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七十三章 不过瘾

第七十三章 不过瘾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可以说,过去那么多年以来 ,从来没有哪一天、哪一刻,刘恒的心情是如此的光明和灿烂 ,这一刻,他甚至感觉自己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希望。

    但很快,当他还在那激动中沉醉 ,却察觉到自己的右臂开始酸痛起来。

    他那抓住缸沿的手臂,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

    缸内平静的水面顷刻间有细腻的涟漪层层荡开。

    而刘恒右臂与右手的那种酸痛感觉 ,也迅速蔓延并加剧了起来。

    感觉到自己手臂上的千斤巨力正在飞快地流失 ,他不得不从胜利的辉煌与光明中回过神来,小心地放下了水缸 。

    握拳,松拳,握拳,松拳。

    他能感觉到,的确是力气已经耗尽了。

    现在他的手臂有些微微的酸痛,他不确定这是自己刚才发力过猛,甚至超过了人类手臂力量的极限所导致的,还是单纯只是天地灵气使用过后留下的后遗症。

    他并不知道,如果有别的修炼者也像他这样子做的话,那后果会是什么——哪怕是一位已经完成了筑基的修炼者,只要他们敢这样去做,只怕也已经经脉爆裂而亡了。甚而即便是实力再高几个层次的,也会有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问题出现,非死即伤 。

    但刘恒只是感觉自己的右臂有些酸麻而已 。

    皮肤之下的筋骨、经脉、血管,有着些微的刺痛,如蚁行其中一般。

    当然 ,随着他放下水缸,手臂卸去了灵气的加持,那各种异样的感觉 ,很快就渐渐地消退了。

    是以他并没有拿这一点小小的异样当回事。

    他现在只是有些怅然若失的兴奋。

    兴奋当然是因为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修炼是有成果的,也就意味着无论快慢,至少修仙之路已经在自己面前打开了一道门缝,有刺目的阳光照在了身上 。

    而怅然若失则是因为……自己昨晚练了整整一晚,居然才只支撑了这么一小会儿。他感觉自己还没过瘾呢!

    一个饿极了的人,总是会显得有些过分的贪婪。

    刚从沙漠里走出来的人  ,会下意识地想要把肚子里灌满水。

    而现在的刘恒,迫切地希望自己浑身上下都有用不完的力气,希望自己的修炼能够一日千里,体内能够储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地灵气。

    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

    不过还好,虽然心有殷切之望,但刘恒并不是一个会轻易丧失理智的人。站在原地感慨片刻,他很快就想明白,知道自己的心理有些急躁了。

    事实上他并不是那种急于求成不顾一切的性子 ,一旦想明白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事实上,自己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当然,他一个独自摸索着修炼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哪怕是天资纵横、惊才绝艳之辈,修炼的又是如《观山海诀》这般来自蓬莱仙宗的最顶级的观想法门 ,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也是不会立刻就如他这样见到效果的。

    这世上绝大部分初初入门的修炼者,从遵照老师的指导开始修炼开始,即便天赋极佳、用功又极刻苦,也往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初初见到些微的成效。

    百川归纳,乃成江河。跬步相加,乃至千里。

    这世上越是宏伟之事,越需要日积月累之功,绝非可以一蹴而就的。

    而像刘恒这样,只修炼了一夜,且是第一夜,体内就已经可以留存天地灵气 ,甚而可以将那天地灵地调度出来使用,绝对是异常罕见的情况。

    …………

    天光正越来越亮,隔壁的程浩两口子已经起床,那程浩的浑家见刘恒呆呆地站在院子里 ,一会儿笑,一会儿摇头的,以为他出了什么问题 ,赶紧回房里,把程浩叫了出来 ,两口子就在隔壁的院子里,有些忐忑地看着这边的刘恒。

    而很快,刘恒就察觉到了他们,笑着道:“程哥放心,我没事,就是躺久了,出来走两步。”说完了 ,他转身走回屋子里去。

    …………

    刘恒知道自己已经找对了路 ,而且他知道接下来自己需要的是不断地勤加修炼,来积聚更多地天地灵气。

    但有个问题,他直到刚才都没有想明白 。

    为什么之前自己百般刻苦 ,修炼这《观山海诀》时却非但没有丝毫进益,反倒还弄得疲惫不堪,而到了现在,却又忽然可以了呢?

    他能想到的唯一的一个可能,当然就是来自于这前后自己身体的巨大变化。只是他有些想不通,难道自己被人打成了废人 ,反倒可以修炼了?

    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呢?

    现在,自己从小就天生的那所谓的“天灵之目” ,显然已经被毁掉了,因为老胡身上的妖气,自己现在已经根本就看不到了,而自己从小就显得比寻常孩子要敏捷许多的身体,现在也因为经脉的淤塞,算是废了大半。至于所谓的“凤凰真血”是不是也已经没了,刘恒倒是不太敢确定,也无从去验证和判断 。

    总之就是,自己身上原本的所有优势,已经几乎丧失殆尽 。

    但偏偏就是这样 ,自己居然可以修炼了!

    于是,不由得他不想起当日里在望云山宗入门测试的时候,那位仙师给出的那个评价——漏壶!

    由是,他推导出一个连他自己都颇觉无理的解释,那就是,因为过去他身上存在着的天灵之目和凤凰真血等这些东西,都是对人的精血、气力等等 ,有着极强的吸纳能力的 ,而且因为他们的强大和特殊 ,他们对天地灵气的需求和争夺,也远非普通的修炼进度所能满足,所以,这就导致自己变成了一个“漏壶” ,别管怎么修炼 ,所入都远远不足所出 。

    反倒是这些东西一朝被废 ,这一处灵力“流失”的通道,就等于是被堵死了,于是,自己再次修炼时 ,立刻就获得了成果。

    这个解释,乍一想觉得很有可能,但其实仔细想想,有一点它是说不通的 。

    若论血脉的力量,自己这个继承者 ,难道还能强过自己的祖父,也即当年的武皇帝吗?而别管是老胡的说法,还是黄先生的说法,当年的武皇帝,那可是凌驾于一切人或势力之上,让几乎所有人和所有妖都俯首帖耳的人物啊!

    鞭笞龙王,马踏神庙,岂是一个不能修炼的人能做到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