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二十章 哥

第二十章 哥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闻言愣了一下。

    旋即他笑了一下,手臂抬起来,又落下,然后却再次抬起来,摸了摸陈乐的脑袋——几年前的时候,这是很自然的一个动作,但最近两年,刘恒已经很少做这样的动作了,尤其是在对陈乐的时候。

    四个人都是小乞丐,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大,所以理论上来说,陈乐甚至有可能是比刘恒的年龄还要大的。

    当然,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大家都逐年长大,尤其陈乐,是兄妹们中间个子长得最快的那个,现在已经比刘恒还要高一些了。

    刘恒下意识里觉得,弟弟妹妹们长大了,像小时候那样摸他们的脑袋表示安抚和亲近的动作,就有些不合适了。

    尤其是对男孩子,不太合适了。

    但这个时候,尽管犹豫了一下,他最终却还是没有忍住,抬手摸了摸陈乐的脑袋——两人年岁相仿,陈乐个子还更高,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这个动作看上去就多少有些莫名怪异。

    但陈乐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刘恒笑着,缓缓地道:“别说傻话!”

    顿了顿,他道:“咱们是什么样的出身,不必我多说,能得到像现在这样的机会,哪怕是做杂役,不但有口安乐饭吃,还有机会接触到一些修仙的事情,对咱们这种人来说,有多难得,也不用我多说。”

    手臂收回来,目光从三个弟弟妹妹的脸上一一看过去,他说:“咱们都是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咱们原来只是三餐无着的小乞丐,现在靠着打渔,好像是吃上一口饱饭了,但在大野泽里打渔的凶险,你们也是知道的,那口饭,并不那么好吃。别管以后的成就有多大,你们能留在这里,以后都能有一口安稳饭可吃,你们可知道我有多高兴?”

    他叹口气,笑着,却感慨着,说:“我知道你们都觉得心里怪异,我心里也难受。为什么四个人一起来,独独我自己是个丁?以后连跟你们一起作伴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心里是真难受。”

    “但是刚才,我一个人蹲在那儿……”,他回身指着自己方才站上去的那块大石头,笑着说:“我想明白了。”

    “咱们都是寻常人啊,四个人来,竟然可以留下三个,你们还想怎样?”

    “而且幸好得了丁的那个人是我!我是大哥,我留不下来,回到大野城,你们都知道的,我饿不死,但如果是三丫得了丁呢?如果是小四得了丁呢?你们想,我怎么敢放心地自己留下,放你们中的哪一个独自回大野城里去讨生活?”

    “我会不放心,更会不舍得。”

    “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了。”

    三个弟弟妹妹全都红了眼眶,也就是强忍着,才没有流下泪来。

    但刘恒却依然笑着,说:“行啦!一个个都一副想哭的样子,有什么可哭的?我问你们,若非这次机缘特殊,咱们得到什么时候才能攒够那么多钱,大家都跑来争取一个测试的机会?咱们够走运啦!”

    “哥……”

    三丫眼眶通红地喊了一声,眼角已经有大颗的泪滴在打转。

    刘恒笑了笑,抬手摸摸她的脑袋,如几年前那样,抬手把她眼角的泪抹了去,笑着说:“你们都要留下来,要用心,要好好的,至于我,你们不用担心。别人不知道,你们还能不知道?这么些年过来,我什么没经过,什么没见过?我连你们几个都带大了,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我?放心吧!”

    刘章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出来。

    说什么?非要跟着大哥回去吗?

    大哥说的很明白,那样很傻!

    于是,他忽然抬手擦了眼泪,说:“哥,你放心,我们三个一定混出个头脸来,到时候,你就算不能修炼,我们也能让你享清福!我们也能保证没有任何人再敢欺负你!”

    刘恒闻言忽然笑起来。

    他重重点头,一口应下,“好!”

    话到此处,他觉得自己今天已经破天荒的说了太多的话了,但偏偏又觉得还有一肚子的话没有说出来。

    但是,多说又能有多大的用处呢?

    犹豫了一下,他开口说:“那行吧,你们就留下吧,我这就……我下……”

    “哥!”

    三丫忽然伸手拉住了刘恒的衣角。

    刚才都打听过了,一旦通过了望云山宗的入门测试,拿着测试成绩单,可以很容易的去办理一切的手续,而手续一办,就意味着开始在山门里有吃有喝有住了——也就是说,现在,他们三个就已经都是望云山宗的人了。

    刘恒抬手摸摸三丫的头发,却对陈乐和刘章说:“以后你们都不可以再叫她三丫,要叫大名,首先要自家人尊重自家人,外人才会尊重你,以后你们就都叫她陈雉,小四你就叫她三姐,还有小四,对,不能叫你小四了,以后都要叫你刘章。黄先生说过的,名字这个事情,很重要。”

    顿了顿,他又对陈雉道:“以后不要那么贪吃,知道不知道?”

    三丫点了点头。

    刘恒又对刘章道:“你是男孩子,现在大哥不在你们身边了,你一个男孩子,不要老是掉眼泪,明白吗?我们越是弱小,就越不能哭,不然人家就更会欺负你!懂不懂这个道理?要学着让自己硬气一点,明白吗?”

    这一刻,似乎大家都开始明白,这已经是告别之前最后的话了,小刘章一边重重的点头,一边忍不住地眼泪直往下掉。

    最后,刘恒扭头看向陈乐,少了些温和的劝勉,多了一丝严厉。

    他说:“我不在,你就是他们的大哥。做大哥的人,敢打敢拼不害怕,只是最基础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冷静。不要一点小事就火冒三丈,你懂吗?”

    陈乐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挺起胸膛,说:“哥,你放心。”

    刘恒点点头,冲三个弟妹露出笑容,说:“都不许送,等你们放了假,记得回去看我!我等着你们给我光耀门楣!”

    说完了,他忽然转身,快步下山。

    且同时,他喊了一声,“都给我站住!”

    小兄妹三个一步还没迈出去,就纷纷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大哥顺着蜿蜒的台阶快步地下山。

    第一次他们觉得,那背影竟是如此的孤单。

    这一刻,就连陈乐也终于是忍不住,眼泪控制不住地留下来。

    对着几十丈之外,那个正在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远的背影,他轻轻地喊了一声——

    “哥!”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