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四章 妖气

第三十四章 妖气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大堰山横亘在齐国西南境,使大野泽,以及大野泽周边数城,虽然归属于大齐王朝河阳郡治下,却俨然是一处域外飞地一般,几成孤悬。

    主要是大堰山不好走。

    此山说是山,却不是望云山那般诸峰竞秀,其实它是一片绵延广大的山区。它南北长约六七百里,北边窄,宽约莫二百多里,南边宽,约莫三四百里。

    山势如此,也使得大堰山南部一带,颇多高峰,而北部地方,虽也山势连绵不绝,道路崎岖难行,但却没有南边那样的奇峰。

    山中有一条古道,但自从那虎妖在大堰山中崛起、肆虐方圆,这古道一度几近废弛,虽近些年又逐渐有商旅车队从此路走,但仍然明显可以看得出这道路的荒僻——车队行在山中,两边山里虎啸猿啼时有入耳,令人走起来颇觉心惊胆战。

    这条路,顺山势百般蜿蜒,据说全程走下来,有约三百五十里路,才得出山。

    山内有一条河,发轫自大堰山南部,一路在山中奔流,至北部山区的时候,已渐成规模,后来这条河出了山,便改道东流,且一路收纳川泽细流,最终东注入海。这条河,被称为滟河。

    河阳郡治所河阳城,地处滟河之北,故称河阳。

    而这条滟河奔流至大堰山北部山区的时候,呈南北流向,贯通大堰山东西的路,正好在山中与之交叉——那水面上,有一座七百多年前修筑的石桥。

    而金虎寨的驻地,就在那里。

    顺远镖局那浩荡的车队,第二天下午时分就顺利地进入了这条古道,且一路几乎没有遇到同行之人。

    山中行路,虽有马匹可借脚力,却仍然不甚轻松。

    山外一日可行六十里,尚不觉疲累,进了山,一日只行四十里,却是人人疲累、马儿烦躁——进了山,道旁扎营歇晚,值夜就变得越发重要了些。

    只是有个情况颇为奇怪:进山第一天,大家就都发现,头顶赫然有人或御剑或乘纸鹤高高飞过,一天甚至看到了好几遭。而且随着入山愈深,那在半空中飞过的仙士非但没有减少,反而频率倒是越发高了些。

    众人皆觉骇怪。

    行至第三日,车队终于在山里碰到了一帮迎面而来的商旅。

    这帮人,却是从河阳来的。

    两队人马相遇时,天近午时,胡春风总镖头与对方攀谈一二,随后便索性喝令车队停下,略作休整。

    于是到了下午,一则惊人的消息,就在镖局的行路途中,传播了开来。

    据说显阳侯程氏,与羡侯郭氏,要开战啦!

    当代显阳侯程茂山,封大齐王朝武卫大将军,相传其出身大齐王朝第一仙家宗门的青阳宗,为仙门的嫡传弟子,自继任显阳侯,获封武卫大将军以来,一直都是大齐王朝的朝堂上最为强势的势力之一,他本人更被认为是大齐王朝朝堂之上最顶级的仙士,因此备受尊崇。

    只是据说年初时候,他似乎是遭到了什么人的偷袭,身受重伤,因此,显阳侯治下的显阳、河阳两郡,颇有些内外不安。

    羡侯郭子芳,治下沂阳郡,就在大齐王朝的正南方向,与西南的河阳郡毗邻。

    两人均是大齐王朝境内有数的列土封疆的重臣。

    然而据说最近两家忽然就起了龃龉,以至于闹到了要开战。

    据说显阳侯程茂山派人杀死了羡侯郭子芳的嫡次子,而郭子芳沿路追索刺客不得,已经出了大价钱,正满世界搜寻那刺客,甚至不惜突入了显阳侯治下的河阳郡境内,以此,大家都觉得,双方的大战已经是一触即发!

    听闻这个消息,众人皆惊。

    而那漫天飞过的仙士,似乎也一下子有了来路——他们想必应是羡侯郭子芳派出来搜寻刺客的。

    道理很简单:能把羡侯的嫡次子杀死,又岂会是寻常人等?

    大约也是仙人吧!

    如此一来,山路虽然依旧难行,但大家却忽然有了新的谈资,倒显得这路途都变得坦荡了许多。

    只是当日晚上值夜时,刘恒无意间发现,总镖头胡春风,和副总镖头蒋兴,似乎凑在一起正在商量什么,而据说一向亲如兄弟的两人,最后竟争吵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起来吃过早饭,胡春风特意跑到车队中间的那辆油壁车旁,问:“再有不足两日的路程,咱们就要到金虎寨了。在下不知姑娘作何打算,以在下看来,我们镖队之内有这么一辆油壁车,略有些突兀,因此在下想,是否可请姑娘弃了这车,略作乔装,以免生出些意外。”

    队伍出行多日来,这是胡春风第一次主动过去与那油壁车的主仆二人说话,因此众人本就好奇,听见胡春风总镖头的语气竟如此卑逊,众人又复大惊。

    然而胡春风话音方落,那车内已经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她淡淡地道:“不必了。”

    于是胡春风再无二话,倒退几步,喝令车队出发。

    第二天的下午时分,路过一座并不算太高的山峰时,镖队内有识途的老镖师便道:“转过山去,就要到金虎寨了!”

    而总镖头胡春风也特意骑着马兜转回来,把这长长的车队视察了一遍,更是边走边大声地吩咐着,“众人皆备好兵器,咱们能顺利过了金虎寨便罢,一旦事有不谐,万万要小心,不要着了对方的暗算。只是,在对方不曾显露踪迹之前,众人也不要鼓噪、妄动,只做无事坦然之状,一切听我号令!”

    众人闻言,自是轰然应诺。

    夹杂在人群中,刘恒也跟着答应了一声。

    只是,当山势一转,众人行过了那座山,眼见前方茂林深秀之处,已经可以看见极目处那玉带碧玺一般映着波光的滟河,与道路尽处那连绵一片的屋舍城寨的时候,刘恒的眼睛却突然一眯,眉头旋即便皱了起来。

    车马不停,众人各自又摸了摸收拾好的兵器,刘恒却是愣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旋即才又缓缓地吐出来。

    他觉得,今天这金虎寨,怕是未必好过了。

    那里,有妖气。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