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一章 归家

第六十一章 归家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回到大野城的时候,中秋节已经过去三天了。

    他没有去顺远镖局,而是选择了先回家一趟。

    却好在小巷子里遇到邻居程浩的浑家正在巷子口的老井旁汲水 ,看见远远走来的是刘恒,那妇人倒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也不知她是在担心刘恒久去不归,还是在担心万一刘恒不回来了,他们家替他养狗这段日子的粮食怎么算 。

    刘恒张口叫嫂子,主动问了好,态度和煦,那妇人却也不好说什么,愣了片刻,硬邦邦地道:“你家狗这些日子吃得不少!”

    刘恒笑笑 ,又拱手,道:“是,我知道的。多累嫂子了!我这两天就把它这些天吃的粮食,和我的答谢,一并送上 。”

    那妇人又说:“节前有个人来寻你,说是你的旧邻居,一个胖大的后生,生得威武雄壮。你家狗待他甚是亲热  。他见你不在家、无人养狗,便要把狗带走,但我不敢答应,怕回来无法向你交代,便没让他带走。”

    刘恒一听就知道,这说的当是黄大元了。

    他仔细寻思,自己搬到此处居住之后,黄大元虽然来过,但应当是恰好没有同这程浩的浑家打过照面,是以她并不认识。

    于是他再次道谢,“多谢嫂子!”

    那程浩的浑家还要汲水,刘恒与她说过话,便告辞了 ,大步往自己家来。

    他打开门时 ,隔壁趴在院子里的大黄一跃而起,快跑几步,它竟纵身一跃 ,直接蹦过了墙头 ,围着刘恒打起转来。

    刘恒又是高兴 ,心疼不已,抱住它不断地揉它脑袋。

    瘦是瘦了些,但比起上回兄妹四个离开的那一次,却要好了不少,只是摸上去微微有些瘦而已。于是 ,刘恒抱了它片刻,就拍着它的脊梁,笑着道:“这次不出门了 ,回头就给你把肉补回来!”

    大黄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撒欢一般地在院子里围着刘恒瞎跑。

    刘恒实在是有些累了。

    这一次出门 ,来回千里有余,中间不得片刻歇息,而且他每晚都坚持练功许久 ,更是倍增疲累,此时一回到家里,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 。

    这是过去这些年里,别管怎么劳累 ,他都不层感觉到过的。

    不过到家里坐了片刻,刘恒还是强打起精神出门,去上市走了一趟,买了些粮食,给自己买了几双打好的草鞋。见还有月饼卖,便也称了二斤——看见月饼的时候,他忍不住想起来,往年的中秋节,其实也就是过去这几年吧,兄妹几个买二斤月饼,到了中秋那天晚上,一起坐在院子里吃月饼,那场景 ,好像是还在眼前一般 ,而眼下 ,自己已经有三个月没见过他们三个了。

    傍晚时候,隔壁的程浩回来了,看见刘恒在院子里生火做饭,他不禁大喜,一连声的问候,听得这一路顺利,他也是一副不胜欣喜的样子,盛情地邀请刘恒不要自己做饭了,径直过来自己家里吃晚饭。

    刘恒婉拒了,待晚饭做好,不及吃,他先就带上刚买的粮食 ,主动登门道谢 ,又额外奉上一斤月饼,作为答谢。

    那程浩的浑家看见大半口袋粮食,脸色好看了不少 ,却是拎起来掂量了一下,然后边硬邦邦地道:“你这狗虽然能吃 ,却也吃不得这许多。你稍等,我把它吃的留下,余下的你带走。我们并不占人便宜 。”

    这话说得生硬,但刘恒不以为忤,只是一个劲儿的解释,主要是多谢他们代为照顾的缘故,多剩下的那些 ,纯就是答谢。

    最后程浩也笑着点头示意收下,她那浑家才不说话了。

    彼此又说几句话 ,刘恒才告辞了回去吃饭、喂狗 。

    当天晚上,躺在重新清扫过一遍的自己的床铺上,刘恒近段时间以来,第一次没有继续修炼——他几乎是躺下沾枕头就睡过去了 。

    一夜黑甜无梦。

    次日一早起来,果然他就觉得自己精神好了许多,身上也不见那么酸痛了——然而这个发现却让他丝毫都高兴不起来。

    这只能更加的说明 ,这沿路多日的每日修炼,对自己非但没有丝毫的帮助和提高,却反而让自己变得虚弱了许多。

    沉默着陪大黄玩了一阵子,做了饭吃了饭喂了它,刘恒便叮嘱它好好的守着家,自己起身锁了门,便直奔周家去。

    在他心里 ,有一件事,甚至是排在修炼至上的。

    在大堰山中  ,自己的身体灼伤了那虎妖的手掌,以及随后它说的那些话,以及重新回忆起来的自己的血可以治疗这种灼伤的事情,都让他心里无时不刻地在想着赶紧回来,回来去找老胡头问一问。

    血脉?自己到底是什么血脉?

    为什么自己的血可以治疗这种独特的灼伤?

    为什么当初老胡头又知道自己的血有这种能力?

    以及为什么……他当初会被人烧成了那副模样?

    当然的 ,刘恒知道,他是妖怪。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但是以他的实力,谁能把它伤城那样?

    过去屡次问他 ,他从不肯说 ,后来渐渐就不愿再问。

    但现在,刘恒觉得自己必须去问个明白了。

    …………

    来到周家的二门外的时候,却好老胡头不在,刘恒过去一问,才知道,他已经奉命押着东西陪周府的老夫人回娘家省亲去了,估计还要几天才能回来。

    满心期待,却扑了个空,刘恒心里自然免不了有些失落 。

    但他一寻思,顶多也就是晚上几天罢了,于是向人道了谢之后,便掉头离开。又想起自己既然已经回来了,就该去镖局里打个照面重新去挣那一份工钱才对。

    再者,当初在金虎寨旁一分手,去今已是二十多天,他自己回来的时候路过金虎寨,见那寨子已经完全废了,却也找不到个人能问一问,是以他竟是完全不知道彼此分开之后,顺远镖局的众人后来又做了什么,是否都平安归来了?

    别人且不提  ,至少刘大虎那里,彼此已经算是有些交情的——刘恒这个人 ,很是内向 ,轻易难交到什么朋友,也轻易不会把人当做真心朋友,但这刘大虎 ,他现在已经觉得对方可以算是自己的朋友了,因此对他自有一份关切之情。

    说来也巧,他来到顺远镖局门口时,却正好第一个就碰到了刘大虎。

    ***

    新书期就一天一更,其实我也很不好意思??  ,只是孩子才三个月,实在是缠手的紧,还望大家多多体谅了!

    那个,怯怯地问一句 ,现在有多少朋友是每天追看的?能留个本章说不?

    一天只能看两千字,你们受苦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