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一章 雨夜

第二十一章 雨夜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去时路长,来时路短。

    这一路的归程,并不太平,因为这个天下本来就并不太平。

    不过还好,和去时一样,像刘恒这样的穷人,是基本上不会遭遇太多麻烦的——一旦离开了望云山城,他甚至是立刻就把脚上的布鞋脱下来,换上了草鞋。

    穿草鞋,才是一个穷人的本分。

    一千多里地,去时四个人,走了近一个月,归程只剩下刘恒孤零零的一个,怎么都好对付,他脚力又健,只二十天出头,就已经回到了大野城。

    这日下午,远远地看到了那熟悉的小村子,刘恒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容。

    他又回来了。

    回来,总归是叫人开心的一件事。

    一路遇见邻里,大家都热情地打着招呼,只那短短的几步路,却不等他走到家,陈乐、陈雉和刘章已经留在了望云山宗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小小村落。

    这消息若是在大野城里传开,怕不立刻要轰动全城,但眼下这小村落里,乡民大多朴实,对于修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隐约是知道一些的,对于修仙的荣耀,也大抵是了解不少的,所以,激动自然也是激动,高兴自然也是高兴,以至于一样也是奔走相告,但说到底,也只是一种“我们村子有人出息了”的感觉。至于像在大野城那等地方所能引起的轰动,却是不会有的。

    很快,一条黄色的大狗出现在了视线里。

    刘恒刚来得及叮嘱隔壁打柴卖柴的赵叔,进了城不要声张和宣扬此事,瞥见那身影时,当即转过身去,那狗却已经扑到了近前。

    它呜呜地叫唤着,不顾刘恒的身边有人,只是将他们粗鲁的挤开,围着刘恒来回地打转,尾巴疯了一样的用力的摇摆着。

    它仰头看着刘恒,刘恒低头看着它。

    忽而,它一脸严肃的表情,冲刘恒大吠起来。

    “汪!汪!汪!”

    很用力,很生气的样子。

    乡亲们都笑起来,有人说:“大黄想你呢!你刚走那一个月,它都瘦的脱相了,最近才渐渐好些。”

    刘恒蹲下去,与它对峙着。

    它又“汪!”地叫了一声,然后又“呜呜”起来。

    刘恒一把抱住它的脑袋,把它拽进怀里。

    摸着的确是瘦了好多好多。

    其实刘恒自己知道,他自己也瘦了好多好多。

    去时瘦,来时又瘦。

    忽然,大黄用力地挣脱了刘恒的臂膀,围着他转了一圈,往远处来路看,又到处看,开始六神不安地吭叽起来,唧唧歪歪的。

    “汪!”它冲刘恒吠叫了一声。

    刘恒笑着抱住它,跟它说:“他们暂时先不回来了,不过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肯定会给你捎好吃的回来的!”

    …………

    小院子跟走的时候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房前有一大片晒到发黄的干草。

    刘恒知道,这应该是黄大元帮忙给清理出来的——本地就是这样,哪怕是多年住人起居的老院子,一到了夏天,也要长草。

    把小木棍抽掉,推开门进去,有些东西发霉的味道,于是刘恒索性就敞了门,在屋子里简单转悠着看了一下,又出来,见黄大元仍蹲在屋角,正冲自己傻笑,不由得也笑了笑,说:“你晒黑了。”

    黄大元站起身来,说:“我最近经常帮爷爷干活。”

    刘恒闻言笑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走,我去看看黄先生去!”

    …………

    村子里一下子出了三个修仙的后生,这在很多人眼中看来,自当是一件值得大大欢喜的事,但黄先生听了,有些高兴,却又有些忧愁。

    刘恒知道,这是黄先生心里一辈子都解不开的疙瘩了。

    想当年黄大元他爹,非要出门去修仙,后来还一度传回消息,说是天赋甚好,极受宗门重视云云,但后来,却很快就没有了消息。

    等再有消息传来时,大家都说,他死了。

    黄大元的娘当时就一病不起,三个月之后撒手去了,据说当时大元的奶奶也是病了许久才起来床,而黄先生当时近乎一夜白头,且自那之后,便越趋消瘦,脸上再也没怎么露过笑容。

    不过,他倒是罕见地称赞了刘恒一句。

    他说:“你让大家不要往外说,这是对的。不要夸耀,也不要立什么牌坊,只安生做人便好。以前是怎样,以后仍要是怎样!”

    刘恒毕恭毕敬地答应了下来。

    黄先生留刘恒吃饭,刘恒笑着婉拒了。

    他有路上买的三合饼子,还没吃完,回去烧一碗开水一泡,就是一顿饭。

    结果一碗泡烂了的三合面饼子还没吃完,大元就跑过来了。

    他沉默着,刘恒就只是闷头吃。

    一共剩了五个饼子,他给自己泡了两个,给大黄泡了三个。

    结果还是大黄先吃完了。

    天气闷热的厉害。

    刘恒他们离开的时候,天气才刚入夏,此时回来,却正是盛夏时节。

    蚊子不少。

    天色暗得比正常日子早了些,今晚许是要下雨。

    刘恒吃完了饼,放下碗,问:“有事儿啊大元?”

    黄大元闷头坐在刘恒家的树墩子板凳上,久久地不说话。好大一阵子,他才问:“恒哥,那就是说,你以后都不会去修仙了呗?”

    刘恒“嗯”了一声,说:“应该是。我没天赋。”

    大元继续低头,又过了好一阵子,他又问:“那……那……三姐姐天赋那么好,她以后一定是大神仙了。你说,她以后还会回来看咱们吗?”

    刘恒闻言笑起来,有些苦涩,又有些莫名的感慨。

    他知道大元关心的是什么。

    想了想,他说:“会的。大元,会的。”

    忽然一道闪电亮起来,照亮了黄大元脸上的年少的忧愁。

    雷声随后就轰隆隆地响起来。

    刘恒说:“大元,回去吧,回家。一会儿该下了!”

    黄大元低了头不说话,愣了好久,他才抬起头来,闷闷地说:“那我回去了恒哥。”然后站起身来,走出门去。

    又是一道闪电亮起。

    紧接着是更多的闪电,照亮了这暗沉沉的夜空。

    也照亮了茅草屋里刘恒那张平静的脸。

    雷电交加之际,忽然又起了风。

    大风吹得茅草屋前檐茅草剧烈地开阖。

    黄大元走了没多久,兴许未及到家,豆大的雨点子就已经落了下来。

    砸得地面噼噼啪啪。

    砸得多日未雨的尘土都飘扬起来,一股土腥味扑鼻而来。

    然而这是刘恒所熟悉的味道。

    也是他所喜欢的味道。

    往日的这样子的雨夜,小兄妹几个就挤在门口这里,大黄也挤在众人中间,一起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并热情地讨论和回顾大家当初乞讨的那些日子。

    在那样的日子里,若是雨下之前没讨上一口饭吃,今天就注定了要饿肚子了。

    但现在不会了,大家有个小家了,家里存了足半个月的口粮,想吃,下厨去做就是,连柴也是攒了许多的,不愁没得烧。

    在过去的日子里,每到下雨,不管是那漏雨的破庙也好,或某处倾颓的屋檐下也罢,到处都是水汪汪的、潮乎乎的,想睡,只能躺在那潮乎乎的叫人极不舒服的地方,困极了饿极了,才勉强睡下。

    但现在,不会了。

    他们有家了,有自己的房子,想看雨便看雨,想睡觉便睡觉。

    一人一张床。

    干爽舒服。

    当时大家都觉得:我们好幸福啊!

    …………

    刘恒独自一人蹲在门口,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那大风卷着雨滴,不时地冲进屋里来,洒了刘恒一身,他却没有丝毫要关门或避开的意思。

    看着这样的雨夜,这样的电闪雷鸣与倾盆大雨,他忽然想:当时我们真的是好幸福啊!

    大黄突然叽歪起来。

    刘恒扭头看它。

    它的鼻子冲外面伸着,潲进来的雨已经把它的脑袋都整个打湿了。

    它呜咽着,呜咽着,忽然冲这雨夜叫了一声。

    “汪!”

    刘恒伸手抓着它后背上的毛,往自己身边拽了拽,大黄很听话地靠拢来,挨着刘恒的身体重又趴下。

    “汪!”

    它又冲刘恒叫了一声。

    “大黄,你想他们了吗?”刘恒说。

    “汪!”

    “我也想他们了。”

    …………

    这一夜,狗没睡。

    人也没睡。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