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五章 大黄很凶

第六十五章 大黄很凶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一直到重新回到大堂各自坐下 ,那些刚才惊慌不已的陪酒女子也都重新回去坐下,刘恒心里仍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两位特意点给刘恒的姑娘一左一右坐了下来。

    但刘恒却已经不太有心思去欣赏她们美丽的姿容与妖娆的身段。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仍是忍不住下意识地回想刚才那英俊男子看向自己的那奇怪的眼神——他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后有些讶异,再然后又是一副不能置信的模样!刘恒亲眼看见,他那两条极好看的眉毛,曾经轻轻地皱起了那么一下 。

    回来的时候,刘恒就已经忍不住想:他认识我吗?或者见过我?他讶异什么?又为什么后来是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

    没有答案。

    刘恒自认脑子不算差 ,记人记事一向还是可以的,但这时候他穷寻脑际  ,也想不到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尤其是他生得如此俊逸不凡,哪怕同为男人,都一定会对他印象深刻,甚至过目不忘的。

    看看身边陪酒的那个女孩子就知道了:尽管已经在自己身边坐下了,她却仍是一副没有回过神来的怔忪模样,时不时的,还会抬头往那男子的房间瞥过去一眼——生得他那副模样 ,女孩子一见之下便忍不住怦然心动 ,实在是太正常了。

    虽然那真的会让花了大钱点她陪酒的客人有些意兴索然。

    酒席很快开始,并很快就热闹起来。

    一帮粗糙的汉子碰见酒,席间又有女子相伴,自然不可能安静的下来。

    刘恒自然免不了要被大家敬酒。

    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方才想要喝醉的意思,虽说也陪大家喝了几杯,但很快就推说不胜酒力,不肯再多喝。

    但他还是又被频繁的劝酒给灌下去好几大杯 ,一时间也是不由得有些眼花耳热了。

    坐在他身边倒酒陪酒的两个女孩子,一个时不时的在走神,另外一个见劝酒暂时告一段落,便把软软的身子偎过去 ,一手捧起酒杯,另一只手却在下面轻轻地搔着刘恒的手心,眼儿媚媚地看过来 ,低声道:“公子的朋友如此豪阔,为您包下我们翠微居接风洗尘 ,想必公子也非寻常人物,奴奴敬您一杯酒如何?”

    不等刘恒开口,她已经举盏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 ,冲刘恒露出一个妩媚的笑意,然后抬手为自己又倒上一杯,再次端起来,那双眸子脉脉含情,道:“公子尽可放心饮酒,便吃醉了 ,直接歇下就是,奴奴一定好好伺候公子。”

    末了 ,她又凑过来,小声地道:“公子的朋友都已经付过钱啦!”

    美人在前,软玉温香。她说话时靠过来,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说不出的好闻,那气流轻轻地暖暖地喷在耳下,不由得便令人心中砰然一动。

    刘恒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即便此刻心里有事,但如此温柔阵仗 ,还是让他控制不住地血流加速,连喘息声都粗了不少 。

    但这个时候,他梗了一下,说:“不能留下,家里狗还没喂。”

    女子闻言明显愣了一下。

    她在这里陪酒不知道多久了,但肯定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对话。

    不过她很快就露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问:“公子很喜欢养狗么?”

    刘恒点头。

    她又问:“公子家里的狗凶吗?”

    刘恒想了想,说:“追兔子时很凶,平常不咬人的。”

    女子掩嘴而笑,目不转睛地看着刘恒 ,道:“公子真是风趣。”

    这一刻,看着她娇媚的笑靥,刘恒不知怎么就忽然又想起程云素来——他忽然记起,相处的那些日子里 ,自己似乎从未见她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

    他想:如果她也这样笑起来的话 ,肯定好看极了。

    …………

    酒很快就越喝越多,刘恒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醉了。

    刘大虎仍在殷勤劝酒,见刘恒坚持不肯再喝,正酒酣耳热之际 ,已是什么都顾不得了,他大声地嚷嚷道:“怕什么,喝多了,就直接睡下,正好让这两位姑娘伺候你一遭!”

    说完了 ,他又问:“刘恒 ,你怕不还是个雏儿吧?”

    这话题顿时引得隔邻几桌的人都来了兴趣,都乱纷纷地笑闹着问起来。

    刘恒酒意上联 ,涨得脸色通红,抗声道:“我……我不是!”

    众人大笑。

    酒后百无禁忌,大家看刘恒那副连人家姑娘小手都不敢去摸的样子,便纷纷嘲笑他撒谎 。刘大虎也哈哈大笑,对两个陪酒的女子道:“正好今晚就便宜你们了!这可是我兄弟的第一遭,你们可要好好伺候!”

    两个女子闻言掩了嘴吃吃地笑。

    刘恒面红耳赤 。

    但最终,他还是脱身而走了。

    两个女孩子都要拉他,刘大虎他们也一直的劝,但刘恒却坚持不肯留下。众人见硬劝不得,只好放开他 。

    于是他就在两个女孩子幽怨的目光里脱身而走。

    至于刘大虎他们会怎样度过今夜 ,就不是他所感兴趣的了。

    不知是否酒后多愁善感的缘故,他不止一次地想起了山中的那一夜,想起了程云素那柔软而温热的呼吸 。

    于是出了翠微居,他一个人踉跄着脚步往家里走 。

    走得燥热,便扯开了领子。

    大黄正蔫头蔫脑的在院子里趴着 ,听见外面熟悉的脚步声,当即就一下子蹿起来,摇着尾巴奔到了门口。

    刘恒打开门进去,转身关上院门,正要伸手摸它 ,但它却忽然狂吠起来。

    刘恒有些讶异,一边往院子里趔趄着走,一边道:“知道啦,马上就给你弄吃的,别叫了,大半夜的,把邻居们都吵醒了!”

    忽然身后就没了声音。

    然后砰的一声。

    刘恒的脚步一顿 ,扭头往身边看,登时目眦欲裂。

    大黄已经躺在那里。

    月光尚明,让刘恒的那双醉眼亦可以清楚地看到它那七窍流血的模样 。

    酒后反应迟钝,他愣了一下,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竟然是:大黄临死之前都没能吃上一顿饱饭  。

    但马上,似有一盆冰冷的凉水兜头泼下,那让他浑身燥热的酒意,顷刻间就退了个干净——他霍然转身。

    月光下,一个身形高大长发披肩的俊逸男子,正昂首站在那里。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