众人随我回寨,只带细软、妇孺,咱们赶紧走!”

    说话之间,那董袭带头,他们竟是真的返身就要往金虎寨的寨门方向跑。

    众人皆讶然,一时间倒是无人拦截。

    但当此时刻,胡春风却忽然拔剑出鞘,大喝道:“众人听我号令,杀无赦!一个人头一枚金刀币!”

    顺远镖局众人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纷纷拔刀砍向身旁尚无防备的贼人。

    眨眼之间,乱战再起!

    那马车旁的王离闻言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

    而刘恒愣了一下,默默地收起了自己掌中的短刀。

    然而,顺远镖局的人数虽然比金虎寨内的贼人要多了不少,刚才又有突袭之势,真的乱战起来,却仍是难占上风。

    那董袭似是被胡春风给激怒了,忽然爆发起来,竟是三两下便将胡春风击退,就连忽然偷袭的顺远镖局副总镖头蒋兴,也未能讨得丝毫便宜。

    这个时候,胡春风忽然大喊,“侯女,万望援手一二!”

    刘恒扭头看向那帷帽遮拦之下的女子。

    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冷哼。

    但紧接着,那柄三寸小剑忽然自那长侯女程云素的掌中飞掠而出。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