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八章 好人

第六十八章 好人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终是一点点的好起来。

    他仍旧每日沉默,但已经开始吃东西,渐渐就已经可以自己下床走动。

    家里有两把凳子,他就每日里坐在屋檐下晒太阳,黄大元就坐在他身边陪着他。两人一晌一晌的没有一句话。

    大元兴许年龄还有点小,他并不能完全明白自己一向敬佩的刘恒大哥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他只是能感知到身边这个从来都目光坚毅、勇敢无畏也无所不能的人 ,正在一天更比一天的沉没。

    他从邻里那里得到了一些的讯息,他听说那天晚上漫天的闪电。

    他知道大黄死了,被爷爷安葬在刘恒大哥的老院子里 。

    他心里有无尽的悲伤。

    刘恒不说话,他就时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看他,见他仍是沉默着 ,一双黯淡的眸子呆呆地走神,便只好又重新低下头去。

    那天他做出了一个极为勇敢的决定,他想去北边找三姐姐她们 ,叫他们回来看看刘恒哥 。他觉得大约只有三姐姐她们三个,才能唤醒他。等爷爷又来时,他便告诉给爷爷,但是却被爷爷摇头否定了 。

    爷爷说:没用的。

    于是他的心情越发的低落 。

    那一天,他终于鼓起勇气,对刘恒说:“恒哥,你跟我说说话呗,我心里慌。”

    刘恒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他脸色仍有些苍白,似乎怎样的太阳都照不亮他那张晦暗的脸。

    他说:“大元 ,回家去吧,好好照顾你爷爷奶奶。”

    于是黄大元低下头去 ,不再说话。

    他不想回家去 。

    他想要去修仙,他想要练成绝世的本领,然后替恒哥报仇——他听说了 ,恒哥是被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神仙找上门来给毁掉的 。

    但他知道 ,自己什么都不能做。

    乐哥、三姐姐和小刘章他们都不在家,他觉得自己就是刘恒大哥唯一的弟弟了 ,他现在连站起来自己走都吃力,自己必须待在他身边照顾他 。

    他觉得 ,这是自己的责任。

    此生至此,除了“照顾好爷爷奶奶”之外,第一个责任。

    …………

    刘恒常坐着睡着,又常半夜醒来。

    他开始越发的思念自己的弟弟妹妹 ,想知道他们是否还安好。

    他偶尔会想起程云素和王离。

    他想起王离说过,如果他们此行顺利,他会安顿好事情之后,跑回来找他喝酒的 ,他很想跟他再分一壶酒。

    但他不无悲观地想,他们回去之后将要面对的命运,只怕并不太乐观 。

    但他仍是会想起程云素,想起山中只有欲却并没有情的那一夜。

    他知道自己于程云素而言 ,只是一片浮云,飘走了也就飘走了,并无丝毫值得留恋的价值,但他更知道,那是第一个与自己有肌肤之亲的女子。

    所以 ,他思念她。

    由是他越发的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

    但偏偏,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天天的好起来。

    尽管仍是虚弱的连走动几步都要喘起粗气,但真的是在好起来——有时候,他甚至会痛恨自己这个怎么都不会死的身体!

    他不知道曾有人把他视做野草 ,认为他是怎么作践都不会死,怎么踩踏都会顽强地绽出新绿的存在。他只知道,生命中的第一次,自己是真的并不想活下去了——因为活着,已经成为了一种折磨。

    他盼着三个弟弟妹妹能早日回来探望自己 ,但又深深地害怕他们的回来,会让有心人惦记上他们。

    于是他希望自己尽快死掉 。

    他已经能够清楚地预见到自己未来的生命。

    他将无比虚弱,他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他不但早已被斩断了修仙的前路和奢望,现在甚至连十几年磨砺出来的杀人之技,都已顷刻间归于烟尘。

    顺远镖局连一个喂马的差事都已经不会给他。

    他现在也铡不动草料了。

    即便好了,也是如此。

    他已经撑不得船,下不了水 ,更打不了鱼 。

    他已经拿不动刀,砍不了柴,更杀不了狼。

    偶尔回想起来,他想起自己在几天之前认真考虑是否要做顺远镖局的副总镖头时那曾经的自得自满与自暴自弃,会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幸福。

    他觉得如果不遭遇这样的事情,或许自己从此真的就安安稳稳的待在那镖局里坐个副总镖头了呢——那样说不定自己真的会很幸福。

    娶个老婆,生几个孩子 。

    行镖路远,马瘦人黑 ,一路风尘地赶回来,老婆孩子就在家里守着,烧了热热的水起来  ,好好地洗个澡,抱着儿子去喝大酒。

    快意挥洒。

    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并不知道,对于未来的关于副总镖头的生活的幻想,已经是自己人生的巅峰了。

    随后就这样狠狠地摔了下来。

    他并不畏惧未来或许会重新开启的乞讨生涯,他曾乞讨过近十年的时间,他熟悉这大野城里的每一条街巷、每一条会咬人的狗。

    她只是畏惧关于未来全然没有一丝希望的生活。

    然而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要更好了起来。

    他已经能够如常人一般的行走和说话,只是走上一阵子就会觉得疲累。

    他知道 ,自己的心肺遭了重重的一击,也知道,自己身体的经脉运行 ,已经被那人的一掌,给打得严重阻塞。

    他已经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身体,而现在,或许已经是顶峰了。

    他无数次慎重地思考自己是否要一死了之的问题,他觉得自己无法忍受未来的灰暗的人生 ,他也不想拖累自己的三个弟弟妹妹 。

    但他一直犹豫不决。

    并非不舍得死,或者害怕去死,他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人说起的那些话,会想起因为这一遭的刺激,自己又忽然回忆起的一些很小很小那时候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的祖父竟是赫赫有名的武皇帝,而自己的祖母,便是老胡为之敬仰的,也是令大堰山里那虎妖为之退让的凤凰天女。

    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他们在这世上仅存的唯一的血脉 。

    他回想起黄先生口中敬仰不已、很多人那里避若蛇蝎、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提起的那位武皇帝残存在自己脑海深处的一些形象。

    他的病恹恹的模样,他那慈祥的笑容。

    他忍不住会去想:难道自己真的就这样死了 ,让这一道血脉从此彻底沉沦在某一处不知名的粘稠的泥土身处吗?

    但是他又明确地知道,即便继续活下去,也只是为这样曾力压天下的荣光的血脉抹黑而已 。甚至 ,他很畏惧自己会成为别人的取血之囚 。

    然而那一天,隔壁程浩的浑家忽然跑过来。

    她怀里抱了一只小狗。

    它黑黄相间的毛色,也不知道出月了没有,小眼睛黑溜溜的 ,缩在那个胖大的女人怀里 ,毛茸茸的可爱。

    她说话仍是硬硬的,连脸色也是不见笑容的。

    她说:“帮你寻了条狗,有点黑毛,但人家说了,我也看见了,那母狗是黄毛的,长大了兴许这黑毛就褪了,许能跟你家那条长得差不多。”

    那一刻,刘恒忽然想流泪。

    于是他慌乱地低下头去。

    刘恒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找到的这样一只小狗,大野城这边,越是近山打柴的,越是地处偏僻的,就越喜欢养狗,但城里边的人,却很少养狗,因为对于很多的家庭而言,养狗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他猜 ,她为了找到这样一只跟大黄毛色差不多的小狗,肯定是费了不少功夫 。

    尽管从搬到这里来住开始 ,自己就从没有见她露出过哪怕一次的笑容,尽管她对自己从无好感,说话从来都是夹枪带棒的 。

    他抬起头来,看着她。

    那妇人瞪着他,把小狗往前递 ,声音有些大,“给,接着呀!”

    刘恒摇头,露出笑容,说:“谢谢嫂子,我……再也不想养狗了。”

    那妇人愣了片刻,似乎是听懂了什么,把小狗抱回自己怀里。

    然后 ,她走了。

    出了刘恒家的门,她并没有回家,刘恒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想:她可能是要把那小狗还回去吧!

    毕竟,匆忙之间要找这么一条毛色相近的小狗,已是不易,若期望这小狗的主人还是家中的亲友  ,以期可以无偿地得到它,简直是妄想。

    这是一个吝啬的妇人的,她又不愿意养狗,自然是还回去,把钱也讨回来最好。

    刘恒张了张嘴,想要叫住她,但最终,他还是沉默了下来。

    他想:或许她是对的。

    养狗 ,真的是有点奢侈的一件事 。

    若你见过它的欢乐,却无缘得见它的善终,更是徒增悲痛 。

    …………

    从头到尾,黄大元一直都木然地站着,有些惊讶。

    他搬到这边来陪着刘恒 ,已经有些时日,是这邻墙的妇人指点他该去哪里汲水,告诉他该去哪里买些吃食,甚至告诉他该怎么做些简单的饭。

    但她每天每次都冷着一张脸,从不见笑容 ,说话也是硬邦邦的 ,人又长得粗壮,是以黄大元总是有些怕她。

    见了她,他总是惊惶失措 ,不敢说话 。

    但这个时候,看着那妇人出了门远去,他忽然开口 ,说:“恒哥,其实她是个好人。”

    刘恒点点头,说:“是 ,她是个好人 。”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