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八章 讲武

第二十八章 讲武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一直到多少年之后,刘恒都会记得在那个飘满了马粪与干草味道的马厩里,一个叫孙孝正的老人家跟自己聊起习武这件事的那个初秋的下午。

    他叫孙孝正,顺远镖局的年轻一辈都叫他孙爷爷。

    据说多年之前,他曾一度是顺远镖局创立时期的重要人物,深得前一任总镖头的倚重和信赖。但现在,他右臂齐肩而殁,唯左臂尚存。而且据说,他当年受的内伤,甚至远比右臂被人斩掉还要更加严重。

    按道理,他为顺远镖局出力甚多,即便伤了,镖局也肯定是会把好吃好喝养起来的,但老爷子为人傲气,宁可做些最卑微的事情,也不愿吃白饭,故而,他选择了来为顺远镖局喂马,且一喂就是十几年。

    他身边的小伙子们经常轮换,往往都是犯了错被发配来出苦力的,偶尔无人犯错,才会从仆役中选两个人过去。

    久而久之,许是大家都已经忘掉了他当年为镖局立下的那些功劳,和曾经那堪称赫赫的战斗力,就连刘大虎和王振这样镖局内年轻的家生子弟,当着面叫一声“孙爷爷”,背地里时,却也是“孙老头”、“老孙头”一般乱叫。

    但就是这位受过重伤、仅剩一臂,而且已经两鬓如霜的老人,却仍然是可以飞身出脚踹飞两年小伙子的!

    被他叫住之后,刘恒愣了一下,傻乎乎地笑笑,说:“闲着也是闲着。在孙爷爷看来是空把式,我却觉得严整。”

    孙老头闻言嗤笑,哼声道:“本末倒置!”

    刘恒闻言不解地看着他。

    老头儿似乎是睡饱了,又似乎是在有意地点破什么,此时他双目奕奕有神,虽两鬓已白,眼神中却丝毫不显老态,与这样子忽然精神起来的他对视,会有一种深山之内忽然遇到一只吊睛白额虎的感觉。

    然后,他语出惊人,“这顺远镖局之内,能赢了你的,不超过五个人,能赢了你且杀了你的,怕是连一个都没有!我倒要问了,你去看什么?”

    刘恒闻言悚然而惊。

    但片刻后,他脸上仍是那副憨笑模样,搓着手,道:“孙爷爷,您吓死我了!我一个小乞丐出身的人,不过打了两年鱼,我怎么可能……”

    孙老头的冷笑打断了他的自薄。

    “小乞丐?”他叹口气,神情复杂地笑了笑,道:“是啊,小乞丐!”

    但旋即,他道:“你可知为何,胡春雨一个副总镖头,会那么看重你?”

    刘恒想了想,笑道:“胡镖头说过,因为当年我曾当街击杀过三个外地人贩子,所以他觉得我有一腔血勇,故而……”

    胡老头再次冷笑,“一腔血勇?你自己加上的吧?他会认为你只有一腔血勇?”

    顿了顿,他再次语出惊人。

    锐利的眼神盯着刘恒,他道:“当年你杀死的那三个人里,有一个人,我认识他!胡春雨也认识他!”

    刘恒闻言一愣。

    当年的事情,那三个人是外地来的,在本地无亲无靠,取意大约就是拐了人就走,刘恒在街头将三人击杀,血洒长街,故而事后并无口供可问,城主府那边判决此事,也只当做三个普通的外地人贩子而已,并不曾深究三人的来历与底细。现在看来,这三个人,竟不是普通人物么?

    刘恒脸上微露忐忑,却旋即收敛,笑着问:“那三个人,是大人物?”

    孙老头摇头,倒是不再一惊一乍,但说出的话却依然足够惊人。

    他道:“三个拐子而已,当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那领头之人,却是我们当年走镖的时候碰到过的,也打过几次交道。此人当年在大堰山以东的一处寨子里,虽不是头领,却也是一个重要人物,身手极是了得!便是我当年正值壮年,也不过勉强有把握赢了他而已,后来他在的那山寨被附近几座城的城主联手攻破,据闻大多战死或逃逸,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此人了。却没有料想到,几年之后,他居然会死在大野城,而且是死在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乞丐手里!”

    说到这里,老爷子笑了笑,道:“若单他一人,这镖局内包括胡家兄弟在内,有好几个人,许都能胜他,但如果再加上两个帮手,能稳保赢他的人,大约三五人而已,若想凭一人之力,将他们尽数击杀在长街之上……呵呵,难!”

    刘恒默然。

    他是交过手的,他当然知道那领头之人的实力到底如何。

    只是他不曾想过,时过多年之后,这件事竟然会被人再次提起,且摆出一副如此浓墨重彩的姿态,很郑重地告诉自己:你很厉害!

    片刻后,他干脆在身旁的干草上坐下来,挠挠头,说:“当年杀了那三个人贩子……许是因为怕死吧!我知道,他们不死,我就得死,我的妹妹还会被拐卖!”

    孙老头闻言手捻短须,倒是缓缓地点了点头,“这倒是有的。”

    但随后他道:“只是,你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就不要再去学那些花架子了,学那些,对你有害无利!”

    这就是有意指点了,刘恒当时就眼前一亮,问:“为何?”

    时当下午,左近无人,只有马厩里时不时传来饮马的声音,和一两声响鼻。

    孙孝正老爷子或许是太过寂寞了,也或许只是单纯地觉得有必要在人生的道路上扯面前这个年轻人一把,于是他缓缓地道:“我自小习武,年轻时候,以争强斗狠为胜,也算闯下了些名堂,但后来受了伤,到这马厩里来养马,自怨自艾之后,细思生平,动静之间,穷究其理,才开始明白,我早年间是走了怎样的弯路。只可惜,想回头,已经是晚了。”

    说到这里,老爷子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神色,随后才又缓缓道:“修仙之人讲求天赋,因为没有天赋,就无法采纳天地灵气,或采纳了也无法固之己身,练武也是同样的道理。但归根到底,我们练的武,是什么?你想过吗?”

    “杀人之技尔!”

    “武者,止戈。如何止戈?用嘴吗?讲道理?那是不可能的!”

    “唯有以戈止戈!”

    “只有当你有随时可以杀死对方的实力的时候,他才会跟你讲道理。”

    “故而,武,止戈,说到底不过杀人之技尔!”

    “如何杀人?己强敌弱!如何强己?两个办法。”

    “一,强身,健体,使自己有更大的力量、更快的速度,更甚者,如少数天才一般,能只凭武道修炼出真气来,其真气之强,甚至远胜寻常修仙之人采纳的天地灵气!因为那真气源于人体自身,而人乃万物灵长!”

    “二,研究技击之术!”

    “何谓技击之术?你平地起跳,能跳多高?若双脚跺地呢?双脚跺地又能跳多高?若你能奔跑几步再跳起来呢?怎么才能跳得更高?你原地出拳,力量几何?若身体后仰、脚步后搓,然后出拳呢?力量又是几何?你赤手空拳,纵两臂有千斤之力,能生捶得几人?若有刀剑在手呢?刀剑还倚之锋利,或可不谈,若棍棒在手呢?一拳击出,几分力?打得几人?攻得多远?一棍在手,几分气力?打得几人?攻得多远?”

    “拳、脚、棍、棒、刀、剑,皆技击之术,是让强壮的身体能更快杀死人、能杀死更多人、杀死更厉害的人的办法。”

    “而你想学的所谓招式,不过就是一帮蠢货胡乱总结起来的一些姿势罢了。这些人,一面一板一眼的教人,待人学会之后,又反复叮嘱临敌之时,且不可拘泥于招式变化,当灵活运用——蠢货教蠢货!这些办法,这些招式、套路,教给那些蠢笨之人时,自然是有用的,但对你,却非但不会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束缚了你!因为你本来就已经极精杀人之术了!”

    “现如今,你若真想练武,不必留在这里了,走吧,去天下间寻找属于你自己的机缘,你该练的,是真气,而不是这些花架子空把式。”

    …………

    老爷子一口气说了好多,刘恒一直都没有打断他。

    等他彻底停下来,刘恒问他:“这世间真的有人能练出真气来吗?如果有,我该去哪里学?”

    孙孝正老爷子回答他说:“有。但我也不知道当今之世,还有几人身怀真气,或身怀真气修炼之术了。”

    ***

    这一章之于本书,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武学总纲了吧,甚至连本书的修仙体系,也有了一定的介绍,所以我写了很久、一再删改。因为它们是这个东方玄幻世界的基础设定。

    当然,读者中许不乏武学大家,其中说到武学的地方,若难入法眼,可一笑而过。

    小说家言,不必究其真伪对错。

    以上,小刀拱手:新书期,我写东西又极慢热,大家多支持下哈!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