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二章 夜宿

第三十二章 夜宿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是的,刘恒曾经差一点死在大堰山。

    死在那只强大的虎妖手里。

    那是两年多以前的事,当时刘恒带着三个弟弟妹妹,才刚刚跑去打渔,已经能够吃上饱饭,甚至已经开始有些积蓄,但并不多。

    记得那是初夏的时候,三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就发起烧来,脸色烧得蜡黄,怎么都退不下去。兄弟几个吓坏了,刘恒背上她就往大野城里跑,路上兄弟们换着,一口气跑进了大野城。

    大夫初诊断,说是疟疾,下了方子抓了药,却最终根本就没能喂进嘴里,大夫再次诊断,说是无名恶疾,问怎么办,语焉不详。

    就这么一耽搁的工夫,眼看到了傍晚,三丫的小脸儿就已经开始泛白了,勉强灌下去几碗药,却似乎无一对症。眼看她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连眼睛都开始发直,大夫摇着头说:“背走吧,没救了!”

    刘恒当时差点直接拔刀杀了他。

    幸好他没那么冲动。

    他忍下来,背上三丫,跑到周府的后角门那里拍了门。

    好不容易等到老胡头出来,搭眼一看,都没诊,就直接说:“没救了。”

    当时刘恒咬着牙,看着他,说:“必须救!”

    老胡头很无奈,跟他说:“我又不是神仙!”但最终,他还是出了一个勉强算是办法的办法——据说深山老林隐蔽之处,偶然会生长一种特殊的草,叫金须草,这种草极其稀有难寻,市面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的卖,或许临淄城有人卖,却绝对是天价。刘恒如果能找来,他或可勉强试试给开个方子。

    刘恒二话不说,留下陈乐和刘章照顾三丫,自己转身回家,拎了一把柴刀,就直奔大堰山——老胡头说那金须草只长在深山老林里,而方圆数百里内,没有比大堰山更深的山、更老的林了。

    尽管他明知道那里住着一只凶名昭著的吊睛白额虎妖。

    他只凭双脚,一夜赶到,进了山。

    而且幸运的是,按照老胡头心不甘情不愿的指点,那金须草虽然的确是极其稀少难寻,但到底还是被刘恒找到了。

    只不过,他几乎是在那只老虎的鼻子底下找到的!

    那铺天盖地覆盖了方圆数十里的浓郁到令人几乎不敢呼吸的青色雾气,昭示着那虎妖的强大。

    而且刘恒还被它发现了。

    幸好他在发现了那金须草之后,就提前就给自己预留了求生的路。

    偷金须草之前,他先洗澡,然后把衣服藏起来,在山中的那处深潭边,用泥巴把自己糊满了全身,又等泥巴稍稍晾干些,这才出手去取草。

    于是,尽管还是被那虎妖给发现了,但这个障眼法,却最终救了他一条小命。

    也救了三丫一条小命。

    他躲在深潭底,躲过了那虎妖的暴起追踪,并最终带着几株金须草回来,让老胡头救了这丫头一命。

    结果等她好了一问,这丫头居然只是偷吃了几只蛇蛋。

    气得陈乐恨不得把她拖起来暴打一顿。

    不过,当事过多年,当时的惊吓感觉渐渐不复体会,这件事倒是逐渐成了兄妹们之间最好的玩笑了。

    当然也是最美好最甜蜜的回忆。

    以至于每每想到三丫那副低着头不敢说话,却最终还是在两个哥哥的逼视下,嗫喏着说,“大黄上午衔回来几颗蛇蛋,我就煮了一下吃了”时的可爱样子,刘恒脸上都会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

    “哎,刘恒,笑什么呢?自己一个人笑,傻乎乎的!”

    李集只是一处小市镇,虽处在进出大堰山的要道,但只要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这条路等闲并没有太多人敢走,因此镇上虽有两家客栈,但规模都不大,索性被顺远镖局的行镖队全包了下来。一边住大量的镖师、趟子手、停放更多的车马,另外一边则只是象征性地派了几个小年轻过去住。

    那辆油壁车的驭者和主人,也被“极不重视”的安排在了这边。

    因此,那边的镖师们甚至还要七八个人挤一张通铺,刘恒和刘大虎、王振他们七八个年轻后生反倒运气好,都捞到了两三个人一间的上房。

    他们住楼下,一共三间,那油壁车的主仆俩单独住进了楼上。

    于是到了晚上吃过饭,这帮年轻后生们就开始不安分地偷偷议论起来了:刚才进店的时候,不止一个人看见了,那油壁车内的女子虽然戴着帷帽,将整个上半身都遮住了,但只看那气质、身段,就知道定是一位窈窕淑女。

    虽然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女子应该就是大家这次兴师动众真正要保护的人,也可以毫不费力地猜出此女子只怕出身非同一般,多半是大家根本就没资格惦记的,但不惦记是可以的,一帮年轻人闲得蛋疼,又岂有个不讨论一番的道理?

    于是,各种猜测和臆断就都出来了。

    偏这个时候,他们几个人聚到这屋里来聊得热火朝天,那王振正说得兴奋,一扭头,正好看到刘恒脸上露出一副奇怪的笑容。

    于是就有了这一问。

    刘恒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面对众人的目光,他憨笑着,说:“没事,我就是忽然想起我妹妹来,我都好几个月没看见她了,也没见我那两个弟弟,就有点想他们,然后,我就想到我妹妹小时候做的那些傻事,就笑了……”

    “切!”

    “还以为你想什么呢!”

    大家纷纷露出失望的神色,不再理他。

    但这个时候,王振却忽然又问刘恒,“哎,刘恒,刚才你也看见了吧?那小娘子,身段可够美的吧?那小腰,那屁股……啧啧……惦记上了没?”

    刘恒嘿嘿一笑,摇头,“不惦记,配不上。”

    大家都嘿嘿地笑。

    与此同时,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原本只是沉默地在门口侍立的高大驭者,脸上忽然现出怒容来,拳头一下子就捏紧了。

    然而正背对着他坐在桌前执笔成书的女子却忽然轻笑一声,道:“好啦!离叔,这有什么可生气的,一帮年轻人,这才正常。”

    那被她称为“离叔”的高大驭者闻言松开拳头,重又低下头去,沉声道:“是,姑娘。”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