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六十章 南侯

第六十章 南侯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父亲,大姐要杀我!你救救我,救救我!”

    显阳城 ,显阳侯府的松山堂内,时年十四岁的显阳侯程茂山长子程云斌,一把抱住自己父亲的腿,扑在地上痛苦不已。

    其母程潘氏也委顿在地 ,哀哀地哭,一边哭一边插嘴念叨:“哪里有这样做姐姐的 ,居然要杀自己的亲弟弟,连他舅舅也抓了,那便不是她的亲舅舅,好歹也是她弟弟的舅舅 ,再说了,这般肆意妄为,可曾把侯爷您放在眼里?。 ?br />

    当代显阳侯程茂山坐在椅子上 ,任凭儿子怎么摇晃,只是一声不吭,连眼睛都不曾睁开过。只是面容隐隐有些悲戚。

    那程潘氏正哭诉着,堂外已经响起脚步声。

    紧随其后,已经有个清冷的女声响了起来 ,“呦,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 ,姐姐刚一回来,你就跑过来找父亲告状,你就是这么欢迎姐姐回家的?”

    这声音传来,顿时吓得程潘氏与程云斌一哆嗦,便如被人给卡住了脖子一般,登时便不敢说话了。

    程云素一身女公子的装扮,大步迈入松山堂。

    这是她在家时候就最喜欢的打扮:男装,却又并不掩饰自己的女儿身。她的这身打扮 ,是如此的俏丽而潇洒 ,以至于此前的两年,已经开始引得城内不少顽皮的贵家少女业跟着模仿,这打扮也被称做“侯女衣” ,算有些小风靡 。

    只是,任是谁来模仿 ,都穿不出程云素此刻的潇洒率性。

    在她身后,有人身着武服,有人高冠博带  ,有头发花白的老者,亦有青壮之年的武者,纷纷止步于堂前 。其中站在第一排的,正是邦相王承章,与早已不问世事多年的著名将军周延熙 。此前就一直追随在程云素身边的将军王离,此刻也身在其中。而拖在最后的,是四名士兵押解的一个中年囚者。

    那是显阳侯府的家宰 ,潘振华 。

    齐制:邦有相,家有宰。

    邦相负责封域之内诸事,但不入主之家门,家宰负责家主之内事外情百般一切,但无权插手封域之内的任何事物。

    程云素登堂,收起促狭的笑脸,敛容施礼,毕恭毕敬地躬身道:“云素见过父亲。父亲,女儿回来了。”

    程茂山终于睁开眼睛 ,脸上有些慈祥的笑意。

    他点点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br />

    父女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程茂山叹口气,低下头去,程云素则缓缓收回目光,转首看下堂内跪着的这一对母子。她笑,目光柔和 ,似乎是看到了当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乱跑的那个小家伙,说:“云斌,你怎么舍得派人去杀姐姐呀!”

    程云斌吓得不敢说话  。

    他毕竟只是一个才刚刚十四岁的大男孩 ,又自小就生活在姐姐的淫威之下,过去两年姐姐从外面回来 ,开始执掌家政 ,也没少敲打了他,以至于每次见到自己这位姐姐,他都吓得如老鼠见了猫儿一般。

    却在此时,被绑在堂外的家宰潘振华大声怒斥道:“呸!乱臣贼子!欺父凌弟之人,有能耐你……”

    程云素眼睛仍看着自己的弟弟 ,脸上丝毫表情都欠奉,只是淡淡地道:“帮我打乱他半边牙。只要半边,一个都不许多,也一个都不许少 。”

    “诺!”

    堂下有人大声应诺,但周延熙老将军却忽然道:“让我来!”

    尽管此刻侯女看不到,但他那张肥胖的脸上却依然满是谦卑的 ,甚至是有些谄媚的笑——他转过身来,几人顿时让路。

    “老匹夫,你……”

    啪的一巴掌,潘振华被直接抽飞了 。

    有人过去探视一眼,抬起头来,讶然道:“昏过去了!”

    周延熙啧啧两声,表示惋惜,然后他走过去 ,艰难地蹲下身子,毫不犹豫地顺手抽出小腿上的短刀,一刀顶开了潘振华的嘴 。

    那嘴本已遭重击 ,此刻又被“不小心”地划破了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

    周延熙眯眼看了片刻,笑嘻嘻地收刀起身,回复道:“禀侯女,正好半边!”

    堂内的程云斌母子二人吓得噤若寒蝉。

    扭头看向程茂山时,却见自己当下唯一的救星,已经重又闭上了眼睛。

    程云斌牙齿打战,却到底还是断断续续地道:“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饶了我吧……”

    程云素满意地点点头 ,笑道:“知错能改,你就是我的好弟弟!”

    说话间,她摆了摆手。

    四名士兵甲胄哗啦,迈步登堂,直接拖起母子二人,径直往堂下拖 。

    母子二人登时大喊大叫起来。

    但程茂山紧紧地闭着眼睛,亦一言不发。

    待那母子俩被拖走 ,程云素冲堂下摆了摆手,堂下众人见状,缓缓退去。走在最后的人,把那被周延熙一巴掌打晕过去的潘振华也一起拖走。

    独将军王离,右手把刀 ,站在了堂下。

    程茂山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他说:“别杀他 ,毕竟那是你弟弟!”

    程云素淡淡道:“他要杀我的时候,父亲可曾这么劝过他?”

    程茂山闻言苦笑,片刻后,他道:“杀了他又有什么用?这一次败在你手里,以你的能力,他还能有东山再起的胆子不成?他毕竟是我长子,是你的弟弟,留着他做个幌子,不是正好?”

    程云素闻言笑起来,“我若要幌子,还有好几个供我挑选呢。更何况……我不要幌子。”

    程茂山讶然看她,片刻后,他道:“你是女孩子!”

    “我姓程!”

    “可你是要嫁人的!”

    “我不嫁人!”

    “你……你……招赘?不怕人笑吗?再说了 ,你以为程氏家族七代传承显阳侯,会任由你胡作非为?他们能接受将来一个入赘的人的孩子 ,接掌程氏的显阳侯之位?到时候不还是要把你的弟弟,或者是你弟弟的孩子们扶起来吗?既然如此,你折腾这些,又是何苦来呢?云素,你听父亲一句劝……”

    “我已有子。”

    程茂山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哪来的儿子?”

    程云素笑了笑,拍拍自己平坦的小腹,道:“还有十个月,就要出生了。”

    程茂山闻言又愣一下 ,初时他以为程云素是在开玩笑,但看她一脸认真,他很快就明白过了——她说的居然是真的!

    这一下,他气得在扶手上重重拍了一下,两臂角力,差一点儿就要站起来。

    “你……”他气得嘴唇直哆嗦,“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云素昂首,淡然道:“夜梦天狼星入怀,感而受孕 。”

    程茂山眼睛瞪得溜圆 ,一张脸因为激动而泛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程云素寸步不让地与他对视着。

    过了好大一会子,程茂山终于挪开目光,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但他的胸口,却仍是忍不住大幅度地起伏、喘息 。

    这个时候,程云素忽然缓缓地道:“父亲 ,你该知道的 ,您的四个儿子两个女儿里,只有我,能在您过世之后 ,维持显阳侯程氏家风不落。”

    顿了顿,她压低了声音,又道:“也只有我,才能为您复仇!”

    程茂山忽然睁开了眼睛。

    片刻后 ,他缓缓点头,然后又阖上了眼睛,缓缓地歪到了靠背上。

    良久之后 ,他勉强抬起胳膊,摆了摆手,“你去吧,去忙你的!”

    程云素退后半步,凛然拱手、施礼 ,然后转身大踏步走下堂去。

    …………

    大齐王朝天授二十九年,时维七月,显阳侯长侯女程云素与羡侯郭子芳次子郭秉川大会于旴台之上,商议两家联络及姻亲诸事。议成 ,程云素忽暴起刺秉川,两家遂乱。八月,程云素拜表奏闻羡侯郭子芳通敌不法之事十三,遂起兵,九月 ,大破羡侯军 ,兵围沂阳。

    十月,帝下旨申斥  ,兵乃退。

    显阳侯程茂山拜表上,乞骸骨,称云素“帝胄之女也,天日其表,果敏不凡 ,乞为显阳侯嗣,以承宗祠,以抚两郡之民”。帝不纳。

    十一月,显阳侯茂山薨,云素称显阳侯,拜表告以父丧事,乞封。又茂山遗表同至 ,为女求侯位 。帝拍案大怒。

    将发兵,云素与羡侯郭子芳联名表奏又至,云素称尊父遗命,其弟云斐拟娶于郭氏女,双方议礼已成。帝乃彷徨。

    居间多有言云汉帝国使者络绎于途,出入显阳侯府之事,帝问策,群臣皆不敢言 ,或曰:失一侯则失一地。女侯之事,古已有之,事急从权 ,不如且从之,待其后徐徐图之无妨。帝从其言。

    二十九年十二月 ,帝下诏,以故显阳侯程茂山长女程云素为第八代显阳侯,拜武卫将军,世镇南疆 。时人壮云素之杀伐果决,不让其父祖,故不以“女侯”称之,称“南侯”,以其制疆大齐之南也。

    三十年四月末,云素产子,名曰“昱”。自称“夜梦天狼星入怀 ,感而受孕”,时人诧之 ,或曰:此草子也。疾杀之,众皆栗栗。后多不敢言。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