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七章 杀人之技

第三十七章 杀人之技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金虎寨前,三十多人闻令而动,迅速地呈扇形围了过来。

    顺远镖局这边也是哗啦啦刀剑出鞘。

    而就在此时,那金虎寨的寨门之内,又有四个背负长剑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董袭回身、拱手道:“那位王离将军处,就交给四位仙士了,其他人,自有我金虎寨负责解决。”

    那四个年轻人中当首的一个,颇有些气度不凡,闻言淡然道:“善。”

    说话之间,就是一场刀兵将起。

    顺远镖局这边,人人握紧了手中兵器。

    大家都知道,此事现在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已经是两家侯门之间的斗争,而且已经有一位显阳侯麾下的大将军,和羡侯一方派出的仙门修士,也加入了战场——尽管胡总镖头一声令下,大家有死而已,但每个人心里却都是明明白白,他们对于这次战斗的胜负,已经几乎是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因此,双方虽对峙得明白,但只要胡总镖头没有最后下令,顺远镖局的众人便都尽力保持克制,并不愿意抢先出手。

    且大家都希望金虎寨那边也能如此。

    但大家终于还是失望了。

    那四位年轻仙士忽然拔剑出鞘、离地飞起,只扑长长的车队中间的油壁车,而那董袭也是当时便下令:“上!”

    金虎寨众人当时就扑了上来。

    但此时,刘恒却分明注意到,那原本站在董袭身边、一身妖气的精壮汉子,却仍是平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的脸上似有一抹诡异的笑容浮现。

    刘恒下意识地眯起眼睛,手中短刀终于拔了出来。

    在他身前,刘大虎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见他拔刀,却还是一伸胳膊,把他拦在身后,又推他一下,低声喝道:“你靠车站着,别乱动,发现不对,就趴下!”

    刘恒闻言愣了一下,张嘴想要说一句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倒是没有想到,彼此相处不过短短两月,且刘大虎他们似乎颇有些瞧不起自己的意思,但关键时刻,他竟是想要把自己护在身后。

    然而,杀场急促,似容不得这片刻的温情。

    刘大虎话音刚毕,他身前一位镖师已经惨叫一声,被金虎寨那边一个彪悍的年轻人一脚踹开了,兵器亦随之抛落他处。

    刘大虎立时返身,一刀劈了过去。

    但很显然,连刚才那镖师都不是对方那年轻人的对手,刘大虎更是不行。

    对方轻巧地一侧身,让过了这一刀,一脚踹中了刘大虎的腰腹。

    刘大虎顿时发出一声惨呼。

    刘恒手里握着短刀,犹豫了一下——主要是他刚才抽时间瞥了一眼那一身妖气的精壮汉子,却发现他忽然消失了,于是便下意识地有了片刻的慌乱。

    刘大虎的身子被踹得向一边扑了一下,金虎寨那年轻人却并没有继续往前走的意思,只是脸上带着一抹狞笑,快速向前跨出一步,一剑向刘大虎刺了过去。

    按说镖局走镖也好,强盗拦路也罢,为的都是钱财,一般都是不会出现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场面的。但这一刻,刘恒丝毫都不怀疑,金虎寨这人的确是想要趁机杀死刘大虎。而事实上,他这一剑一旦刺中,刘大虎即便不死,也是重伤。

    这一刻,刘恒再也无暇去关注那妖怪去了那里。

    他的身子忽然向前一纵,不等对方那年轻人做出任何反应,掌中短刀便已经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从对方的肋下轻轻拉过。

    瞬间血浆就喷溅出来。

    那年轻人刺向刘大虎的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哪怕稍稍改变方向,整个人忽然就一下子萎顿下来,且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呼。

    三年之前,十三四岁的刘恒,已经能够浴血长街,一举击杀三个凶悍的外地人贩子,更何况现如今他已长到十六七岁,已有了接近成年人的气力与敏捷!

    而且这三年光阴,他可没舍得闲过一刻!

    于是换来的,就是此刻击杀对方这凶悍的年轻人,仍是显得如此轻巧。

    那年轻人惨呼扑地,刘大虎站稳之后微愣,讶然地抬头看向刘恒。

    但这个时候,刘恒却无暇看他,已经抬头看向了身后的半空。

    在那里,不知道是哪家仙门出身的四个年轻仙士,已经势若波浪一般,一波又一波地攻向那青色帷幔的油壁车。

    而那位被称为“王离大将军”的高大驭者,却是一副夷然无惧的神情,掌中赶车鞭迅速地挥动,像驱赶苍蝇一般,轻而易举地便把四个年轻仙士自半空中发起的围攻给打得七零八落。

    但是,那妖怪却不在其中。

    刘大虎兴奋地跑过来,拍了拍刘恒,待刘恒回过头去,这家伙兴奋地两眼放光,道:“行啊刘恒,你刚才那一下……”

    刘恒的眼睛只在他脸上一掠而过,这个时候,容不得对方再多说什么,他推了他一把,喝道:“去帮别人!”

    与此同时,目光在混战的人群与车马中飞速地掠过,他终于找到了那浑身妖气缠绕的精壮汉子。

    于是他的目光随即便牢牢地锁定了他。

    却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越过了双方交手的那条线,悄无声息地去到了距离那油壁车不足十步的地方——而且他很机敏地借助了骚动的车马为掩护,似乎并没有引起前方油壁车上那位王离大将军的注意。

    刘恒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但眼角的余光瞥见,自己身后的情况,似乎也有些不妙。他只好无奈地回头看,刚才被他一刀开膛破肚的家伙,仍倒在地上惨嚎,但刘大虎和王振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弱了,而且实战经验严重不足,一旦身前被对方的高手突入,没有了镖局内那些老镖师的掩护,他们两三个人,都遮拦不住对方的一位高手。

    刘恒眉头微蹙,忽然一跃而出,从刘大虎和另外一个镖局年轻人之间宽不过数尺的空隙里一刀刺出。

    对方显然不是刘大虎这等身手可比,而且他刚才在后面,明显已经看到了刘恒一刀划开自己同伙肚子的那凛然一击,因此这个时候,刘恒的动作虽快如闪电,这一下出击也堪称是出其不意之极,但对方仍然是勉强的一下反架,横刀将刘恒的这一击封住了。

    然而,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击,刘恒已经扑了上去。

    孙爷爷说过,凡战,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但是到黄先生家听课的时候,刘恒也听黄先生说过:凡战,以正合,以奇胜。

    刘恒读书有限,也没正经练过武,他只是知道,怎么才能最快的、用最小的力气和代价,去杀死一个人。

    于是,在刘大虎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以一个正经练武之人根本不会去做,甚至也压根儿就想不到去做的方式,忽然就扑到了对方那人身前——两个人几乎是脸对着脸,肩对着肩!

    然后,错身而过的瞬间,刘恒掌中那把普通之极的短刀,又是一下从对方的喉头位置轻轻拉过——刷的一下,血浆喷溅。

    随后,那人丢了兵器,咳咳连声地捂着自己不断喷血的脖子,扑地倒下,眨眼间便抽搐着抽搐着,终于不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恒一击得手,当即回头看,却正好见到了令他眉头为之大皱的一幕——那一身妖气的精壮汉子,此时已经悄无声息的摸近到了油壁车身前不足三步!

    他与那正忙于迎斗四个年轻仙士的王离大将军,已只剩一马之隔。

    然后,他身形一长,忽然暴起一击!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