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九章 活着

第六十九章 活着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起得很早。

    他最近很喜欢坐在院子里 ,看着太阳一点点的升起来,看着天地一点点的亮起来 ,听着这个世界从寂静无声,到喧闹不已。

    现在的早上 ,秋深露重 ,已带着一丝寒意,但他浑然不觉。

    黄大元做好了早饭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 ,正看见刘恒依然坐在那里发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他似乎一动都没动。

    隔壁的程浩已经吃罢了早饭,正在最后检查自己的挑子。

    黄大元叫刘恒吃饭,刘恒却没有丝毫回应,反倒是隔壁院子里的程浩,笑呵呵地问:“大元做了什么好吃的呀?”

    黄大元憨憨地笑着回答他,“热了三合面的饼子,烧了些疙瘩汤 。”

    于是程浩就夸他,“呦,大元最近越来越厉害了,啥都会做了!”

    黄大元又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在家里时,都是奶奶做饭的,来到这里照顾刘恒 ,才在程浩浑家的指点下,学会了做一点最简单的饭 。

    十三四岁的大男孩,尤其是黄大元这样不经世事的,心思不免要单纯了些,心里欢喜,脸上就看得出来。

    他看着程浩的扁担挑子,问他:“程大哥 ,你平常都早出晚归的 ,都是做什么呀?就是给人磨剪子吗?”

    程浩闻言笑起来 。

    黄大元来到这里陪着刘恒的这些天,程浩虽然与他打的交道不多,但他却从自己浑家那里听过不少这个小伙子的事儿。

    十三四岁的小伙子,长这么高、这么大的块头,人又踏实憨厚,实在是叫人看着就觉欢喜,再没有不喜欢他的道理。

    尤其是 ,掐着年头算一算,他们那被拐子拐走的儿子,若是还在身边的话 ,长到现在 ,也已经十二岁了。

    看见黄大元 ,两口子虽然嘴上都不说,但心里未尝不会去想:如果我儿子还在就好了!

    这个时候,程浩微微抬头看着黄大元,笑得有些说不出的慈祥,说:“我能做的事儿多啦!补锅、补碗、磨刀、磨斧子、磨剪子、磨镜子、修桶,等等吧,很多事情我都做。不是我吹,我的手艺在咱们大野城周边这一带,那是最好的!多少人家家里东西坏了,都不让别人修补,等着我去了,找我!”

    说着,他有些得意地笑起来。

    黄大元也憨憨地笑,说:“程大哥你真厉害,会的真多!”

    程浩笑着,说:“赚钱养家嘛,不会也得学会,还得干得好才成!人呐 ,活着不就是为了干活吗?干活,挣钱 ,吃饭,这就是活着!”

    这时候 ,程浩的浑家似是已经收拾完厨灶,也走出来了。这一次,她倒是没像往常一样驱赶着自家男人出门,也站在院子里,仰着头,看着黄大元 。

    黄大元看见她 ,就有点不太敢说话了,但很快,他忽然想起刘恒来,于是伸手一指坐在那里发呆的刘恒,一脸骄傲地说:“对了,我刘恒哥也什么都会的,他也会磨刀、磨剪子!这些年来我们家的刀钝了,剪子钝了,都是他给磨 。他还会打渔,也会钓鱼,还会撒网,他还还会做板凳,还能做船呢!他还带我进山打过柴,教给我怎么编套子抓山里的兔子!可是我不喜欢上山 ,山上树多石头多,爬山很累,还容易挂烂衣裳,回去我奶奶还得给我补。”

    说起这个来,他有些雀跃,也顾不得叫刘恒吃饭了 ,兴奋地说:“我最喜欢下水抓鱼了 ,我水性可好了!刘恒哥带着我,还有三姐姐他们,我们一起抓到过好多鱼,还有老鳖,鳝鱼。鳝鱼可好吃了!”

    程浩闻言不由笑起来,就连他浑家,此时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 。

    他们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小伙子了。

    憨直,踏实,又懂事。

    尤其是他们听孩子他爷爷亲口说的,这孩子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也是个可怜的 。这让他们两个加倍的喜欢他 。

    在他们看来,如果说黄大元是一碗清冽的井水,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解渴生凉的话,那么相比之下,他们的邻居刘恒,则像是根本看不到底的一潭浑水。

    此前无事的时候,他低调 ,沉默,却让人时刻都能从他身上感知到那种坚韧的愤怒 ,那种双手时刻握在刀柄上对周围所有人冷眼旁观的警惕与锐利。

    总感觉他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气息。

    当然,他现在也已经是一个可怜人了。

    …………

    程浩走后,刘恒和黄大元吃过了早饭,刘恒继续晒太阳,黄大元刷完了碗筷,也过来陪他坐下晒太阳。

    如果不出预料,两人又会并肩坐这么一个大上午。

    但今天,刘恒忽然主动开口说话了 。

    他问黄大元,“大元,你说 ,咱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黄大元有些愣,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陌生,也从来没有去考虑过的问题。

    但好不容易刘恒愿意开口跟他说话,他还是想了想,使劲地挠头皮 ,回答说:“活着……活着,我爷爷说,每个人活着,都是有他自己的使命的。有的人要治国安邦,有的人要追寻大道、探索天地间的道理 ,还有些人,就是要把书读好,明白事理,然后传给自己的后辈子孙,最好能传给周围的其他人。他说,读书的人越多,明白事理的人越多 ,这个世界就会越来越好。”

    刘恒定定地看着他,等他一番长篇大论说完了,他又问:“你觉得呢?”

    黄大元又挠头,吭哧半天 ,说:“我……”说着 ,他嘿嘿地笑起来,说:“我觉得活着就是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呗。有的人喜欢娶个漂亮的婆娘,其实我也挺喜欢……要是能跟三姐姐那么好看 ,就最好了。还有……我……我想变得很强大 ,我……我其实很想去学修仙,但是我爷爷不让……”

    他吭吭哧哧地说,尤其是说到“三姐姐” ,他还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似乎是唯恐说错了话 ,但等他说完了抬起头来看时才发现,刘恒大哥似乎并没有怎么在意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又开始走神了。

    但就在他失望的时候,刘恒却又忽然问:“那你学修仙是为什么呢?”

    黄大元闻言愣住了。

    有一句话几乎要冲口而出,“修仙当然是为了让自己强大 ,可以不被人欺负啊!实力强大了 ,还可以去打坏人!”

    但想了想,他把这句话咽回去了。

    其实多年以来 ,爷爷一直都灌输他父亲正是因为出门寻找修仙之缘,最终死在外面魂无所归的,所以他既向往修仙 ,又对此隐隐有所排斥。

    而且事实上,刘恒这么一问,他忽然发现 ,自己其实从来都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真的那么喜欢去修仙吗?我修仙是为了什么呢?

    过了好一阵子,他深吸一口气,跟刘恒说:“我想修仙是因为……是因为……嗯 ,因为三姐姐也去修仙了。”

    说完了,他不安地低下头。

    刘恒却缓缓地露出一个笑容。

    忽然 ,他问:“家里的水缸还有水吗?”

    黄大元想了下,还起身揭开缸盖看了一眼,然后道:“还有半缸呢,我昨天下去提的。明天再去。”

    然而刘恒闻言却忽然站起身来,说:“走,咱们汲水去!”

    …………

    一桶打满的水,在平常而言 ,刘恒一手一桶,可以健步如飞,一路拎回到家里去,都不带喘大气的,气定神闲。

    但现在,他两只手拎着一桶 ,使尽了浑身的力气,走出去十几步,已经累得大喘粗气,从脸到脖子,都涨得通红。

    黄大元浑不费力地拎着另外一桶,跟在他身边 ,见他那副吃力的模样,有些担心,说:“恒哥,我提吧,我提不费劲的。”

    实在撑不下去,刘恒放下了木桶 ,却推开了黄大元的手。

    喘息了一阵子,他看着黄大元,说:“我还活着 ,还没死……只要我没死,我就不能让自己像一条癞皮狗一样!”

    说完了 ,他双手较力  ,又把木桶提了起来,快步往前走 。

    一桶水拎到家,刘恒已经是一身大汗。

    黄大元见状,不急着倒水,倒是先去拿盆子倒了半盆水端过来,把汗巾递给刘恒,说:“恒哥,你洗洗擦擦吧!”

    刘恒大口喘气 ,眼神里有些说不出的疯狂和倔强。

    他摇头,吃力地拎起水桶,走到水缸前,奋力地提高、倒水。

    一桶水倒进去,放下木桶,他这才终于长出一口气 ,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回身看着黄大元,他笑得越发灿烂了些,说:“大元 ,你看 ,我自己还能去汲水回来,我还有力气,我死不了!”

    黄大元呆呆地看了他片刻,忽然开心地笑起来 。

    …………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程浩就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大早上的,天才刚蒙蒙亮 ,隔壁院子里,刘恒居然没有呆呆地坐在那里,却反而拎着一只木桶 ,一会儿提起来,一会儿又放下。

    听见隔壁的动静,他还扭过头来 ,跟程浩打了个招呼,“程哥早上好!”

    程浩愣了一下。

    这时刘恒却已彻底放下木桶,走到墙头边来 ,说:“程哥,我寻思你每日里挑担子走街串巷,有时活少,却也必然有时活多的时候 ,不知道能不能带上我?我给你挑担子,给你打下手,我会磨刀磨剪子,我不要工钱。我只是不想闲着。”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