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九章 日子

第二十九章 日子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这世上真的有真气吗?

    刘恒知道,应该是有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并不是因为孙孝正老爷子说的那些话的缘故,自然也不是因为周家副总管老胡头的缘故,主要是刘恒清楚地知道,这世上有一处地方,叫做神庙,它的地位至高无上。而在神庙的庙堂里,一共供飨着三十六位上古大贤,其中就有两个人,都是公认的一代武学宗师。

    换言之,他们都是不修仙法而习武道,并因为强横的真气,成为一代人杰,并最终得以配列三十六先贤之位的。

    那真气当然是存在的了!

    至少是曾经存在过。

    那么,现在这世上还有修炼真气之术的人吗?

    刘恒无从得知。

    不过一个下午的畅谈之后,还是让他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不管孙孝正老爷子是出于什么想法,才跟自己说了那么多的,但至少,让他这么一梳理,刘恒心里对于习武,乃至于修仙的观察和理解,都有了一个此前不曾有过的高度。而且,真气……这至少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只是,第二天喂完了马,他仍旧跑去演武场看人站桩、打拳。

    老孙头气得翻白眼,骂他没出息。

    但刘恒觉得,花架子虽然是花架子,许对于杀人并无用处,但一代代的武学传承,其实是有有赖于这些花架子的,那就证明,这些花架子绝非没有用处。

    尽管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老爷子说自己那一身从厮杀中自己摸索出来的杀人之技,尽管无招无式,而且连名字也没有,其实却是真正犀利的武学这个观点,刘恒早已通过一次次的试验得到了验证,且自己也确信不疑了。

    …………

    日子就这样渐渐平淡下来。

    刘恒觉得自己不知不觉间,好像又回到了兄妹几个当初打渔的那段日子——他每天喂狗、喂马、刷马、看人站桩打把势,自己瞎寻思。

    日子安稳,波澜不惊。

    就连睡觉都要比前些天安稳了许多。

    镖局里每个月开给他五百钱,他算着日子,全部都花出去。

    给自己添了一身行头还是另外的,主要是给自己和大黄买吃的,甚至偶尔还敢带着它到巷子口的早餐摊子去吃一顿肉包子。

    这可有些不像平常的他。

    但渐渐的,他真的是重又快活起来。

    他喜欢这样的平静的、安逸的生活。

    他时常觉得自己心里是有大志向的,因而偶尔会鄙夷贪于安乐的自己,但那也仅仅只是偶尔而已。

    他有时候会特别想要成为自己内心深处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比如,成为一个英雄。

    原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个能缩地成寸、举手投足间崩山填海的大神仙,后来发现自己没有天赋,他又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真气强横到连神仙都为之避让的超强武者——无论如何,很强大就是了!

    强大到近乎无人能敌最好!

    然后,他要行走天下,为民除害,伸张正义,除暴安良!

    成为一个在关键时刻总会挺身而出、拯救万民于水火的大英雄!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这种能力,至少是有这种潜力的。

    而且他觉得,自己这么些年讨饭、挨饿受冻的一路过来,居然没有死,想必上天一定是给自己安排了这样的人生宿命的。

    不然自己真的是无数次都该死掉才对的。

    但是更多的时候,他端起一碗白面汤饼,闻着那白面的香气,他蹲在门口看着大黄咔咔的吃东西,他喂马的时候偷偷给某一匹自己特别喜欢的马偷偷加一把精料,看着它冲自己打个响鼻,乃至于辛劳一天回到家里冲个凉之后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他都会觉得自己已经很快乐了。

    是的,他觉得自己的确就是那么的贪图安逸。

    人生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平稳安逸的机会,他就很愿意老老实实地待下来,并愿它从此不再转动,只如此持续下去就好。

    但梦想却一直都在。

    …………

    又是一天的下午,刘恒吃过午饭,给马槽里添了清水,然后便再次来到演武场上,来看人家的“花架子”。

    但这一次,有些奇怪,演武场里人倒是依然有,但全连一个练功的都没有,大家只是聚在一起,一个个都是一脸兴奋的模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刘恒有些茫然无措。

    他是来看大家练功的,但大家都不练功。而且因为一贯的低调,其实他跟演武场上的这些人,顶多有点面熟,似乎也并不好过去问他们为什么今天不练。

    犹豫了一下,他转身回去,把情况跟老孙头一说,问他怎么回事。

    老孙头言简意赅,“要有大活了!”

    刘恒闻言恍然大悟。

    既然开的是镖局,那吃得当然就是这一行。尽管只要行镖必有危险,但镖局做的就是不惧危险、保护人财两安的活儿。而且对于镖局内的镖师、趟子手来说,每次有大活儿,往往意味着一笔远超平常短途护送的不菲收入。

    自然人人兴奋。

    对此,刘恒倒是无所谓的。

    进入镖局以来,到现在也快两个月了,他所见到的那演武场上的人,和这马厩里的马,几乎是一直都在轮换着的。

    今天这个走了,明天那个回来了,后天另外一个又走了。

    整个镖局的护镖,大致上是分成了三四班人马。

    甚至有好几次,镖局里的人手不太够,货物太多,就连刘恒都被叫过去搭把手,帮忙搬运东西货物上车、帮忙套车套马。

    每当这个时候,刘恒总是忍不住想起黄先生说的话。

    黄先生说:“这个天下,有哪里是安全的呢?”

    正是因为不安全,镖局的生意才会这样子的火爆。

    刘恒前脚刚回来,正听孙老头聊着一些走镖的事情,刘大虎和王振居然罕见地回来了。他们兴奋地说,总镖头做主接了一个大活儿,需要挺多人手,他们也去尝试着跟自己老爹磨过了,但关键时候,还要总镖头点头,他们才能搭上这一趟镖,就怕到时候总镖头想起惩罚还没到时候,会派人来问孙爷爷的意见,到时候求孙爷爷一定要网开一面,说几句好话。

    孙老头闻言只是冷哼,“好话?我哪里会说好话?”

    刘大虎和王振一口一个孙爷爷地叫着,百般讨好,孙老头只是不肯答应。

    却在这时候,竟真的有人过来了。

    刘大虎和王振两个人只以为是总镖头那边真的派人来询问自己两人的事情了,当下赶紧收了声,却是默默地冲孙老头儿拱手、弯腰、挤眉弄眼,一脸可怜的乞求相——刘恒一直就这么笑眯眯地在一边看着俩人耍宝。

    那人过来,却是看都没看刘大虎和王振两人,先是冲孙老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便转过来,看着刘恒,问:“你就是前些日子来镖局的刘恒吧?”

    刘恒愣了一下,赶紧点头,“正是小人。”

    那人似是很忙,因此并无丝毫的客气,直接道:“总镖头和副总镖头特意点名,这次的镖有点多,让你也扮成趟子手跟着一起出镖。”

    刘恒闻言愕然。

    刘大虎和王振闻言更是愕然。

    而孙老头却是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那人撂下话便走,走出两步去,却又停下,回身道:“对了,副总镖头说,如果你不愿意去,就让你去找他亲自说。”

    刘恒张了张嘴,又合上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