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四章 沐发

第六十四章 沐发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大虎和王振他们,竟是豪阔地包下了整个翠微居。

    一路上听他们说,今天晚上的翠微居,别的客人都不会接了,只全力伺候他们顺远镖局这一拨客人。

    这实在是个大手面。

    翠微居的名声不小,刘恒当年还是个小乞丐的时候,就已经听过这所风月场的名字。前段时间进了顺远镖局,听镖局里的年轻人们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更多——镖师们的收入不算低 ,但也算不上太高,翠微居好歹也是大野城内数得上的风月之地了,故而谈起这里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副艳羡的模样。因为他们平常大多是不舍得来这里吃酒耍闹的。今天为刘恒接风洗尘,却居然选了这里 ,还是整个的包下来,可见大家的心意是真的很足的。

    这一路过来,刘恒就想着,这一遭恐怕要花掉不少钱。

    然而真的进了店门,他却又或多或少的有些失望 。

    这翠微居顶着偌大的名头,但无论是店内的装潢,还是店内的那种大气与精致的程度,乃至摆上来的菜肴 ,都实在是远逊于自己在望云山城时去吃过的那一家——尽管那家酒楼叫什么名字,他早已不太记得了,尽管当时请客的陈滔说 ,那只是“随便”找的一处“小地方”。

    看着彩云一般飘来的少女们有条不紊的上菜,听着一帮粗豪汉子对这些女孩子们大声的调笑 ,刘恒忽然觉得:自己居然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他想:望云山宗毕竟是大齐王朝境内有数的几大修仙宗门之一,那望云山城背靠这样一座宗门,其来往人等 ,非富即贵,故而城内哪怕只是普通的客舍酒肆 ,也绝对不是大野城这等小地方能比的了。

    不过  ,这并没有妨碍他今天的好心情。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修炼无功的打击,他颇有些觉得前途晦暗,觉得前路虽长,但自己却已经再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值得去努力、并且能够看到光明前景的方向了。

    而且三个弟妹也都已经加入了望云山宗 ,即便将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却毕竟已经是背靠宗门,想来他们的前途,也已经并不怎么需要自己去担心 ,而且 ,也是自己即便担心 ,也已经无能为力的了。

    于是,说是想放松一下也好 ,说是想要麻醉自己一下也罢,总之,最近他其实一直都挺想好好的喝一顿大酒的。

    而今天胡春风亲自开口邀请他担任顺远镖局的副总镖头 ,镖局内这帮对自己的实力颇为崇拜的人,又是如此的热情洋溢,甚至不吝吹捧……

    虽然刘恒心里其实是很纠结的,对待别人的吹捧,也显得很是谦逊和低调,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心里已经在想:或许 ,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于是,他决定今天放开的喝一次,哪怕喝醉呢!

    然而事情却有点不太如人所愿。

    酒菜布上来了,一个个年轻的陪酒女子也络绎而来 ,但很快,刘大虎和王振却都皱起了眉头——因为特意点来陪刘恒的那两个,居然有一个没来。

    而且没来的那个,还是这翠微居的小头牌。

    那是真的花了大价钱的!

    一帮粗豪汉子,没多少规矩涵养可言 ,尽管也知道这翠微居不是普通地方,一旦发现不对,却仍是当即就大声地沸扬鼓噪起来。

    那一路招待众人的鸨儿赶紧解释:众人定的是晚宴,现如今还不到时候呢,姑娘那边有客人点了名,自然不好不去。

    末了,那鸨儿媚笑着说:“稍待便来。”

    但刘大虎仍是颇觉没有面子。

    这件事虽说是大家凑份子,但却是他一力张罗的 ,凡是自然也都是以他为首。眼下七八张桌子的酒席已经布下,其他的人身边各个依红偎翠,却偏偏是众人要请的主客身边空了一张凳子。

    尽管肚子里还没有一滴酒 ,但刘大虎仍是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

    不管那鸨儿怎么解释,刘大虎都是宁可加钱,也一定要那陪酒的女子马上来。

    那鸨儿的面色顿时就有些难看。

    刘恒猜,那应该是一位付了不少钱的贵客 ,不然至少是可以出去打个商量的——他自己虽然没逛过这等地方,但最近这段时间在马厩里,却是听刘大虎和王振他们讲过不少在外面吃酒打架抢女人的故事 。

    看出她的脸色 ,这下子便连刚才没说话的众人,也不由得鼓噪起来。

    “顺远镖局的爷们儿出来吃酒,还没这么被人小看过!”

    这话一出来,顿时群情汹汹。

    刘大虎便刚才并不是真怒,这个时候,也已经不得不怒了。

    刘恒站起身来拉住他,要说什么,但他却粗暴地道:“你且坐着,不必管,兄弟们 ,跟我一起去看看,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 ,居然占了咱们点好的人!”

    于是片刻之间,桌椅呼呼啦啦的响,至少有一二十人跟着刘大虎冲出去了。

    那鸨儿慌忙追上去劝阻,刘大虎却只是不听 ,甚而在楼里大喊起来,搅得整个翠微居都是一片闹哄哄的。

    刘恒心里早已兴致大减。

    此事勉强算是由他而起 ,而他又实在不愿意与这等在风月之地争风吃醋的事情沾上关系,当下便赶紧再次起身,准备去把刘大虎他们拉回来。

    然而当他追出去的时候,刘大虎等人以及涌入了一间屋子 。

    刘恒挤开众人进去 ,却见场面有些尴尬。

    那房间摆设得清丽雅致,一高大男子身穿月白色通身袍子,正背门而坐,他湿漉漉的长发披垂而下,几乎覆盖了整个后背。

    而两个被忽然涌入的众人吓呆了的俏丽女子,手里正各自拿着一把梳子。

    看到这幕场景,刘恒心里涌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此人竟是在这里洗头发么?

    这时候,那鸨儿已经挤进来 ,苦着脸道:“这位客官下午时分过来,颇为豪爽,又只是点了两位姑娘为他沐发而已,这……这……诸位大爷息怒……”

    那背门而坐的人忽然开口,道:“无妨!”

    说话间 ,他已经转过身来,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连刘恒都忍不住愣了一下——这人剑眉星目,长得真是出了奇的英俊!

    面对一屋子涌进门来的壮汉,他姿态从容地长身而起,没有丝毫害怕的模样,反而带着一抹俊朗的笑意,淡然道:“旅途劳累,一身风尘,就寻了这里来洗洗头发 ,干净干净。现在也洗完了,也梳好了 ,辛苦两位姑娘了!你们去吧!”

    刘恒瞥见那两个女孩子微微仰头看着他,一副心动十分的嫣然模样。

    这人坐着时,只觉得他那张脸真好看,待他站起来才发现,这人不但脸好看 ,身形更是玉树临风——他往那里一站,不但英武非凡,而且举手投足之间,似有一种说不出的飘然出尘之概。

    顺远镖局内的一帮年轻人,不但都是逞勇斗狠之辈,在这大野城里颇有些名头,平常更是以风月班头自居,在外头没个相好的,便觉丢人。但此刻十几个人站在此人面前 ,却自觉声势弱了许多 ,一个个都只是呆呆地看 ,全然没有了刚才咋咋呼呼的那番气势。

    此时那鸨儿见这位豪客竟肯放人,顿时喜得眉花眼笑,赶紧道:“多谢这位客人,今日实在是大家到鄙居来提前定了酒席,是为这位——这位少爷接风洗尘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

    那人淡然摆手 ,说了声“无妨”,但眼睛却下意识地往刘恒身上瞥了一眼。

    然后,他忽然愣住了。

    见他愣住了,刘恒也随后愣住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