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十九章 将杀之

第五十九章 将杀之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任谁看来,此刻的周延熙老爷子都已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他体态虚肥,步履蹒跚 ,苍白的脸上有着一抹回光返照一般的潮红 。

    此刻听说面前的人竟是长侯女 ,他愣了一下 ,略有些哽咽,在儿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就要行礼,“老臣见过侯女……”

    然而此刻做男装近卫打扮的程云素,却丝毫都不为所动。

    待周延熙行礼罢,她笑着道:“周老将军,我父欲杀我 ,奈何?”

    周延熙的身子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身旁扶着他的长子周成杰脸上也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周延熙一副垂垂老朽的模样,道:“呃……呃,老臣上了年纪,又百病在身,这耳朵就不好使了,刚才,长侯女说什么?有人要杀你?谁敢杀你!”

    程云素要说话,侯相王承章却忽然开口道:“成杰,先扶你父亲坐下!”

    周成杰答应一声 ,赶紧搀着老爷子过去坐下。

    事先谁也没料到,此刻本应该被显阳侯府家宰潘振华带人堵在外面,甚而可能都已经被抓捕住的长侯女程云素,竟然已经出现在显阳城里 ,而且居然扮成近卫的模样,被侯相王承章带到自己家里来了!

    而且 ,这位长侯女刚一开口,就吓得周成杰心惊胆战。

    他实在是一句话都不想听见。

    等到老父亲坐好,他低着头缩着脑袋,就想出去。但这个时候,程云素却忽然又道:“我父亲对我自小疼爱 ,我想,他肯定是不会派人去杀我的,那问题就来了,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我们家的那位家宰,潘振华,应该还带着人在城外 ,时刻等着我去自投罗网呢!是谁给的他这个胆子 ,胆敢对本侯女下手?”

    周成杰头瞥了一眼,只见这位长侯女眸光异常犀利,此刻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只一眼,他就赶紧低下了脑袋。

    周延熙咳嗽连声,好不容易咳嗽停了,他呼哧带喘,道:“唉,老臣真是老了,又病,实在是无礼,这,这……呃,成杰,怎么敢叫长侯女还站着?快请长侯女坐下,命、命……命人……咳、咳……呃……咳……上、上茶……”

    程云素忽然又道:“周老将军可知道?为了追捕我,为了让我无法活着回到显阳城,他们居然纵容郭家的人跑到河阳郡去,封锁了整个大堰山来围捕我!那是河阳郡的地面,那是我父亲治下的地方,竟然纵容郭家的人跑过去 ,成百上千的人,肆无忌惮。我死无所谓,只是,敢问周老将军,若是让这样一个人接过了显阳与河阳两郡,你们老一辈人跟随我祖父、我父亲征战多年才得到那些土地,还能保住多少年?而周老将军你,将来到了地下,可有颜面去见我的祖父。又该怎么面对我母亲当年对您的托付?”

    周成杰讶然地看着她。

    内心的吃惊,已经让他忘了自己的身份。

    自显阳侯身受重伤、长侯女从外地回来,开始接掌侯府之内的家事开始,她精明果敢、敏锐能言的风格,就已经随着她做的一件件事情,在显阳城内外,乃至两郡之内 ,到处传播开来了 ,使得像周成杰这样不曾与她打过交道的人,也知道这位长侯女是个不好惹的精明强干人物。

    只是,众人说千遍,也不及自己亲自见上一面啊!

    长侯女的话锋之犀利 ,简直锐不可当!

    这个时候,周延熙不说话了,侯相王承章则是忍不住忽然叹了口气。

    然后,他说:“老周,你怎么看?”

    就在一个多时辰之前 ,长侯女忽然登门,用大概相同的一番话 ,直接说到让他哑口无言 ,又念及当年她母亲的恩泽,遂不顾七十高龄,毅然出马,亲自带她来到了这周府,来见这位当年赫赫威风甚至不逊于前后两代显阳侯的老伙计!

    周延熙嘴唇动了几动,张嘴欲说。

    一屋子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却忽然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道:“成杰,怎么还没上茶呀!”

    周成杰懵了一下 ,然后赶紧答应一声,亲自跑到门口,将刚才就已经远远赶开的下人叫过来,喝令上茶。

    程云素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王承章则是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

    房间内忽然就安静下来 。

    过了没多大会儿,下人端了茶盘来 ,周成杰在门口亲自接了,摆摆手 ,命他们重新退远些,然后才端了茶进去。

    两位客人皆安坐 ,接过茶碗去。

    但这个时候,他们其实显然是没心思去琢磨茶汤滋味如何的 ,只勉强沾沾嘴唇就放下了,但周延熙颤颤巍巍地端起茶碗来,抿了一口,却噗的一口喷了出去。

    大家都吓了一跳。

    老爷子气喘吁吁地怒斥:“蠢材!连碗茶都冲不好!我还指望你给我养老?你也就是一辈子蹲在家里吃老子的份儿!蠢材!蠢材!”

    程云素眼神微动。

    王承章忽然道:“我已老了,待此间事了,当与你一同归老山林!到时候,我一定要过来听一听你自己写的那些淫词艳曲!哈哈!对了,老周,你现在很中意显阳太守程茂伟,觉得他处事老成 ,有大将风度,届时准备举荐他接替我 ,出任显阳侯相,你意下如何?”

    周延熙闻言,立知雅意,当下缓缓点头,虽仍是一副垂老之态,但眼中的精明却不知不觉露出一些来。

    “此人甚好!又是侯爷堂弟,又是个性子平和的,妥当!妥当!”

    王承章闻言微微地笑起来,道:“你觉得妥当便是最好,这么些年来,若论看人的眼光,除了两代侯爷之外,我最服你了!”

    顿了顿,他道:“若茂伟接替我出任侯相的话,我拟让成杰出来 ,就担任显阳郡,替侯爷和长侯女,镇守这祖传之地,你看如何?”

    周成杰目瞪口呆。

    周延熙闻言,那肥胖的脸微微抖动着,一副眉花眼笑的模样,不了解的他的人 ,只看这副尊容,甚至会觉得他有些憨态可掬。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他连连摆手,然后指着身边的周成杰 ,道:“此子不过百里之才,岂可治千里!不可,万万不可!”

    但说到这里,他却忽然扭头看向程云素,问:“敢问长侯女,与令弟关系如何?”

    这一刻 ,他的目光忽然锐利起来。

    有若一只鹰隼盯紧了自己的猎物。

    当然 ,这种锐利的目光,只是一闪而过 ,随后他就低下了头去 ,恢复了那老态龙钟的颓唐模样 。

    程云素闻言想了片刻,道:“我将杀之 ,以绝后患!”

    王承章略显惊讶地扭头看过去。

    周成杰惊得微微张开了嘴。

    但这个时候,周延熙却忽然拍案而起。

    “好!”

    这一个“好”字,中气十足,杀气四溢!

    当年的一代名将,如今的痴肥老儿,忽然就挺直了腰杆。

    “既如此,老臣这条老命,就卖给长侯女又有何妨!”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