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七十章 我誓杀汝!

第七十章 我誓杀汝!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真的去帮工了。

    不收钱的那种。

    黄大元要跟着一起去,但刘恒坚决拒绝了。并且在他跟着程浩出去了三次之后,正式跟黄大元聊起了这件事。

    刘恒说:“我已经好了,我能自己照顾自己 。你该回去继续读书,不该把时间耽搁在我这里。”

    黄大元说不过他,只好在第二天早上,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大野城。

    而刘恒也就算正式成了程浩的学徒 。

    程浩的活儿其实很简单 。

    磨刀、磨剪子、修木桶、补锅,等等无论哪一样,其实都不是什么太过复杂的事情,但都需要耐心和细心。

    干这一行,程浩的确是大野城周边一带最好的手艺人。

    只是手艺再好,也挣不了太多钱 。

    不过刘恒不在乎,他现在心甘情愿一个钱都不挣 ,只想让自己活动起来。

    最初几天,他咬着牙非要挑担子,但每次都是走不多远就已经喘得不成样子 ,于是最终,在程浩的劝说下 ,他只得暂时放弃这个挑战。但是他的确会磨刀、磨剪子这些事情,而且磨得一点都不比程浩差。

    就连修木桶、补锅这种活儿,他也是看了两例就基本上学会了,试着接了一个活儿,做得很漂亮,让程浩忍不住连声夸他真聪明。

    后来的一天,程浩很认真地教给他,应该怎么磨镜子。

    普通人家,当然是用不起铜镜的,但他们走街串巷、过坊走村的,多少总能遇到有人家的铜镜需要洗磨,这就是个技术活儿了。

    程浩做的很认真,刘恒看得也很认真。

    而这显然比研究怎么杀人要容易多了。

    于是,刘恒再次一学就会 。

    程浩仍旧是不吝夸奖,丝毫都不在意多了一个手艺人之后,就会多一个人跟他争饭碗。而手里拿着自己磨好的铜镜认真地打量,看着那巨细靡遗的镜面上的自己的脸,刘恒笑得前所未有的灿烂 。

    …………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

    当刘恒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跟在程浩身边足足半个多月了 。

    他学会了很多东西,认识了很多此前没有去过的街巷和村落,还认识了很多的各种各样的人。而因为有了他的加入,最近一段时间 ,他们干活更快了,也就能在一天之内转更多的地方,接更多的活儿,程浩每天的收入 ,也增长了不少 。

    他们做活的时候,总会有街坊过来闲聊。

    三升谷子二斤米,谁家兄弟俩因为分家打架了,谁家婆婆刁毒,不给儿媳妇饭吃 ,谁家小子不学好,半夜翻墙去人家寡妇院子里敲窗户……

    甚至不少人见程浩带着个陌生面孔,会反复打听这小伙子是谁,听说是程浩的一个表弟,家里已经没有别人,单一口过日子 ,不少媳妇婆子就觉得这后生长得好看又精壮,笑起来又那么憨厚,还存了招赘的心思。

    与打渔的时候每日里提心吊胆不同,与走镖时随时都可能刀口舔血也不同 ,这样的日子云淡风轻、家长里短。

    没有什么大的前景可期,也谈不上什么未来,但却让刘恒感觉非常充实。甚至有些时候他会觉得,或许自己注定了就是个手艺人也说不定 。

    谁说定了前朝帝王,下一代人就不能做个街头磨镜的手艺人了?

    反正刘恒觉得自己很快活。

    每天都很累,每天回去之后,甚至都没有什么想事情的心思 ,但胡乱吃些东西倒头就睡,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只有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房顶,才会认真地想起自己当下的处境。他知道 ,即便是这样一个走街串巷的手艺人 ,他只怕也做不了多久的——因为有人要让他变成乞丐。

    但是 ,没关系 。

    我还活着。

    …………

    是的 ,我还活着 。

    尽管活得痛苦,活得近乎看不到一点光。

    活得已经没有了未来。

    但我还活着。

    我要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吗?像一个逃避的懦夫?

    我要继续这样的苟延残喘下去吗?像那些讨不到饭就躺在那里睡觉,讨到了饭就躺下捉虱子的乞丐?

    不!

    我做过乞丐,但我绝不再做乞丐!

    尽管前路已经几乎看不到一丁点的光亮,但我既然活着,那我就是我!

    我曾一次次从死亡的边缘爬回来,我曾经历过无尽的黑暗,我的未来,不止是现在才看不到一点光,它几乎从来都没有过光。

    但我从不曾退却。

    这一次 ,也不会!

    我只要活一天 ,就要认真的活一天。

    我只要还没死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的腰就会是笔直的。

    我看不到光亮 ,但我的眼睛并没有瞎,或许只是因为此时我身处在一个没有光的地窟里,我只是需要向上攀爬,寻找出口而已 。

    攀爬!攀爬!攀爬!

    可能我只需要再多坚持一刻 ,可能我只需要再多向上攀爬一点点,我面前的这个世界,就将会是天下大白。

    太阳照耀万界!

    太阳终会照耀我!

    …………

    但这样快活的日子,刘恒只过了二十一天。

    那天傍晚,他和程浩一起擦着黑回到巷子 ,却在巷子门口,被一帮人堵了道。

    远远地就已经感觉不对劲,一大群足足十几个精壮汉子站在巷子口,一看就知道是有事 。等走近了,刘恒一眼就看到了郑九龙  。

    大野城里最著名的地痞恶霸。

    但刘恒很冷静。

    当一大群人看见刘恒和程浩,呼呼啦啦的围过来,吓得一大群街坊都远远地躲开看着而不敢靠近来的时候,刘恒一脸平静地拉住吓得几乎要跑的程浩,远远地对郑九龙道:“你们是来找我的吧?跟他无关,让他走吧!”

    然后,他对程浩道:“程大哥,谢谢你啦!不过以后,我就不能跟着你学手艺了!你回家吧,回去,嫂子还等着你吃饭呢!”

    程浩一脸莫名的恐惧,眼里满是犹豫和挣扎。

    但这样硬抗一帮地痞恶霸的事情,对他这个小手艺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为难了一些 。刘恒故意恶狠狠地道:“还不快滚!”

    郑九龙已经走过来 ,瞥了刘恒一眼,然后看向一脸怯懦的程浩。

    这样的小手艺人,以后也会被纳入他收钱的范畴的。

    于是他歪歪头,道:“滚吧!”

    程浩犹豫了一下,但最终 ,他还是挑着担子,从众人闪出来的一条小过道里,快步地离开了。一直到走出去之后,他才敢回头看。

    一脸焦急与无奈。

    而这个时候,郑九龙已经走到刘恒面前,脸上带着狞笑 ,道:“刘恒。咱们好久不见了。我终于又看见你了!”

    刘恒笑了笑,没说话。

    有些轻蔑 。

    郑九龙皱了皱眉头,说:“怎么?瞧不起我?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刘恒?你以为现在我还会怕你?呵呵……也不对,你九爷我以前只是让着你,你是不是就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了?”

    刘恒面露冷笑 。

    但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郑九龙忽然飞起一脚踹在他胸口,将他直直地踹飞出去足足丈余 ,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

    刘恒爬起来 ,看着他。

    郑九龙走过去,一拳狠狠地打过去。

    刘恒的身子被他打得往一边趔趄了一下才又站稳。

    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他仍旧只是冷冷地看着郑九龙 ,道:“只敢打 ,不敢杀了我,对吧?”

    郑九龙闻言脚步一顿。

    刘恒笑了 。

    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睛紧紧地盯着郑九龙,道:“让他们一起上吧,不就是想把我打一顿,把我踩到泥里吗?来吧!”

    郑九龙拧着眉毛看着刘恒,狞笑着,摇头叹息,“你他妈还真是硬气呀!真以为老子不敢弄死你?你不是挺厉害吗?来呀,单对单,看老子怎么弄死你的!”

    刘恒冷笑一声。

    但马上就是一拳,捣在了他的下腹。

    这一下,刘恒痛得当时就像虾米一样弯下了腰。

    紧接着就是拳脚相加。

    每一下,郑九龙都用尽全力打出去 。

    若在一个月之前,刘恒哪怕手无寸铁,光凭拳脚,早也把郑九龙打翻在地了 ,但现在,他却连丝毫的还手之力都没有。

    “看不起老子?你他妈看不起老子!老子弄死你!”

    …………

    终于,连郑九龙自己都不知道打出去多少下,刘恒已经被他打得萎顿在地,他终于觉得有点累了,气喘吁吁的 ,这才在死命地又踹了一脚之后,停下了。

    城主府里传出来的消息,刘恒得罪了一位大仙人,是那种挥一挥手都能轻而易举地震动整个大齐王朝的真正的大仙人 。

    那天晚上,大野城里漫天闪电,大家都见了。

    刘恒已经被废了。

    虽然据说那仙人留下话来,刘恒不许死,但他同时还说了:刘恒接下来的这辈子,只许讨饭!

    这样的一个刘恒,自然是再也没有任何可以让他为之畏惧的地方了。

    但过了一会儿,明明已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刘恒,却居然又扶着墙硬是直起身来,然后,他突然一口血水吐到了郑九龙脸上。

    “我一定会杀了你!”

    郑九龙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并很快又狞笑起来,“行,你有种!真他妈有种!那你九爷我可就等着了!”

    说完了,他后退两步 ,挥手,“给我打!”

    …………

    那一夜,刘恒爬回自己家的时候,一身是伤。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