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二章 精气神

第二十二章 精气神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一个人的日子,有些乏味。

    不过原本就是命贱的人,日子乏味不乏味,并不怎么重要。

    就像对于曾经的刘恒来说,累这样的词,其实是没有丝毫意义的一样。

    人如果能凭借自己的辛劳,去换来足以果腹的吃食,甚而还能养活自己的弟弟妹妹,即便累一些,又值什么?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曾经,在兄弟们还没有开网打渔之前,刘恒每天都巴不得能多接几个跑腿、送信、拎东西的活儿,好多挣几个铜钱呢,累一点,那是好事的,是求之不得的!

    刘恒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力气。

    只要有东西可以填饱肚子,有个地方可以躺下睡一会儿,力气这个东西,用光了还会有,用光了还会有,永远都用不完,因此并不值得珍惜。

    到现在他还是这么觉得。

    他一个人待着,没了船,也没了鱼叉,还没了满院子撒欢的三个弟弟妹妹,他想不起来自己该去干嘛,但他又觉得自己总不能坐着躺着,于是他就抄起柴刀,带上大黄一起,到几里外的岗子上去打柴,自己留下一些,给黄先生家送去一些。

    自己收拾饭食,自己刷锅刷碗。

    其实原本都是他这个大哥做饭的,那时候大家都说他做饭好吃,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做饭真好吃,后来三丫要做饭,刘恒觉得也好,女孩子家,做事情细致,结果她果然就做饭很好吃。现在重新把做饭这件事情拾掇起来,刘恒觉得自己做饭实在是不大好吃,只不过可以算是做熟了而已。

    大黄倒是吃得很美。

    刘恒的饭量比之以前有些锐减,就都给了大黄。

    下午时跑去黄先生那里听课去,他却觉得自己有些恍恍惚惚的,趁着课间的工夫,想跟黄先生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想起来,于是便干脆一个人沉默地回家——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生病了。

    然而并没有生病。

    他没有发烧,也没有肚子痛。

    他甚至已经记不得自己上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

    许是七八岁那时候,因为喝了雨水而害肚子吧。

    记得那次,他疼了好几天,差一点没死掉。

    但现在他并不会肚子痛,他吃得是热乎乎的饭食,尽管不好吃,他喝得也都是村口井里汲出来的新鲜好水,甜丝丝的。

    然而他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得病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三四天。

    这天早上醒来,晕晕乎乎地做了饭吃了饭,把自己的碗筷刷了,又把大黄的陶盆也涮干净,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

    他想:“我该去找一份新的活计。”

    然后他就慢慢地想起许多该做要做的事情来,并在后来的某一刻,忽然清醒过来。想起过去这段日子里自己浑浑噩噩的样子,他有些惭愧,心想:“如果叫陈乐和三丫、小刘章他们看到前几天的话,怕是一定会笑话我的!”

    只是一个小小的梦想破灭了而已!

    难道修不了仙了,就要去死吗?

    我还活着呀,我没有天赋去做修仙这样美好的事情,但我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这个梦想破灭了,但我还有其它的,更多的梦想——比如,我现在应该考虑去找一份新的可以养活自己的活计,然后去置办一个新家,让那三个家伙回来的时候,有个可以安生睡觉的新地方。

    眼下这村子,已经不能再住下去了。

    这是他早已有所察觉,并且此前就已经在心里无数次给自己提醒的一件事。

    近两三年来下水打渔,他能很明显地观察到那水里的妖怪正在一天天变得更强大——即便没有那道人捉妖失利,很可能已经触怒了那妖怪的事出现,随着妖怪自身实力的壮大,它当不会满足于只盘踞在水中的。

    当它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上岸滋扰周边,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更何况上一次它受了伤,却并没有死,或许只待它稍稍恢复,便要上岸来报复一番也说不定——这件事,不可以再推迟了。

    心里这么想着,他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

    揭开缸盖,舀一瓢清冽的水,咕咚咕咚灌下去。

    再给大黄舀上两瓢,倒进它的陶盆里,看它在那里欢快地喝水,刘恒忽然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精气神一下子就回来了。

    除了忽然有些肚子饿,他几乎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的不对。

    又一次,他觉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难住自己!

    又一次,他觉得自己无比强大。

    等大黄喝完了水,他抬腿就往外走,去找黄先生商议搬家的事情。

    然而听他说完,黄先生先是摇头,然后一口就否决了他。

    “搬家是不可能的。”他说,“村子里的人,多数耕田,少数像你,打渔,像你赵叔,打柴,都不可能搬走。”

    “田地就在村子边,搬走了,难道不种地?不种地,你让他们吃什么喝什么?种地?难道你让他们每天来回奔波着下田吗?”

    “再说了,搬走?搬去哪里?哪里是安全的,哪里又是不安全的?你可知道那蛇妖会去滋扰哪里?何时会去?未来它又会去滋扰哪里?”

    说到这里,他一脸的悲哀,刘恒甚至觉得,那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他说:“如今这天下,又有哪里是安全的呢?”

    每次听黄先生说起这些,每次看到他脸上那种历经沧桑之后却又万分无奈的样子,刘恒心里都会忍不住生出一抹对他的崇敬。

    他觉得,黄先生大概就是那种心里装着整个天下、装着天下苍生的那种人。

    想了想,他忽然问:“先生,这天下,安全过吗?”

    黄先生想了想,居然点了点头。

    片刻后,他一脸肃穆,认真地道:“当武皇帝在世之时,马踏神庙,鞭笞龙王,号令千山,这天下间的妖怪,无不凛然畏惧,不敢侵犯人间。哪里会如现在这般,天下间妖邪辈出,祸害百姓?而所谓的修仙之人,也一个个只想着得窥大道、白日飞升,却整日都在做着鱼肉百姓的事情?”

    刘恒又一次听到了武皇帝。

    他忍不住开口问:“先生,武皇帝真的那么厉害吗?”

    然而黄先生却只是摇了摇头,面露苦笑。

    片刻后,他说:“既然不准备再打渔了,那你想去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至于村子里这些人,你闲了时,记得回来看看大家,就很好了。而搬家的事情,干脆不要提,搬不了的!”

    顿了顿,他叹口气,看着刘恒,说:“只是有一点,你将来不管去做什么,都要切记,人活世间,当行善事,谋善举,苍天终不会辜负你!”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