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四章 问道

第二十四章 问道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周府今天看上去有些忙碌。

    刘恒早早地来到周府的小门,却没有见到老胡头,只是见不少人忙碌地进进出出的,找个相熟的稍一打听才知道,是周府的三公子外出打猎,今天要回来。

    刘恒只好在门外低调地候着。

    过了足足半个多时辰,终于听见马车声响,却是老胡头押着约莫十几辆马车,拉着各式用物到了小门外,只有最后一辆车上,些许扔着几只死了的野鸡与山跳,似是那位三公子此行的收获,其中倒是有好几辆马车上,先后下来了足足十几个年轻貌美的丫鬟使女。

    刘恒低了头,不敢看。

    他只是跟老胡头交换了一个眼神。

    人进了府,车马也进了府,老胡头算是交待清楚了事情,这才走出门来,见左近无人,问刘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恒闻言笑了笑,却只是道:“我在城南租了一个小院子,以后就在这城里住了,怕是少不了要劳烦您。”

    老胡头闻言愣了片刻,然后点头,道:“中午我寻摸个地方,你陪你胡爷爷我喝两杯,跟我说道说道这两个月的事儿。”

    刘恒笑起来,说:“好。我请胡爷爷喝酒。”

    话是这么说,但老胡头却显然是并没有准备让刘恒请他喝酒。

    此时他转身进府,交待了些事情,再出来,却是带着刘恒顺着这条巷子继续往北走,走到尽头,一拐,有一扇窄门。

    这里还是周府的宅第范围,但这个门,却并不是周府的门了。

    府中一应的下人及其家人,就住在这一片地方。

    作为周府的副总管,老胡头在这扇门里头,有一座独门独院的小院。

    老胡头一生未娶,无儿无女,就一个人住在这里。

    院子不大,但很幽静。

    比之刘恒花钱租的那个小院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两人回到家里坐下不久,外头就有人敲门,然后就有一桌子四凉四热八个菜送了过来,那菜显是厨上刚做出来的,还冒着腾腾热气,一看就新鲜。

    一壶酒,两个酒盅。

    一壶冲好的热茶。

    一盘切好的冰镇西瓜。

    全都布置妥当,那带头送菜来的一个管事打扮的人,还又奉承了老胡头几句,然后才带着人走了。

    四个热菜里,有一只烤兔子。

    老胡头一把扯下一只兔腿来递给刘恒,自己又扯下另外一只,一边吃,一边笑着对刘恒感慨道:“没办法,我吃这玩意儿有瘾。”

    刘恒闻言笑了笑。

    那兔子应是刚出炉的,还异常烫手,一股奇异的香气扑得鼻子发痒——刘恒也烤过很多次兔子,却从未烤出过这般好味来。

    他终于撕了一口,随后就控制不住地大快朵颐起来。

    两人吃着,老胡头又劝酒,于是刘恒就小心翼翼地喝酒。

    这酒喝着有些辣口,远比在望云山城里喝的那种果酒要厉害,没有果香,但也有一种说不出奇妙香气。

    他一小口一小口的,边吃边喝。

    约莫盏茶工夫,一只兔子就进了老胡头的肚子。

    他一脸满足的样子,这才收起了方才的饕餮相,洗了手,开始正经地夹菜,喝起酒来,然后才道:“说说吧?怎么回事?在门口还不敢说?”

    事情当然是有的说,然而其实前后两个月,加起来也不过就是几句话而已。

    路途遥远不必说,兄弟分离不必说。

    只说结果就够了。

    三个弟妹都留下了,只有他自己回来了。

    他得了一个“丁”,被判定为没有什么修炼天赋。

    老胡头初闻言有些惊喜,等听到这个“丁”,就捻起了胡子。

    “这个丁……”一口酒下肚之后,他犹豫着措辞,道:“其实也没什么,大多数人都是如此罢了。修仙,说到底真的只是少数人的事情。”

    顿了顿,他道:“但其实呢,这个东西又不必绝对的信以为真。别人我不知道,不敢瞎说,我们府上的大公子,其实测试结果也才仅仅丙下而已,其他几位公子小姐,都是丁!就大公子,若是普通人,你能说是有什么好天赋?不过是府上使了好大一笔钱,因此也不必从杂役开始‘习学’,直接就进了山门的公学,这不,前段时间已经是正式得了入室弟子的身份,拜了师啦!”

    说到这里,他摇头,“天赋这东西……嘿嘿……”

    他说着,刘恒就只是听着。

    这时候,老胡头忽然凑近来,低声问:“你能看见那什么的那些事儿,你没说呀?”

    刘恒摇头,道:“我没敢。”

    老胡头点头,对刘恒道:“不说就对啦!说了,未必是好事啊!”

    他感慨着,说:“这些修仙之人,黑着呢!”

    说话间,又是一杯酒下肚,他满是沧桑的脸上蓦地显出些豪气来,道:“再说了,不能修仙又怎么了?大道三千,仙道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陈幺娘以孝入道,二十年得报大仇,甘子璐以心为天地,后来还不是配列神庙为三十六先贤?”

    他耐心地开导道:“再说了,就算是你没资质去修仙了,你那三个弟妹却都是留下了的,他们只要能在望云山宗里待着,那就是你这辈子最大的依仗!说出去,连城主怕都要拉拢你!闲了你就来找我喝喝酒,咱爷俩下下棋,岂不美哉?何必非得想那费心费力的修仙?”

    刘恒闻言笑着摇头,“我不打算跟任何人说,更不打算宣扬,我已经叮嘱了我们村子里的人了,您可别给我说漏嘴。”

    老胡头瞥他一眼,叹口气,说:“傻子!”

    一仰脖,一杯酒又下了肚。

    然后他道:“那也无妨!正好你那三个弟妹都离开你了,你若愿意,我给你在周家安排个差事,管保松快自在,如何?”

    刘恒闻言却只是笑笑,道:“胡爷爷,我想学武。”

    老胡头的筷子停在半空,扭头看着刘恒。

    然后,他忽然缓缓地笑起来。

    最终他摇着头,把筷子拍到桌子上。

    “你呀!”他叹口气,说:“说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刘恒道:“我需要找一份养家糊口的活计,又觉得自己还年轻,总不好从这时起就开始考虑养老了,所以我就想……能不能请您帮我打听打听,看城里那家顺远镖局,还招不招人?我哪怕做个喂马扫地的,都行。”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