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六章 恨

第六十六章 恨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胸中有万丈怒火腾腾而起。

    心中有冰雪般的恐惧倏然袭来。

    他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人正是方才翠微居里沐发的那俊逸男子。

    但这一刻,愤怒瞬间就压过了恐惧。

    他再次扭头看了大黄的尸体一眼,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似乎正爆裂开来——三个弟弟妹妹之外,大黄曾是他最忠诚的伙伴,它陪在兄妹几个身边,陪他们度过了这些年或苦恼或欢乐的每一天 。自弟妹们北去之后,它甚至已经成了刘恒身边唯一的伙伴。

    而现在,它就这样惨死在了自己面前。

    原因是什么?这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追踪自己而来?

    不知道。

    但已经不重要。

    知道是谁杀的,就已经足够了!

    这一刻,刘恒胸中的恨意与怒意,滔天而起,淹没一切。

    然而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脚竟已无法挪动。

    随后他又发现,自己甚至连脑袋都已无法转动分毫。

    他身上唯一还能自由活动的 ,只剩下一双眼睛。

    刘恒心内惊骇莫名。

    以他短短十几年的人生,他甚至不曾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法术 ,竟是可以让人无法动弹分毫——像是被完全框在了一个壳子里!又像是自己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一整块僵硬的石头!

    月光下,那人缓步走来 。

    他长发披肩,俊逸不凡。却已是刘恒心中世间最可恨的邪崇与恶魔!

    来到刘恒近前,他自嘲地笑笑,道:“恶客  ,不请自来了!”

    说话间 ,他在院子里慢慢地转着看了起来,并很快转回到刘恒面前,和煦地笑着,如话家常一般道:“近几个月来,颇觉心里不宁静,夜观天象……”他顿了顿,笑着摇头 ,说:“也不大对劲。”

    “齐之西南鄙,地气升腾 ,有大龙要出 。”

    “但我过来一看,没有啊?哪来的大龙?山里河里,有几个妖怪,你们这个大野城里,也有几个 ,但还都没成气候,别说搅动地气了 ,连一丝起相都没有。就凭他们 ,自然是不可能的 。”

    “左近查探一番,有些失望,我就想,找个地方歇歇,喝杯水,头发脏了,洗一洗,然后就回去吧。兴许乱的不是人世间,是我自己个儿的心境呢?结果没成想,竟让我在临走之前遇到了你!”

    多年的艰苦生活,给了刘恒一颗强大的心脏。

    这个时候 ,他已经开始渐渐平静下来。

    恐惧减去了许多,愤怒也已经被压回了内心深处。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 ,竟是如此的平静。

    那人对这平静似有不满,他摊手,看了一眼倒毙在地的大黄,嬉笑着说:“不好意思,杀了你的狗 。我听你在翠微居里说起你的狗 ,觉得你应该是挺喜欢它的,所以我就把它杀了。”

    刘恒果然被他一下子再次激怒了。

    见刘恒眼中怒意更甚,整个身体都挣扎的已经微微颤抖起来,他才满意地仰头哈哈地大笑起来,且边笑边摆手,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其实主要是我这个人办什么事情,喜欢静悄悄的,你的狗太吵了!”

    他一边说一边笑,刘恒怒目圆瞪、浑身上下因激怒而忍不住轻轻打颤。

    他说:“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看你挺激动的?你说吧,你可以说话了!”

    忽然一口口水吐到了他脸上。

    他没有丝毫要躲开的意思,任由刘恒吐到了自己脸上 。

    然后他摊摊手,“看来你还是闭嘴好了!”

    他笑笑,随后忽然迫近过来 ,一双碧水一样深澈而明亮的眼眸,带着些微的笑意 ,平静地与刘恒对视着。

    “你知道你长得跟他有多像吗?”他笑着说:“像到像我这样对他记忆深刻的人,一眼就能把你认出来。只是此前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他居然还有自己的血脉在世!我还以为当年我们已经把你们一家子杀干净了呢!”

    说到这里,他的身子微微后仰,人却凑近来,端详片刻,指划着刘恒的脸,道:“鼻子、眼睛、眉毛,都像极了!只有这张嘴,是像你爹的,嗯,也不对 ,其实应该说是像你的祖母,那只凤凰。其他的 ,你脸上的所有,都像他!”

    说到这里,他一拍手,感慨且叹息着,“唉,你不知道啊,看到他居然还有一个后人活着,我心里有多激动!”

    他面露苦恼的神色,半是懊悔半是抱怨,“我们恨啊!我们恨死他啦!所以当年杀得太快了!只图一时之快,却全然忘了,杀了他们,其实是饶了他们呀!他们死了也就是死了,一了百了!你想想,有什么意思?”

    他越说越是苦恼,一副将要暴走发狂的歇斯底里的模样,“你知道吗?事后我后悔了好久好久!一直到前些日子,我想起来还后悔的了不得呢!”

    但忽然  ,他又露出笑容,“不过现在好了,我居然找到了你!”

    说话间 ,他伸手摸上刘恒的脸庞。

    他的手温润如玉。

    但那一霎时间 ,刘恒浑身上下却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 。

    这一刻,刘恒心内说不出是震撼,是惶惑,是恐惧,还是愤怒。

    他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很想知道他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他也想知道,那个所谓的“那只凤凰” ,是自己的祖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提问 。

    自己连与对方对话的权力都没有。

    即便被杀死,自己也已经是连一句咒骂的话都无法说出。

    他只知道 ,面前这个人毫不掩饰他想要彻底摧毁自己的想法。

    他毫不掩饰他对自己的恨意。

    那恨,是那样的深入骨髓,是那样的痛彻心扉。

    此时 ,他深情地看着刘恒,柔声问:“害怕吗?”

    刘恒没法开口说话 ,但那双眸子里,写满了愤怒与不屈。

    是大黄之死的愤怒。

    是身为人所困,反抗不得的愤怒。

    更是恨不得将面前这人撕成碎片的愤怒。

    那人笑着摇摇头,道:“别生气,我一定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死的!”

    说到这里 ,一抹笑意终于是从他的嘴角开始浮现出来 ,并迅速转为欣喜若狂、甚至是歇斯底里的大笑。

    他笑得前仰后合 。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过了好久,他终于停下。

    面容冷峻,嘴角噙着一抹残酷的狞笑 。

    他说:“我们从哪里开始呢?”拉起刘恒的手,片刻后,他说:“嗯,跟传说中他的脉象一模一样,这回绝对错不了了!其实你知道吗?你爹更像你的祖母,并不太像他!但你不一样,你跟他太像了……咦……”

    他眉头微皱,旋即惊讶地看着刘恒。

    然后,他的手忽然扣上了刘恒的眉心,旋即面色为之一变。

    “了不得呀你!怪不得卦象上竟有大龙之势!还好让我提前找到了你!”

    “知道吗?你居然把他们两个的血脉都给聚齐了!可悲呀,可悲!当年你爹连一样都没有!所以他死的很惨!”

    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旋即停下,道:“嗯,那就从这里开始吧!我们先把你变成个废人!……不会太疼的!”

    话音未落,他掌心向着刘恒的胸口轻轻一推。

    刘恒只觉得心头一热 ,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了出去。

    那人依旧没有闪躲。

    刘恒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虚弱了下来 ,甚至萎顿到几乎无力站住。

    他已经抬不起头来。

    他甚至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人却从自己脸上抹了一指的血,放到唇边舔了舔,感慨道:“凤凰真血呀!好东西,好东西!我是真想把你带走,把你养起来,以后就能每天都喝到这凤凰真血了!可是 ,唉……不行!相比起当年他给我的羞辱,我宁可放弃追逐这天道,也要让他尝一尝这人道循环的报应!”

    说到最后这一句,他的声音冷酷得有若九幽寒冰 。

    他狞笑着,说:“你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虚弱得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你经脉断裂,习不得武,修不得道。你没有朋友 ,没有人敢于关照你。你将在这大野城里乞讨为生,人人喊打,但没有人敢打死你,你将一直像一条流浪狗一样的活下去。一直到……我已散去了满腔的恨意,你才会得到死这种幸福。”

    他笑起来 ,笑得张狂而孤傲。

    “你还有天灵之目对吗?那让我试一试你这血脉到底有多强吧!”

    说话之间  ,他双手擎天 ,撑向夜空。

    倏然间,原本月朗星稀的夜空忽然阴暗下来,继而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且紧随其后,是更多刺目的闪电在头顶奔走——整个小院 ,顷刻间被照得亮如白日 。

    只在眨眼之间 ,闪电已经布满了两人头顶的这片天空。

    而且此时,那人高擎的双手 ,已经连通了头顶的闪电。

    无数明亮的微泛蓝色的电弧火花在他的手掌中闪耀 ,两根粗若人臂的巨大闪电,自他手中直通夜空,有若牵雷引电一般。

    闪电照亮了他那张狰狞的脸。

    他咬牙切齿。

    两根明亮到近乎透明的拇指,猛地按向刘恒的眉心。

    这一刻 ,一种让刘恒此前根本就无法想象的剧痛,击中了眉心。

    他浑身上下立时痉挛起来。

    但他却连一声惨叫都喊不出来 。

    他痛到顷刻间便觉得,不如这一刻就让自己死掉,但他却偏偏无比清醒——淋漓尽致地去体会和感受那几乎没有人能够承受的剧痛!

    漫天的闪电,奔入他的眉心。

    轰的一下,眼前全是一片茫茫的血雾。

    下一刻,那两根手指离开了他的眉心。

    夜空重又平静了下来。

    一片漆黑。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