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五章 非人

第三十五章 非人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到底什么是妖气?

    其实刘恒自己也不知道。

    为什么那些妖怪们身上会带着覆盖范围大小不一且差异巨大的青色雾气?那雾气又为什么是青色的?

    他也无从得知。

    为什么这种青色雾气,自己能看得一清二楚,且事实也一再证明这青色雾气的确标注着对方的妖怪身份,但似乎自己曾经遇到过的所有人,都对此视若不见,以及茫然无知,哪怕那是一位修行有术、法力匪浅的大仙人?

    甚至于,多年来小心翼翼的打探,这世上竟似乎没有任何类似的相关传闻?这是否说明,古往今来,只有自己一个人拥有这种可以看到青色雾气的能力?

    一切的一切,全都无从知晓,亦无从推断。

    刘恒自己给这种青色雾气起了个名字,就叫妖气。

    而为什么打从有记忆那时候起,自己就拥有了这样独特的能力,也一直都是多年来埋藏在刘恒内心最深处的未知之谜。

    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一只隐藏的眼睛。

    那应该是六七岁的时候,他流浪街头,经常会一两天都要不到一口吃的,每天都饿得眼冒金星,某一天,当他又发现有个走路很奇怪的人头上顶着一团青色雾气,实在是忍不住,就过去跟他说:你能给我一个馒头吗?你给我一个馒头,我就不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

    他从那人眼中见到了莫名的惊恐神色。

    事后回想,那人头顶的青色雾气,实在是非常的淡,就像是戴了一顶青色的纱帽一样,跟此后他在大野城里、在大野泽里、在大堰山中所见到的那些强大妖怪身边形成的青色雾气,差了实在太远。

    但那人非常害怕,甚至害怕到了撒腿就跑。

    他甚至完全没有去想,为什么一个孩子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刘恒很失望,但过了没多大会儿,那人居然又跑回来,手里捧了纸包的一包馒头,递给刘恒,一脸的哀求,说:我马上就走,再不敢到人间界来,请小仙人放过我!我真的是第一次来!

    刘恒收下了馒头,那人跑掉了。

    那时候的他,虽然已经饱经坎坷,但那样年纪的一个小孩子,实在是还不足以弄清楚对方话里全部的意思。比如,他就不知道什么叫“人间界”。

    吃馒头的时候很快乐,但连吃了两个馒头,撑得肚子都开始发痛的时候,刘恒却忽然想到:那个人刚才为什么害怕?他害怕,为什么却不像别的人那样打自己一顿?反而乖乖给自己送来了馒头?

    一开始他觉得,这或许可以成为自己以后讨饭吃的一个绝招,但旋即,当时才只有六七岁的刘恒忽然想到:这样不对。

    这是一个秘密,他或许可以帮到自己几次,但是当这秘密可以吓得一个大人对自己一个小孩子如此惧怕的时候,就说明这个秘密非常强大。

    而一旦这个秘密被更多的人知道,其中只要遇到一次对方要打自己,自己就非但讨不到吃食,反而还要挨上一顿暴揍了。

    那时的他已经开始懂得:越是吓人的东西,越要小心翼翼的藏起来。

    只是他自己心里,却仍是难免好奇。

    于是,六七岁的小男孩,吃馒头吃到撑得肚子疼,却什么都顾不上,只是跑到河边,对着清澈的河水,反复地盯着自己的眼睛看个不住,然后,他开始揉搓自己的眉心,似乎是想要把那里的皮肤搓烂掉,让自己的第三只眼睛露出来。

    但毫无疑问,他失败了。

    皮肤被搓得通红、发肿,后来疼了好几天,他仍然没有看到自己的第三只眼睛——后来逐渐长大之后,他才明白,一个人的眼睛,能看到什么东西,能看到多少东西,并不是由眼睛数量来决定的。

    …………

    那是青山掩映之下的一片河谷地。

    在大山深处平静流淌的滟河,只有约莫十几丈宽,正好自一大片已经蔚然成势的屋舍与城寨中穿流而过。

    站在此山的半山腰向下俯瞰,已经可以看清那城寨里的人的活动。

    那里有男男女女,亦有老弱妇孺。

    那看起来不像是一处打家劫舍的强盗窝,反而更像是大山深处某所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或者叫人间乐土。

    只是落在刘恒眼中,那约莫至少有百十户人家的山寨头顶,却有一团缥缈的青色雾气,在来回飘荡。

    下山之时,车马行进颇速。

    众人不久之前才刚刚转过山坳,却很快就已经到了那金虎寨的门前。

    镖队中人,此时已经纷纷紧张起来,不止停了谈笑,甚而还开始下意识地三五成群,分别聚拢在车队两侧。

    众人在山上看到山下城寨的时候,其实山下城寨的人,也已经注意到了镖队。

    等车马粼粼下了车、逼至寨前,那金虎寨的大门恰好便咯咯扎扎的打开了——寨门及墙垣,都并不高大。那寨门上头的小小城楼,也只堪堪距地两丈,仅能容两三人在上头观望成哨而已。

    距离金虎寨约莫百十步,行在最前头的胡春风忽然抬起右手,大声道:“停!”

    车队缓缓停下。

    那边寨门已经开启,许多人,手里拿着各式兵器,沉默却有序地从城寨里走出来。当先领头的一人,穿着一身玄青色大氅,中等身量,远远看去,约莫能有三四十岁——他的手里,没有拿任何兵器。

    这似乎是一个好兆头。

    胡春风忽地下马,把缰绳交给同时下马的副总镖头蒋兴,然后缓步走过去,同时大声道:“董兄,半年不见,风采依然呀!”

    刘恒身边的几个年轻人当时便瞪大了眼睛。

    “原来那人便是董袭!”他们轻声地议论了一句。

    远远看去,此人实在是貌不惊人。

    对面城寨里先后络绎而出约莫三十多人,此刻都已分列两边,在那董袭身后站住。却也有一个精壮汉子,缓步从寨门之内走出,紧紧地站到了他身旁。

    胡春风独自一人迈步前行,那边金虎寨众人,却无人迎上来。

    片刻后,那董袭忽然道:“胡兄,看在你我交往多年的份上,把那辆马车留下,你带着你的人和货过去,且从此之后,我金虎寨再不收你顺远镖局半个刀币,你可以随时从我这里安全通行,如何?”

    此言一出,胡春风的脚步立刻顿在了半途。

    而顺远镖局这边,很多人下意识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武器。

    然而这个时候,那董袭也好,胡春风也好,都早已不在刘恒的关注范围之内了。他的目光,只是直直地盯住站在董袭身后的那人。

    过往多年的经验,使他此时可以无比确定——

    这个人,是妖,非人。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