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三章 金虎寨

第三十三章 金虎寨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深夜无聊,一帮年轻的小伙子聚在一起会聊起姑娘,更有甚者会大聊床笫之事,自然是很正常的,但刘恒无此经验,便只是一边在油灯下擦着自己选来的那把短刀,一边听他们在那边大肆吹嘘、互相攀比。

    然而大家毕竟是出门来走镖的,更何况这一趟的路途,着实是有些凶险,于是过足了嘴瘾之后,他们到底还是聊起接下来的事情。

    一说起这个,就不比刚才,大家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大起来。

    其中刘大虎的嗓门是最大的。

    他说:“我听人说起过,十余年前,望云山宗联合附近几郡的长君们会剿那只虎妖,那真是……据说漫山遍野都是飞剑与神鹤,遮天蔽日一般,那虎妖根本躲都没地方躲,最终被迫迎战,只是可惜,那厮盘踞山中百年,早已修成了道行,就连望云山宗的仙人们都奈何它不得,虽然最终还是重伤了它,但是据说也折损了不少力量,以至于功败垂成,只能坐视那虎妖继续躲在山里养伤,到现在,它更是已经养成了气候,已渐不可制啦!”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不以为意地接话道:“若是那虎妖出手,咱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连望云山宗的仙人们都奈何那孽畜不得,咱们又算什么?干脆把那……咳咳……把那美人儿往上一交,完事儿。咱们直接回家就好啦!”

    说到这里,那人摊着手,继续道:“但是据说那虎妖最近十几年已经几乎没人见过了,有人说它死了,我觉得应不至于,大概是上次被望云山宗的仙人们重伤,它还没恢复过来吧。据说它还躲在大堰山南边的那一片深山里养伤呢。咱们此行,难缠的不是它,害怕的也不是它,却是那金虎寨呀!”

    王振当时便接话道:“此言正是!”

    于是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议论起金虎寨来。

    这处寨子,刘恒做乞丐的时候,曾间或听旁人闲谈时聊起过,却也只是语焉不详,而当下刘大虎这些人,虽说很年轻,却毕竟是顺远镖局的家生子弟,自小就从长辈那里听过不知道多少故事,纵是自己不曾亲眼见过经过,说道起来,却到底还是比刘恒此前的道听途说,要详实真切多了。

    从他们的闲谈中,刘恒获知了许多此前不甚了解的信息。

    那金虎寨起的突然,据说是若干年前的某一天,忽然就建起来了,且很快就拉起了一帮人马——按说那大堰山里,虽有多年前留下的一条路,但自从那虎妖占据山中,敢从山里经过的人,就已经很少了,很多人客商旅,都是宁可继续往北绕行数百里,也不从那山里走的。在那里立寨把路,实在不是什么可以发财的好主意。但金虎寨却偏就这么做了。

    而且那山里的虎妖,居然默许了这样一支人类的力量在它的卧榻旁酣睡!

    这件事,近十年来令方圆千里方圆的人,都为之啧啧称奇。

    对于,外间有不少说法,有的说是那金虎寨里的人,本就是那虎妖的徒子徒孙,只是化成人形而已,还有的说,那金虎寨里的一帮歹人,为了能在大堰山里安身,已经投靠了虎妖,所谓为虎作伥者是也。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恒不知道,眼前这帮顺远镖局的年轻人们,显然也无从知道。

    只是听他们说,那金虎寨里的为首者,叫董袭。

    传言中,他是望云山宗的弃徒。

    也因此,据说他不但武功极高,而且还精通很多仙家法门。

    可想而知,对于绝大多数凡人来说,他在那里一站,就是一座高峰,等闲人是没能耐迈过去的。想从这大堰山里过,只有一个办法,交一笔买路钱!

    而据刘大虎他们说,这笔钱,顺远镖局是年年都交的。

    自武皇帝一去,天下复大乱,几十年间,武皇帝留下的这个天下,实在是不甚太平,因此不但鱼肉百姓者甚众,剪径的毛贼不少,行走天下的大盗层出不穷,就连那立寨称王、打家劫舍的强盗,也是多如牛毛一般。

    干镖局的每日里三山五岳处行走,总不能过一地战一场吧?

    纵是本事再大、人再多、再不怕死,这一路杀过去,怕是刀也要卷了刃——实际上,真有那个本事一路杀过去的,谁还干镖局呀!

    于是,镖局和山寨,渐渐就成了一家。

    山寨立住了,伏路把关,收的就是这份过路钱,吃得就是这碗强盗饭,镖局从这里过,大家不必厮杀,只需每年奉上孝敬,过路时再有些心意,山寨甚至会主动保护镖局的车队——普通商旅自然无此待遇。

    顺远镖局只是大野城这等乡野小邑里的一家小镖局,固然跟那些通衢大城里的大号镖局不好比,每年的生意却也不少,加之出了大野城往东走,不过百十里路就进大堰山,距离那金虎寨立寨之处,也不过二百多里路,为了不绕行更远,靡费时日与钱粮,每年给这金虎寨的孝敬,自然是不会少的。

    也因此,刘大虎他们讨论起金虎寨与那董袭其人来,固然是说得唾沫横飞,一个个英雄好汉得很,但其实到最后,大家却又都说:十之八九是起不了冲突的。

    听他们在那里说得热切,好像是恨不得那董袭这一趟能够出手,好让儿郎们趁此良机大显身手,刘恒却是忍不住心想:这大约就是镖局这一趟不走别处,偏要从大堰山里穿过的原因么?

    但这么想着,他很快又忍不住自嘲:自己连要护送的人是谁,为何这女子出行却要找镖局护送,还故意做出那么大的声势来假做运送货物,等等这些都不知道,却从哪里推断那胡春风总镖头的心思去?

    这么一想,他擦罢了短刀,挎上,起身道:“你们说话吧,我去院子里转一圈,虽说无甚危险,总镖头到底还是吩咐过的,一切都要倍加小心。”

    众人闻言嬉笑。

    有人道:“你倒是个认真的人,去吧!去吧!”

    却也有人调笑道:“纵是真有人夜里来劫镖,你出去,能顶了甚事?你要知道,不是手里拿了把刀就能杀人的!”

    众人闻言皆大笑。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