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三章 新宅

第二十三章 新宅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最终刘恒还是决定以后要到大野城里去讨生活。

    其实若单纯只是想养活自己,是不必发愁的,刘恒有许多的路子可走,且很多都可以活得很滋润。

    打渔的小船没了,但再造一艘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从此之后只需要养活自己一个人,他哪怕五六天下一次水,都是可以的。剩下的那么多时间,他甚至可以每天都去黄先生那里跟着他读书学习。

    除此之外,他还可以去打柴卖柴,村头赵叔就这样,收入尚可——事实上,他年轻力壮的,可以做的事情,实在是并不少,已经是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挨饿了。

    然而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决定去选择另外的一条路。

    于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就奔了大野城。

    首先是租房子。

    他计划要现在大野城内落脚,然后再谈其它。

    这个容易,上市内就有两三家专门从事房屋买卖和租赁的牙行,刘恒进去把需要一说,那几个牙人听说他只是要租房,且要求房租越便宜越好,便有些不大感兴趣,但生意再小也是生意,最后还是一个微胖的牙人接待了他。

    双方一说一问,很快,那牙人就为刘恒敲定了三套房子,然后便带了刘恒去看——都是在城南,那里的房子最便宜。

    不过,看房子的途中,那牙人还是一再鼓吹这房子如何如何的超值,劝刘恒“宁买莫租”,但刘恒却只是摇头。

    他不是不想买,只是这些年来攒的钱,多数都给陈乐他们留下了,他自己身上虽说还剩了些,而且真要用钱也不是没地方借,但思量再三,他还是决定要先租房子——对于未来的前途,他其实并不太有绝对的信心。

    三套房子看罢,刘恒最终敲定了其中一套位于城南偏东地方的小院子。

    院子不大,院墙低矮,有些年久失修的感觉,但推开门仔细看,这房子只是被风雨斑驳了而已,其实内在都是完好的,尤其梁檩上用的木材,都显扎实。

    牙人拍着胸脯说这房子绝对不漏,刘恒也没在意。

    他住过无数漏雨的房子,对观察房子漏不漏,有着自己独特的经验。

    他知道,这房子租下来之后,是要换一些茅草的。

    不过没关系,顶天了也就耽误一天的功夫就是了,而且也花不了几个钱。

    大家讲定每个月一百一十个铜钱的房租,就要回去立字据,院门锁好要走,狭窄的巷子里却迎面走过来一个粗壮的妇人,竟是一手拎着一只装满了水的大木桶,走路不摇不晃。

    于是刘恒脚下缓了一缓,见她推开了隔壁的院门,然后才快步离开。

    字据立下,各持一份,约定租期一年,然后刘恒先付了三个月的租金,就把钥匙拿到了手。

    接下来,面对这个新家,过去多日他身上的那些颓唐,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花了一天的工夫,去下市上买些新编好的茅草,往邻居家借了把梯子,他自己就把房顶上容易漏雨的地方都给换了。

    院子里洒扫庭除,房间里清尘去霉。

    到第三天的时候,他借了辆牛车,找了黄大元帮忙,正好上城来卖柴的赵叔也搭了把手,他就已经把家给搬过来了——四张简单的小床,一张不少。

    连锅灶都顺便弄好,已经随时可以自己做饭了。

    看着这整洁一新的小院子,黄大元有些羡慕。

    他说:“哥,将来我也想过来跟着你干活。”

    刘恒闻言却只是笑笑。

    等到赵叔卖完了柴过来,刘恒请他们两个就在巷子口的食肆里简单吃过午饭,然后大家一起坐牛车回去。

    下午,他跑到大野泽旁,就在水岸边撒了几网。

    到傍晚时分,他就已经背着一篓鱼回到了大野城自己的小院子里。

    趁着天色还没黑,近邻的几家,他挨个儿敲开门,一家送了两尾鱼去,大家都对这个最近搬来的新邻居颇有好感。

    他又一次注意到隔壁院子那个力气颇大的女子。

    她丈夫是个手艺人,叫程浩,专门在城里城外行走,做些补锅、磨剪子、磨刀、磨洗铜镜的活计,很憨厚老实的一个人,待人很热情。刘恒送完了鱼刚回去,他就主动敲门过来,送来了两把青菜,说是自家院子里种的,不值钱。见刘恒这院子里的木桶,有一只是坏了的,他还主动地要求帮忙修补。

    开始刘恒想要婉拒,但见他很是诚恳,也就不再退让,只是一个劲儿的道谢。

    只是等他拿了木桶回去不久,刘恒就隐约听见隔壁起了争吵声,一个女子的粗粗的声音在那里骂:“镇日就知道行好事,你却结交了谁来?做甚都不要钱,不要钱你我吃什么?不过滥好人一个罢了!呸!你休与我讲什么远亲近邻的话,我只知道咱们孩儿被人拐走时,那些邻里有好几人在场,并无人伸手……”

    她的声音并不算大,显是顾忌些脸皮的,并不曾高声,只是大家住个邻墙,院墙又低矮,房屋又破漏,便还是传进了刘恒的耳朵里。

    听见了开头几句,刘恒也只做没听见,但听到后面两句,他却有些愕然。

    想要再听时,也不知那程浩与他浑家说了些什么,那边已经没了声音。

    这一夜,他睡得又有些不大安稳。

    大黄就趴在院子里,这一夜,刘恒好多次都听见它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却总也不肯趴下睡觉。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天才刚蒙蒙亮,刘恒就带上大黄,出去远远近近的巷子都转了一圈。一来是他自己要熟悉一下这周围,二来也是带大黄认认路。

    等一人一狗回来的时候,天色刚亮,那程浩就已经在院子里忙活了。

    院墙矮到两边可以隔着墙轻松地对话。

    程浩听见这边门响,见是刘恒回来了,便拿了木桶递过来,笑眯眯地,道:“已经修补好了,管你几年不坏!”

    刘恒道了谢,接过木桶来,先是夸赞了一番,说程大哥你这手艺真好。

    那程浩便嘿嘿地笑起来。

    昨晚刘恒听见隔壁叮叮当当的忙活了不短一阵子,临睡前,他曾想过,今天程浩还木桶回来的时候,自己一定要给些钱才好,但今天早上起来转悠了一圈,他还是觉得,这笔钱还是不给为好。

    给了,反倒尴尬了。

    大家笑谈几句,那程浩的浑家喊吃饭,刘恒也自去做饭,等他做好了饭吃过,大黄也吃过了,看隔壁院子里,那程浩的挑子已经不见,想必已经出门了。

    刘恒简单收拾过自己,便也关了院门,慢慢地溜达着往城北边走。

    今天开始,他准备要开始找活干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