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三十章 油壁车

第三十章 油壁车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仔细想想,他却觉得既然在镖局里吃这一碗饭了,临时加派一个差事,自己也实在是不太好开口说不去。

    只是他觉得有点委屈了大黄。

    他们一人一狗,这才刚刚安顿下来,最近这些日子,大黄也已经渐渐习惯了自己整个白天都离家在外的情况,眼下却又要丢下它,一个人出远门了。

    镖局里拟定的日程是明日下午装货,后日一早启程,于是刘恒也没有多想,只是回去之后,归拢了一下家里的存粮,拿出一部分来,等到晚饭用过,便亲自登门到了隔壁,把小半口袋三合面奉上,说明来意,希望程浩夫妇能帮忙照看大黄些时日,“只求每日给些饼子、清水便好。”

    还承诺,“若有不足,待我回来,一定如数补足。”

    那程浩的浑家有些皱眉,但程浩却还是一口应了下来,只道是邻里之间互相照应,乃是分内之事,让刘恒尽快放心去。

    第二天刘恒到镖局里去,上午喂了马,吃过午饭便到镖局东侧的一处不小的院场里候着,这个时候,那院场里已经停了十余辆大车,接下来,他们一大群这次出行将充作趟子手的人到了不少,大家正在热火朝天地聊着这一趟的镖,那胡春雨已经过来,招呼大家去搬东西。

    不少人都有些纳罕:他们并未见有人送需要护送的货物来。

    刘恒也跟着大队人马去仓库里搬东西,但箱子一搬起来,他先就愣了一下。

    这箱子,实在是太轻了。

    当时就有人道:“副总镖头,这箱子怕不是空的吧?”

    胡春雨笑呵呵的,说出话来却带了些冷冽,“昨日便交待过,这次出镖,有些特殊,众人只管搬运、押送,不要多问,也不要多管,平安回来,好处自然少不了大家的。若有人对外胡乱泄露内情,不管几辈子的交情,可都要拿刀说话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旋即无人再问。

    当此时,刘恒就算是再傻,都明白事情的确是有些蹊跷了。

    更何况昨天胡春雨忽然派人通知自己这个负责喂马的仆役也充作趟子手时,刘恒就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于是,等到货物搬完,装了车,眼看十几辆大车,居然装满了空箱子,刘恒不由得蹙起眉头来。待众人稍散,他找到胡春雨,直言道:“副总镖头,我手边一件兵器也没有,这次出行,是否可以借我一件兵器防身?”

    胡春雨看着刘恒,笑了笑,道:“演武场旁边的武库里,你随便选!”

    于是刘恒心里一下子便确定了:这趟镖,怕是不易走。

    …………

    天近晚时,因为明天要早起出发,刘恒也奉命早早散了回家,就住在镖局内的众人,也各自散了回家。虽然镖局内有要求,出行之前不得饮酒,更不得聚众高会、饮酒作乐,但大家出行前还是习惯三人五人聚一聚,大喝一场。

    然而这个时候,几乎无人察觉的是,就在顺远镖局的侧面二门处,胡春风、胡春雨兄弟二人,及排名犹在胡春雨前面的副总镖头蒋兴,镖局内的三位总镖头,竟齐聚在此,似在等候什么人到来。

    夕阳西下,夜幕渐临。

    一辆青布帷幔的油壁车,缓缓驶到顺远镖局的二门门口。

    胡春风、蒋兴、胡春雨三人慌忙迎上去。

    那油壁车的车辕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笠的长大汉子。他双腿极长,此时停了马车,他顺势下来,冲顺远镖局的三位镖头拱了拱手,神态倨傲。

    此时车厢内却有一女子的声音忽然道:“小女子兵行险着,无奈至此,能否平安回家,就要看诸位的手段了。在此,小女子先行谢过了。”

    这声音清脆朗然,叫人一听便知绝非寻常人家女子。

    而此时,她虽未下车,那胡春风等三人听了这话,却仍是赶紧躬身施礼,胡春风当头,回答道:“能护送侯女回家,乃小人等的荣幸,不敢当谢。”

    车厢内女子闻言,并不准备更多客套,当时便只是道:“进去吧!”

    于是那驾车的长大汉子重新坐到车辕上,从头到尾更无一话,手中鞭子轻点枣红马,那马顿时启动,拉着车子入门。

    早在刚才说话时,胡春风等人就已经避到了门左。

    此时车马入内,三人只是弯腰拱手,却也抬头也不敢。

    这个时候,在内门,胡春风早就已经派人安排好了内宅的妇女迎候,将车马直接迎到后宅歇息去了。

    等那马车走远,三人仍站在门口,回望门内。

    胡春雨一脸忧虑的样子,全无下午时候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的淡然态度。这时他扭头看了自己兄长一眼,道:“大哥,这一趟怕是不好走啊!”

    胡春风年纪较他长了不少,颌下留了一部长须。

    此时他摸着胡须沉思片刻,扭头看看自己弟弟,再看看自己的左膀右臂蒋兴,见他们脸上都是忧愁之色,自己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可是也推却不得呀!”

    顿了顿,他道:“这是城主府派下来的差事,若我等敢不答应,不要说其父显阳侯一旦得知,会怎么料理咱们了,便是城主府那里,怕是也没有好果子吃啊!要知道,咱们大野城虽然地处僻远,只是小邑,却到底还是显阳侯治下的!”

    说话间,他扭头看向蒋兴。

    此时却听蒋兴忽然道:“接下这个差事,自然是无话可说,也无处可躲的。我只是在疑惑,堂堂显阳侯侯女,而且似乎就是那位传说中早已总揽家政的长侯女,怎么会忽然跑到咱们大野城这种小地方来的?”

    “而且,大野城乃是其父治下之邑,她在这里行走,即便不带几个随从,又为何要如此的小心翼翼,藏头露尾?甚至要回家,都不敢由城主府派人护送,竟是不得不让咱们假借行镖的名义,悄悄地把她送回去?”

    “又有,她方才所说,兵行险着……是什么意思?”

    镖局的二门门口,三位总镖头站在那里,都是一脸的狐疑。

    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这趟差事所由何来。

    但是,他们又不敢问。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