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七十五章 大龙

第七十五章 大龙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秋去冬来 。

    时令一入十月,气候很快就冷了下来。

    在整个九月份的后半段,刘恒基本上只忙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修炼  。

    除却了每日三餐之外 ,他其它的时间,几乎全部都在修炼。一是按照《观山海诀》的第一幅观想图 ,引导天地灵气入体,二是按照他自己琢磨出来的锻体方法,不断地把留存在体内的天地灵气给用光。

    他锻炼自己的手臂,锻炼自己的双腿,锻炼自己的腰腹 ,每次的修炼所得 ,他都会在第一时间把它们用掉。

    因为他发现,越是这样,自己在下次修炼的时候所获得的成果 ,就会越大!

    而与此同时,尽管自己的气血依然有限,但经历过多次的灵气的锻炼之后,他明显感觉自己的气力在缓慢地恢复中。

    于是,他周而复始不厌其烦地做这样的一个循环 。

    甚至昼夜无休。

    因为他发现,一旦沉浸在修炼之中,即便连续数日不眠不休,自己也并不会有丝毫精力疲惫的感觉。甚至每一次的修炼结束 ,都恍若一夜酣睡般神完气足 。

    他又不是什么贪图睡觉的人,见状便很果断地取消掉了自己的睡眠时间——半个月的时间内 ,他考虑到长期不睡是不是会对身体有所妨碍 ,还是找时间让自己睡了两次,但每次也就是一个多时辰就醒来 ,睡后的感觉,也并不比修炼结束时那种精神饱满的状态好到哪里去。

    于是再接下来,他的睡眠就被压缩到七八天睡一次的程度了。

    也正是因为了这样的刻苦,仅仅只是半个来月而已,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已经飞速地攀升——虽然对于自己到底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他内心其实并没有太清晰的概念 ,但至少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现在的自己,在将积蓄了一天的天地灵气运之全身的情况下,简直有若非人 。举凡力量、速度等等 ,都厉害到远非此前所能想象的程度。而这种状态,一天的积蓄,足够支撑近半个时辰!

    不得不说 ,任何的经验 ,都来自于大量的重复的实践。

    而最近半个月来频繁的实验,使得刘恒对于自己体内灵力的使用,有了许多独到的经验——简单来说就是,怎样才能把有限的灵气发挥出更大的效果!

    …………

    九月里发生的第二件事,就是老胡头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过来找刘恒喝了两次酒。每一次,他都是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据说周府的老夫人已届衰朽残年,老胡头说 ,老夫人就算是能挺过去这一关,接下来也不过就是一两年之间的事情了。

    刘恒问他为何不出手,帮她一把,老胡一个劲儿的摇头,黯然不语。

    酒多了时 ,他会说起周老夫人年轻时候的模样,说起那年才六七岁的小女孩救了自己一命的事情,说起自己对她的感恩,以至于为了她,他甘愿放弃修行,来到这人间,委身在她的家里做奴仆,并随她出嫁,发誓会一直护卫她到死。

    他说: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是七十年过去啦!

    有一次,他甚至已经是两眼泪花 。

    而且每一次走的时候,他都会有些脚步踉跄。

    其实酒并不多,他喝得也并不多 。

    …………

    九月里发生的第三件事,是在九月的最后一天 ,刘恒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憧憬,再一次打开了《观山海诀》。

    这一次,事实如他预想的最好的结果一样,那第二幅观想图几乎是浑不费力的,就已经进入了他的心海神识。

    可想而知,他心花怒放。

    但他不知道的是,同样是在九月,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正在发生,其中当然绝大多数与他并无干系,但其中还是有一些事情,与他密切相关的。

    其中甚至有些事情,直接或间接地决定着他将来的命运。

    …………

    观澜仙宗。

    袁自成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眉头紧锁,一头披散的长发无风自动,随后他整个人虚空地从蒲团上飘升起来,然后便直起身子,在房间内缓缓地踱起步子来。

    往大野城一行归来,他心满意足,自觉心障已去,眼看接下来定能突破一重关障,当时便对弟子门人们宣布了要闭关的消息 。

    最初一段时间,他的确是进展飞速,但最近这些日子,他却颇觉有些心神不宁。心中转过千般念头,他却又实在不知自己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没有处理好,并且值得担心 ,甚至能影响到自己的心念之稳定的。

    思来想去 ,略无所得,但心中的烦躁之意却仍是挥之不去。

    实在无奈,他不得不暂停了修炼,集中全副心神来,苦苦的思索。

    然而思索仍然毫无所得 。

    不得已,他信手招来身后案几上的一副玉骨,占卜起来。

    然而卦象扑朔迷离。

    这令他越发的心中迷惑且疑惧。

    他的卦一向都是极准极准的 ,几乎从不曾见过如此紊乱且模糊不清的卦象。

    熟思之,能让卦象呈现出这样一副情形的,在他看来大约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自己所担忧之事,已经事涉天机,远远超出了自己所能卜测的范畴,第二种,则是就在这模糊的卦象之中,其实已经显示出了自己想要和想知道的东西 ,只是自己却身在卦象之中,是以根本就无从窥探。

    医者不自治或许未必,但事若涉己卜不得,却肯定是天地至理了。

    由是他不由得迅速回想起自己上次卜得的那一副卦:当时的卦象上清楚地显示,齐国西南之地 ,有大龙要出 。

    然而,自己这一趟出行,显然已经毁掉了大龙。

    而且还是一条事先连自己都没有卜出的异乎寻常的大龙。

    那么,难道是自己当初还没有处理干净?那大龙并没有被自己扼杀?可若是如此的话 ,这卦象上没道理没有显示啊!

    偏偏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一些对自己极端不利的事情,正在发生。

    思来想去,他终是无奈地叹息一声,开口对着面前的虚空道:“明远 ,上殿来,为师有事情吩咐你去做!”

    既然心有隐忧,那就干脆派人去看一眼便是 。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