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七十七章 吾名刘恒

第七十七章 吾名刘恒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已不止一次杀人。

    或许是因为出身的关系,多年的乞讨生涯,使得他性格中有着足够多的隐忍和压制,他知道即便是有恶狗追着自己咬,只要它是有主的,那就绝不能把它打死,因为一旦那样,后果往往是自己以后将不能也不敢再涉足那一块地方去乞讨了。更有甚者,可能还会被主人家找到,一顿痛殴。

    但隐忍与压制之下,他性格里却还有锋利的一层。

    只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那些锋利和狠辣,会被表面的隐忍与低调牢牢地压制??,轻易的并不会展现出来。

    可一旦当他觉得忍无可忍,将那锋利露出来的时候 ,就一定是会见血的 。

    中间再不会存丝毫转圜的余地。

    比如当年他曾杀死的那几个恶乞,比如他曾杀死的那几个外地的人贩子。

    每一次,他总是尽可能的退让、隐忍 ,可一旦发现隐忍并不能解决问题,他总是会选择第一时间、选择一个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时机,直接出刀。

    务求一击毙命 。

    当他被郑九龙一巴掌抽在脸上之前的那一刻,他内心其实是有着许多的顾虑的,他觉得自己当前这种关起门来躲着修炼的状态,实在是好到不能再好,他并不想因为一时的鲁莽  ,而导致这样顺利妥当的进程被打断。

    他尤其不想因为一个郑九龙的关系 ,导致自己当下的进程,被当初那个废了自己的人知晓——他相信,以那一晚他所表现出的对自己的恨意来看,他肯定不会真的放任自己在大野城里自生自灭的,他一定有监视自己的办法。一旦本该是一个任人欺凌的废物的自己,却忽然再次表现出强大的杀人之力时,会惊动他,几乎是必然而不可避免的。

    但是,他就这么被人一巴掌抽在了脸上。

    一个臭名昭著的地痞恶霸!

    自己若无能时  ,哪怕恨到把牙齿咬断,也只能隐忍,但当时当下,刘恒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只要愿意,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他!

    而他又是真的该杀!

    忍无可忍的,便无需再忍!

    于是他忽然伸出手去,无比迅速且无比准确地一把掐住了郑九龙的脖子。

    这一股力量无比的大,郑九龙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一股窒息的感觉传来,下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刘恒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他的眼睛近乎不受控制地倏然瞪大,而下一个反应,便是脚下作势要踢过来——但刘恒的手臂只是忽然再次加了那么一丝丝力道,他立刻便觉窒息得越发严重,双腿登时便无力地垂了下来,只是抽搐般地做出无力的挣扎 。

    此时此刻,他心里的震惊,简直无以言表。

    但以他多年来摸爬滚打至今的经历,要在这一刻做出反应 ,实在是极快的,于是眼看反击不成,那种窒息的感觉似乎眨眼间便要将自己吞没一般,他看向刘恒的眼睛,立刻充满了哀求。

    刘恒的眼睛,微微地眯了一下。

    此时此刻,周围已经乱成了一团糟。

    刘恒的手微微放开了一些 。

    他想听听郑九龙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是有什么想做的。

    郑九龙的脸色已经涨成了猪肝一般的酱红色 。

    “住手!”

    得以稍稍喘息 ,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抬起手臂,制止了自己那些作势想要扑过来的手下。

    然后他看向刘恒,艰难地道:“放了我,我保证不再找你麻烦!”

    刘恒的眼睛眯了一下。

    然后,他很认真地道:“你过去做的事情,已经很值得被杀了!”

    郑九龙的手死命地抓住刘恒的手腕,感知着那只手钢铁一般的硬度,和几乎不容撼动分毫的力量 ,他说:“如果你杀了我,城主大人是不会饶了你的!我现在已经是为城主府做事了!放过我,你好我好!不然的话……”

    听他在这个时候还不忘了威胁自己,刘恒反而忍不住笑了笑,一松手 ,把他丢在了地上。

    甫得自由,郑九龙立刻捂着喉咙大声地咳嗽了起来,然后他拼命地大口喘气 。

    刘恒却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但片刻后,他扭头看向不远处那个手里拿着自己褡裢的人,伸手,道:“把我的东西给我!”

    那人嗫喏,看看刘恒,再看看趴在地上的郑九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但刘恒看着他,一眨不眨。

    而这个时候,郑九龙却仍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息,像一条匆忙间又跃回了水中、却已经濒死的鱼 。

    更关键的是,刚才的那一幕转变,实在是叫人惊诧之极!

    因为他们常年在下市内收取坐地税,而刘恒经常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过去卖鱼的缘故,他们对刘恒是并不陌生的,甚至过去也很知道自家九爷对此人的忌惮 ,但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上次跟着九爷一起打过这人之后,内心深处对此人的最后一丝忌惮和畏惧,也早已消失了。

    九爷从城主府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这个人已经废了!只要不杀了他 ,给他留一口气,那就随便怎么折腾都行。

    但是现在 ,他一出手就直接掐住了九爷的脖子,而以九爷那过人的身手 ,看上去竟似乎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这可不像是已经废了的样子!

    再联想到过去九爷对他的忌惮,那人只犹豫了片刻,便最终还是选择了怯生生地靠近来,把那褡裢还给了刘恒。

    然而没等他跑开去,却忽然觉得面前一花,下一刻,他发现刘恒竟是已经操刀在手,而低头看时 ,他发现,自己的刀没了。

    于是他愣在当地 ,一时间竟忘了跑。

    而这个时候,郑九龙已经站起身来,大步地跑开一段距离,这才站? ?,见刘恒持刀在手,他不由得面露冷笑,拧动着仍是不太舒服的脖子 ,道:“好!好得很!刘恒,你给老子等着!”

    说话间 ,他一招手,道:“走,去城主府!”

    但忽然,刘恒道:“别走了!”

    他愣了一下,回头看时 ,却发现刘恒竟是在一步之间,便已经到了自己身前。

    当下他立时满脸震惊之色。

    刘恒看着掌中刀,面朝四周围观的人群,大声道:“此人名叫郑九龙,自号九爷,专门坐地收税,欺压良善,不但臭名昭著,而且早已恶贯满盈。吾名刘恒,今日欲杀之,望众人知我姓名,告知城主府的时候,不要诬赖他人!”

    说完了,他扭头看向郑九龙。

    郑九龙惊讶地抬手指着他 ,“你……”

    刷的一下。

    刀如匹练 ,一击尽没。

    白刀子进去。

    红刀子出来。

    刘恒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郑九龙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出丝毫的反应。

    随后他的眼睛就瞪大了,一副不能置信的模样,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

    但很快,他的眼神就涣散了。

    刘恒丢了刀,转身向自己的身后走去。

    人群呼啦啦让开了一条通道。

    四周鸦雀无声 。

    一如当年他在长街之上击杀了那三个外地人贩子的那一回。

    那一次,也是观者如堵,也是鸦雀无声。

    在他身后,过了片刻,郑九龙的尸身砰然倒地。

    鲜血洇红了三寸之地。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