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九章 笑容

第十九章 笑容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山风猎猎。

    视线的下方,是大团大团被山风搅动的白雾。

    雾开处,隐隐可见下方繁华雄伟的山城。

    刘恒就这么蹲在山道旁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不时有跋涉上山的人扭头看他一眼,但无人在意他的存在。

    更没人知道他刚才得到了一个“丁”的判语。

    这基本上意味着,他此生将与修仙之路,无缘了。

    不过大为失望的陈滔倒是并没有表现什么不满,许是他那人心胸够宽广,许是他并不在意几百枚刀币这样的“小钱”,还许是……至少兄妹四人里,还有一个三丫陈雉,毕竟是得到了一个“乙中”的判语,被证明是有不错的天赋的,让他这一次的下山与投资,并不算全无所获。

    总之,在刘恒拿到了一个“丁”的评价之后,尽管他根本无法掩饰、也并不曾掩饰自己的失望,但最终,他并没有恶语相向,甚至从房间里出来之后,还特意跟刘恒他们解释了一下这个“丁”的判语的由来,并且亲自叮嘱一位值守的人带着陈雉和陈乐、刘章他们,去办理接下来的入门手续。

    他已经算是刘恒所见过的所有的高高在上的人之中,最有涵养的一个了。

    只是……漏壶啊!

    刘恒再次拿起那张纸,认真地盯着那个“丁”字看了好一会儿。

    他脸上终于慢慢露出一抹苦笑来。

    谁的人生会没有梦想呢?

    更何况,虽然从记事起就已经是一个小乞丐,但刘恒却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老老实实按部就班去讨饭的乞丐。

    记不清有多少次,当他正饥肠辘辘的时候,却总是听着别的乞丐,又或者是街道里高谈阔论的人们聊到那些仙人,聊到那些修仙的故事,然后就叫他不知不觉的忘了饥饿。

    尤其是那些刻苦修炼终得成仙的励志故事,一次次的激励了他,使得他虽是躺在一堆乱草之中,却仍然敢于去幻想:自己终将不会只是一个小乞丐,自己终将会踏上一条成功的道路,证明人即便生来是乞丐,也不会一生都是乞丐。

    他曾想过:当我死时,或许不能儿孙满堂,或许不能广置产业,也或许不能名扬天下,但至少我这一生,当不是在碌碌无为中度过。

    然而,这过往的一切,梦想,野望,期待……都于此刻烟消云散。

    脚下云卷云舒。

    从尘土里来,归尘土里去。

    他想:这世间,终是有许多人,虽然生来平凡,却不甘平凡,且必将不凡的,然而,我并不是。

    我只是个普通人。

    那陈滔说,十个前来测试天赋的人里头,约有一半是“丁”。可那同样说明了,至少还有另外一半的人,是或甲或乙或丙的,如陈乐三丫和刘章那样。

    即便如陈乐和刘章那样的“丙”,却也至少是有了不平凡的基础。

    他就这样的想着、想着,心志不由消磨。

    甚而在这个时候,即便有着下意识的克制,但他却还是不由得对自己的三个弟弟妹妹生出了那么一丝的羡慕与嫉妒。

    但很快,他遽然而醒:刘恒啊刘恒,你是怎么了!

    那是你的弟弟妹妹,那是和你一起乞讨,和你一起跟人打架,又义无反顾地冒着死的危险跟你去大野泽里打渔的亲人,你曾发誓要一生守护他们!

    他们即将走上一条人生的康庄大道,在这个时候,你当为他们而欣喜,你当为他们而骄傲,你当为他们而由衷的露出你的笑容!

    你怎么可以嫉妒?

    你可以贫贱,也可以庸碌,但决不可如此心胸狭窄!

    便是路人,有了这般的机缘,也当是值得贺喜两句的,更何况那是你的弟弟妹妹,他们的欢喜,不也正是你的欢喜吗?

    这样一想,他脸上终于露出久已不见的笑容来。

    原本晦暗不堪的心情,都渐渐变得重又爽朗起来。

    他想:我这一生,或将终于平凡,但至少,我有三个弟弟妹妹,都是修仙之人,而他们,都是我带大的,他们虽不是我的血肉至亲,却胜过亲弟亲妹!

    他们就是我最大的骄傲!

    …………

    天近午时,终于办完了全部手续出来的陈乐、陈雉和刘章,终于找到了蹲在山道旁大石头上的刘恒。

    三个人心里各自有着自己的担忧,走近来,叫他,他第一时间站起身转过头来——小兄妹三个,看到了自家大哥脸上灿烂的笑容。

    他轻松地跳下来,几步走近,问:“都办好了?”

    小兄妹三个都点头,异口同声,“办好了!”

    刘恒的眼神里带着探询的神色,看向陈雉——这是他们的老习惯了,三丫嘴快,话又多,一般刘恒问事情,都是她抢着回答的。

    这时三丫果然下意识地就回答说:“二哥和小四被分到一个叫监事院的地方,我们找那带路的人打听了,据说会被分派到这山上山下的各处去做一些杂役,但是每逢五逢十就有一堂大讲,他们每个月都有三次听课的机会,门中也会给一些修炼方面的便利,将来还有机会进公学。我……是直接进公学修习,时间是三年,三年后如果表现优异,就可以获准拜入山门内的某位教习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好!好!好!”刘恒爽朗地笑起来。

    满足地叹息一声,他看看陈乐,又看看刘章,笑道:“整个大野城,才只有四户人家敢打出‘仙家门第’的招牌,现在好,咱们家一下子就出了三个!”

    顿了顿,他耐心地叮嘱道:“别管是做杂役,还是进公学,至少都是脱开了乡野小民了,这是好事,但你们也不要沾沾自喜,因为你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和你们一样有天赋,甚至比你们还有天赋的。既然有此机缘,你们须当切记,凡事须得努力,才能不辜负这份机缘!”

    不知为何,明明刘恒只是在很认真的在叮嘱他们,就如同送自家孩子进学堂去的父母一般,偏偏此时此刻,三个人却都低了头,无人回应。

    忽然,陈乐说:“哥,我不想留在这里做那劳什子杂役,我想跟你一起回家!”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