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章 恩义

第二章 恩义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市面上又渐渐平息下来。

    有人哀叹,有人咒骂,有人对着碎了一地的鸡蛋痛哭流涕。

    那可能是他的老母亲攒了半个月,差他拿来换成盐巴,甚或是一包可以续命的草药的——他不舍得扔,也并不嫌脏,只是恨不得把每一点流掉的鸡蛋都收集起来,但它们已经不可能换成钱了。

    下市很快就又重新熙攘起来。

    摩肩擦踵,大声叫卖,称斤论两,锱铢必较。

    刘恒终于缓缓地抬起头来。

    郑九龙和他的手下人,都已经走远了。

    十步开外有人在对着碎了一地的鸡蛋痛哭流涕。

    他看到自己的小妹妹一脸怜惜,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而二弟陈乐也似乎有些无心卖鱼,刚才的笑容早已收起,眼眸深处有着星火般压抑着的愤怒。

    刘恒站起身来,迅速吸引了陈乐和三丫的注意力。

    “哥。”

    他们叫他。

    三人身后的墙边,放着一个大大的陶罐,陶罐外面是根据它的体型特意编制的柳条背篓,罐口盖着一个草编的留了豁口的盖子。

    陶罐里装了很多水,很沉,但刘恒还是稳稳地一把捞起。

    陈乐搭了把手,刘恒顺利地把它背了起来。

    然后,他转过身来,说:“约莫一个时辰,我必回来。”

    对陈乐道:“看好摊子,莫要与人口角!”

    扭头看向三丫,他眼中有一抹宠溺,又有些无奈,但还是说:“不要给他太多。行善不论斤两,多少帮一些,不过尽些心意。”

    两人都乖巧地点头答应。

    说过这些话,刘恒背着大大的背篓,转身走向下市的门口。

    出了下市,沿着宽阔的街道一路向北,过三个街口之后,折向东,再走两个街口,就进入了大野城的权贵之家们聚集居住的北部城区了。

    刘恒的身材并不算高大,人亦显瘦弱,但脚步很快,饶是背着一大罐水,似乎也并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不过一炷香的工夫,他已经远远地看到了周家巷子口那一架高大气派的牌坊。

    并没有用什么稀罕的材料,基石用的是大堰山里随处可见的大青石,柱子用的是高大笔直的冠松,牌坊上绘五彩腾云,画工精致。正中间是四个刚直遒劲的大字——仙家门第。

    整个大野城里,有资格在自家宅第外立这样一道牌坊的人家,只有四家。

    路过那牌坊下的时候,刘恒再一次下意识地停步,抬头上望,看着“仙家门第”那四个大字!

    阳光有些刺眼。

    他抿着嘴,眉峰蹙起,眼睛亦微微眯着。

    好一阵子,他才收回目光,继续沉默地快速前行。

    这条街道里,就只有周家这一户。

    五间五架的大门巍峨雄壮,大门左侧下马桩、下马石磨得圆滑锃亮,右侧一匹跃马石雕嘶吼奔腾,似在诉说着主人家的英雄过往。

    远远地看着周家的大门,不经意间,往事便倏然回到心头。

    回头想想,当年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九个年头了。

    但别管多久,对于刘恒来说,依然历历在目。

    记得那年冬天真的是很冷,而他那身单薄的布袍不但缺了一条袖子,只能赤着一条膀子,后摆也不知何时已经缺了一块,连半边屁股都露在外面。

    那年的那场大雪,下了足足一天一夜,他唯一剩下的资产,除了那身其实已经什么都挡不住的衣服之外,就只剩下城角一处倾塌了大半、只剩些许屋角可供栖身的废弃的无主宅第,和怀里的一蓬干草。

    然而,大雪过后,两个强壮些的乞丐发现了那里,一阵拳脚,把想要誓死捍卫自己最后一点生存权利的刘恒直接打昏了,像条死狗一样丢了出去。

    最终,他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带着无比的屈辱,和预知到自己或将很快死去的悲哀,在两个强壮的乞丐冻到发抖的讥笑声中,一瘸一拐地离开了那里。

    他也的确是差一点就死在大街上,成为那年冬天大野城里多达数十个的“路倒儿”之中的一个。

    但幸运的是,半生半死之间,已经被冻饿到几乎不辨方向的他,无意之下冲撞了正要外出雪猎的周家大公子的马队。

    周家公子刚开始有些不悦,但看到刘恒的凄惨模样之后,尤其是见他一副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的样子,一时间发了善心,命手下人把刘恒架起来,送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包子铺里,给他买了四个热包子,还让店家给他端了一碗热汤。

    就是那四个包子,和那碗热汤,让刘恒硬是熬过了那个最冷的冬天。

    命贱的人,命就是那么硬。

    稍有一线生机,就绝不肯轻易死去。

    而自那之后,每年大年初一的早上,他都会到周家门前来磕三个头。

    磕个头,喊一声,“谢谢公子爷活命之恩!”

    再磕个头,喊一声,“小人给您磕头了!”

    再磕个头,喊一声,“您新春大吉,年年吉利,长命百岁!”

    然后不等周家打赏,起身就走。

    后来,他逐年长大,再苦再难,都难不过那年的冬天了,再后来,他渐次遇到了几个跟当年的他差不多的小乞丐,他和他们差不多,都是被那些大乞丐们欺负的对象,而那个时候,尽管打不过,但他已经开始敢于跟他们打。

    于是,他成了其中几个小乞丐的大哥。

    他带他们乞讨,他带他们捡剩菜叶,他带他们给人送信,换几个脚力钱买吃食,他带他们打架,打得头破血流,只为了争夺继续乞讨的权力,只为了争夺在某座破庙的已经倒塌的神祗旁睡一觉的权力。

    三年前,他不知道自己几岁,或许是十四岁,也或许是十五岁,还或许是十三岁,他决定不再做乞丐。

    城外三十八里,就是大野泽,那里水域数百里,有数之不尽的鸟兽鱼鳖,抓到手里烤熟了就能吃,不烤熟也能吃。

    人们都畏惧那大野泽里的妖怪,没人敢去打鱼,但他不怕。

    于是,他带着自己的三个弟妹一起,用一杆鱼叉,半幅破网,和一条被丢在大野泽旁废弃多年、只剩船帮的破船,成了大野泽周边唯一的渔夫。

    自那之后,每次九死一生的下水捕鱼,不管收获几何,他一定会选出最大最好的一条鱼,活养着,三十八里路背到大野城里去,送到周家。

    不要钱。

    给了鱼,扭头就走。

    一次又一次。

    …………

    过了周家大门再往前,走到巷道尽头左转,约百二十步,是周家的小门。

    大门开,主人进出,客人往来。

    小门开,仆从、差役、奴婢、车马,由此出入。

    老胡头又在门里头跟人下象棋。

    他正杀得性起,不管不顾,刘恒也不急,自己卸下背篓来,就蹲在一边看两个人下棋。半盏茶的工夫,老胡头就又输了。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看着棋盘,嘴里咕哝有声,摸摸索索地打从怀里掏出两个铜钱来,丢给对面那个周家家丁打扮的人,然后才扭头看到刘恒。

    他眼睛斜着,“又来送鱼?你是不是傻?”

    刘恒笑着,不说话。

    那笑容里,有着穷人特有的憨厚与腼腆。

    老胡头一脸的怒其不争,“自己拼死拼活打来几条鱼,去换了钱养你那弟弟妹妹不好?给自己添身衣裳不好?非要填到这里来?周家有多大,每顿饭得多少钱的开支,稀罕你这一条鱼?你知道你辛辛苦苦几十里地背来的这条鱼,到最后会落到猫嘴里还是狗嘴里?”

    刘恒继续憨笑,似乎并没有开口反驳的意思。

    直到被老胡头盯了好半刻,他才无奈地开口,笑着说:“我只是想叫人都知道,做好事,做好人,就总有好报给他。哪怕只是一条鱼。”

    老胡头面露讥笑,说:“傻子!”

    但他还是安排人带着刘恒去厨上送鱼,且叮嘱他:“回来一定要陪我下一盘!”

    刘恒却只是摇头,憨笑着说:“赌钱的,我不赌。”

    但送完了鱼背着空罐回来,他还是被老胡头拉住了,直到老胡头答应,无论输赢,都不赌钱,他这才在老胡头的对面坐下。

    老胡头下棋,风格极其锐利,看起来像个十几二十岁的少年人,反倒是刘恒这个不足二十岁的真正少年人,下起棋来畏畏缩缩,让老胡头极为不屑。

    他说:“你不该叫我胡爷爷,该我叫你刘爷爷。……跟个老头子似的!都说了不赌钱,不赌钱!痛快点儿!”

    刘恒闻言却只是笑,并不受他的激。

    棋盘的局面一如既往,老胡头一上来就威风八面,而刘恒则是从一开始就步步为营又步步退却,让老胡头每个子都吃得无比艰难。

    然而,其实也不过一盏茶的工夫罢了,老胡头就赢了。

    于是他心怀大畅,老气横秋地点评说:“你虽然傻里傻气,但棋下得还不错。”

    周围看棋的几个周家家丁并不顾忌老胡头副总管的身份,反而纷纷起哄,说胡爷爷你连刘恒让你都看不出来。

    于是老胡头气得大骂。

    刘恒仍旧只是傻乎乎地笑笑,却从怀里掏出两个铜钱来,说:“胡爷爷,这不是我输的,这是我请你喝口酒!”

    老胡头不屑地瞥他一眼,把钱接过来,嘴里说着,“俩铜钱够买什么酒?”,却美滋滋地塞到自己怀里。

    这时刘恒拿起背篓要走了,老胡头却也忽然站起身来,吩咐说:“想起有些事情要做,你们看好门。”然后跟刘恒一起并肩走出了门来。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