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章 机遇

第三章 机遇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老胡头的神色有些郑重。

    两人前后脚出了门,贴着院墙根儿慢慢地往前走。

    他说:“府中最近有喜事。”

    刘恒扭头看着他。

    他缓缓地说:“你也知道,给过你四个包子的那位大公子,几年前拜入了望云山门下,现在他修习仙法,已有小成,正式成为望云山门下的入室弟子啦!”

    刘恒点点头,笑着,说:“听说了!”

    顿了顿又说:“大公子好人有好报!”

    其实这事儿刘恒他们没进城之前就听说了。

    对于周家来说,这显然是一等一的大喜事,消息传来,当时就到处喧嚷,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呢。前两天隔壁赵叔进城卖了两捆柴,就把这个消息带回去了。

    老胡头背着手,稳稳地踱着步子,说:“这既登仙门,自然身价不同了,按照那边山门里的规矩,大少爷已经可以带三五个仆从随身侍候。”

    刘恒有些懵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老胡头似乎看见了他的表情一般,顺嘴解释道:“你也知道,这帮宗门收弟子极其慎重,要么钱很多,要么门第极高,要么就得是自己的天赋异常的好。普通人等,要入山门,却是很难的。”

    刘恒闻言,似有些顿悟,又有些不解。

    老胡头瞥他一眼,“笨!虽说只是仆从,但至少能靠近那山门了,每日里除了照顾好大公子之外,只要你不去赌钱、不去睡懒觉,别的时间,总有机会能接触到一点什么的。这都不懂?”

    刘恒低头,眼中的一抹热切之意一闪而逝。

    他抬头,习惯性地憨笑着,说:“那倒是。每天都能看见那些飞来飞去的仙门弟子,人家不是说嘛,近朱者赤。”

    老胡头讶然看他,笑,“呦嚯,还真是用心的跟着念了点书啊,还知道近朱者赤了。不过你说的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机会可以慢慢找,全靠自己,但总得先接近了再说。”他慢悠悠地说:“别的我可能没办法,但这件事,我应该可以帮你争取一个位子。”

    刘恒眼中倏然闪过一抹惊喜。

    仙门!

    这么多年来的经历告诉他,活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要想活得很幸福,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人活一天,就要吃要喝要穿要住,但现在已经不是前些年,现在他有力气,几个弟妹也都逐渐长大,人都不懒,也听话,不管做什么,大家总不至于饿死。

    但是难道以后就继续这样吗?

    小心翼翼的捕鱼,小心翼翼的活着,小心翼翼的攒一点钱。

    有人欺负你,忍着,陪个笑脸,尽量不与人冲突,有人要收坐地税,忍着,给他,哪怕自己少赚一点,有人骑在高头大马上狂奔而过,若躲得稍微慢些,马鞭顺势就抽下来了,你还是得忍着,因为你挨了一鞭子,衣服补好了还能继续穿,伤也总会慢慢好,还不至于死,但若敢反抗,迎接你的就不止是鞭子了。

    人生有诸般苦难,但我们还是更想继续活下去。

    因为那每一天的苦难之外,总有些叫人心都化开的幸福。

    刘恒只是想要活得更幸福一点。

    让自己更幸福一点,也让几个弟妹都幸福一点。

    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吃饱,能穿暖,能不受人欺负。

    能多攒些钱,过几年,给俩弟弟都娶一房媳妇儿,能给三丫找个好人家嫁了。

    但这一切,对于几个刚刚吃上饱饭的小乞丐来说,显然并不容易。

    作为大哥,刘恒一直都想要为大家找到一条未来可以安身立命的道路。

    修仙,进入仙门,就算成不了那些一剑飞仙、缩地成寸的仙人,但哪怕只学得一点点浅显的本领,回到这俗世中来,亦足以谋生、足以立命了。

    这似乎……的确是一个机会。

    刘恒心中,说不出的心动。

    然而只犹豫了片刻,他就重又冷静下来。

    于是他收起憨笑,很认真地问老胡头:“胡爷爷,那……您看,能把这个机会给我们家陈乐吗?”

    老胡头扭头看着他,“做什么梦呢!你以为这个机会那么不值钱哪?你知不知道现在周府上下为了这事儿,都快抢成什么样子了?”

    顿了顿,他解释道:“之所以我说可以帮你争取到一个位子,原因是什么,你还能不知道?你跟大公子之间的救命恩情,你这些年来做的这些事,包括你当年杀了那几个外地人贩子的事情,别的不好说,至少忠勇这两个字,你全占了!再贴上我这张老脸,拿到一个位子,不算难。可要是换了别人,我可没那个本事!”

    刘恒闻言,当即就彻底死了心。

    他知道,在给三个弟妹找到新的谋生办法之前,自己绝不能离开他们,否则……大野泽里有妖怪,可不是拿来开玩笑的。

    而人间世界,吃人的东西更多。

    他们几个互相扶持,好不容易才从几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走到今天衣食温饱的程度,他绝不会允许自己为了己身的一点前途,就看着三个弟妹重又跌回那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里去。

    于是,他的眼神迅速地就又坚定了下来。

    他挠着头,一脸憨笑,说:“胡爷爷,我那三个弟弟妹妹,都笨手笨脚的,我怕我一离开,他们都吃不上饭。所以……”

    老胡头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他。

    “你是不是真傻?你……”

    他吭哧了两句,没说出更难听的来,却仍是忍不住苦口婆心地道:“我知道你这人心实诚,也知道你们兄妹四个关系特别好,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可是他们也不比你小几岁啊,你们一起打鱼都三年了,难不成离了你他们还会饿死?再说了,你这一出去,不正是给他们的未来找出路去了吗?难不成,你们还想一辈子打鱼?还是真以为你们能幸运这几年,以后就会一直幸运下去?”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慎重,郑重地提醒道:“小子,你胡爷爷我喜欢你这个憨厚的性子,所以我得再提醒你一句,那湖里有妖怪,可是真的!而且今天就咱们爷俩儿,胡爷爷还可以跟你说一句,那妖怪,可不是一般的妖怪!从它嘴边捞食儿吃,绝不是长久之计呀!”

    刘恒闻言讶然地抬头看了老胡头一眼。

    那眼眸深处的一抹感激之色,一闪而过。

    但他还是笑笑,一脸憨傻模样,说:“谢谢胡爷爷您的提醒,我记住了。但是这一回,我真的不能去,他们三个还都小,又都那么傻,我不放心。”

    老胡头无奈地看着他,良久,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也罢……你可想好了,小子,这样的机会,以后可未必再有!就算再有,也未必轮到你!”

    刘恒闻言眉头微蹙,似有片刻的犹豫。

    但很快,他还是重又露出那副标志性的憨笑,说:“没事儿胡爷爷,老天爷不给咱那个命,咱自己豁出命去挣!”

    老胡头闻言瞪他,“放屁!你个傻子!人还能跟天争?”

    说话间,他跺脚,“你个傻子!枉费你胡爷爷我一番心意!傻子!”

    嘴里嘟囔着,老胡头一副气不忿的样子,扭头背着手走回去了。

    刘恒站在原地,听着老胡头的嘟囔,脸上先是有些下意识的歉然,但很快,他又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

    你瞧,这世上总有些人在想着你,惦记着你。

    总有些人是真心对你好。

    尽管他总是骂你傻。

    人呐,苦极了,累极了,想想这些,就总觉得:活着,真好。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