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一章 九爷

第一章 九爷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日上三竿的时候,仍有人络绎不绝的涌入下市。有穿草鞋挑担子的农夫,也有一杆猎叉挂着羚羊山跳的猎户,更多的是袖着手进门来买东西的人。

    市吏带着门丁翻翻拣拣,看货估值取税给凭,忙成一团。

    郑九龙就坐在下市门口不远处的一处早食铺子里,吃罢早饭,剔着牙,眯着眼睛看着那边忙忙碌碌的熙攘景象,心里隐隐有一种登上人生巅峰的明悟。

    大野城有上下二市,上市有瓷器、漆器、铁器、铜器、丝绸、车马、粮食、盐、酒、药等等百般物件,皆坐地为商,由市吏定铺收税,他暂时还不敢染指,但这下市,卖的是鱼鳖山跳、瓜果梨桃、三斤鸡蛋一捆柴,来卖东西的也都是些农夫猎户愚夫愚妇,顶天了不过几个早食铺子,这份地头税,却是他郑九龙的。

    这里的规矩是市吏在门口估值取税,税制十一,那是要交给城主府的。但他郑九龙却不管那个,只要是进门来卖东西的,就得给他再交一份钱!

    他管这叫“九爷钱”!

    刚开始收那两年,还有人叽叽歪歪的,时不时有个敢跟自己瞪眼的,觉得他自己是个硬茬子,但时至今日,借他们个胆子!

    郑九爷的凶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不吹牛的说,除了城北那一片深宅大院里的人之外,现如今的大野城内外,谁见了九爷都得毕恭毕敬的,听见名字都得吓得不敢高声说话。

    这当然是值得骄傲的人生辉煌!

    此时他看着不断涌进门来的人,就像是看着一枚枚的铜板、铜珠和刀币。

    阳光又正好强到足以让人舒服的眯起眼睛。

    郑九龙很享受这样的惬意时光。

    手下人陆续吃完了早饭,他手下被人称为“癞鱼头”的赖老二走过来,说:“九爷,兄弟们都吃好了,咱们收一茬吧?”

    郑九龙吐了牙签,站起身来,于是一整个早食铺子里哗哗啦啦板凳响,手底下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店主人满脸赔笑的搓着手过来,点头哈腰,“九爷吃好了?”

    郑九龙鼻孔出气哼一声,说:“下次胡椒多放些!牛肉汤,胡椒少了不好吃!”

    店主人眼中闪过一抹苦意,但还是点头哈腰地道:“一定!一定!九爷是行家,照您说的做,指定没错!”

    郑九龙不再理他,扭头就往外走。

    但赖老二没走,他伸出手来,冲店主人“嗯?”了一声。

    店主人满脸苦涩,从怀里摸出一把铜钱来,递过去,“赖二爷,不是小人不愿意孝敬,实在是早上起来还没开张呢,您诸位往这里一坐,没人敢进我这……”

    赖老二一把夺过来,“少他妈废话!每天都是这套词儿,我们九爷愿意吃你的,是你的福气,知不知道?你少了多少麻烦!”

    说话间,他把那些钱在手里排了排,啐了一口,“十三个钱,你他妈哄孩子呢?”

    他这一吼,还没走出这早食铺子的人都纷纷站下,看过来。

    店主人吓得赶紧拱手不已,“真不是不给啊赖二爷,我是真的还没怎么开张呢!昨儿收入的钱,下午就换成了东西,变成了今天的饭食了!您体谅体谅,体谅体谅!我明儿一定……”

    赖老二不等他说完,直接道:“明儿三十个钱,敢少了一个,缺一个角儿,我把你耳朵拧下来凑数!”

    店主人虽满脸苦涩,却不敢再辩,只好重重地点点头,“哎!三十个,小人就算是少备点料,也一定给您凑足喽!”

    赖老二瞥他一眼,冷哼一声,“给脸不要脸!……走!”

    这个时候,外面相邻几家早食铺子里已经传来了喝骂声和讨饶声。

    店主人心里默默地计算着今天的损失,和斜对过那家被踹翻了桌子打碎了碗的铺子的损失,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郑九龙走出早食铺子,在街上站了一会儿,等手下人把街头的这几家早食铺子的钱都敛了来,他却并没走,居然又返身走进了其中一家。

    那家店里的主人吓得连连打躬。

    郑九龙洋洋不睬地在店里扫了两眼,说:“李大头,你那婆娘呢?”

    店主人李大头吓得差一点儿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心念电转之间,赶紧道:“小人错了,九爷您大人大量,别跟小人一般见识,我婆娘什么都不懂,怕见人,只在后厨下帮衬,明天的八十个钱,我保证一个不差,再不敢多一句话!”

    郑九龙瞥他一眼,也不说话,扭头走了。

    赖老二却随后走进来,似笑非笑一张脸,敲着桌子,说:“九爷呢,大善人!不愿意跟你们一般见识,但大善人发起怒来,就更了不得呀!你说对吧?”

    李大头点头如捣蒜,腰都不敢直,只一连声地说:“是!是!是!”

    赖老二忽然一脚踹过去,“九爷不愿意跟你们计较了,你就真当爷们也都是吃素的了?”李大头吃他一脚踹在地上,却不敢起身,只是讨饶。赖老二冷哼一声,道:“明儿一百个钱,给不给,你看着办!反正我听说你那婆娘生的极是白净,我们九爷就喜欢白净的女人!”

    李大头赶紧道:“给!给!给!”

    …………

    下市里一阵鸡飞狗跳。

    这样的情景,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遍。

    识趣的早早就把钱奉上,甜软的话说着,也就免了一遭祸害,头次来的,和穷到真的一个钱也没有的,有跪在地上磕头还不免被踹了摊子的,也有直接给打得头破血流的,还有摊子都被直接收走了的。

    郑九龙已经是看都懒得看一眼了。

    坐地收税这个事儿,要的就是每天杀几只鸡给猴看!

    但这些活儿已经用不着他亲自动手了。

    他九爷只需要往下市的街道上这么一站,真正的硬茬子就忌惮上了,等闲的不敢咋呼。剩下的老实人,赖老二带几个人就全办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哭喊声、讨饶声、砸摊子的声音,郑九龙再一次微微地眯起眼睛,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美妙的乐曲一样。

    这些噪杂的声音,是别人的噩梦,却让他异常的享受。

    每次走在这下市的街道上,听着身前身后传来的这些声音,都让他觉得自己似乎又高大了几分,臂膀的力量,也好像是又强了几分。

    却在此时,转过街角去,他的眼角余光忽然捕捉到几个熟悉的身影,不由下意识地就停下脚步,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卖鱼的小摊子。

    一个十五六岁面皮白净满脸堆笑的年轻小哥负责揽客、兜售、拿鱼、过秤,一个十四五岁梳着双丫髻的女孩子负责收钱。

    还有一个人,也就十六七岁年纪,就蹲在鱼摊后面,沉默不语。

    郑九龙看见他的那一刻,他也忽然扭头看过来。

    那眼神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沉默着的戾气与阴狠。

    危险如转过山脚忽然遇到的一只炸了毛的豹子。

    当两人目光相对,饶是郑九龙向来以好勇斗狠闻名大野城,这些年来“郑九爷”的凶名也算传遍大野泽周边的方圆百里,此时却仍是下意识地心中一寒。

    别人见他貌不惊人、势不压众,以为他就是个普通的年轻渔夫,但郑九龙却很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比自己还狠!

    比自己还不要命!

    发生在三年前的那件事,他一直都记得。

    就像已经刻在脑子里了一样。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小乞丐,大概只有十三四岁年纪,他们三四个小乞丐一起讨生活,其中就有现在负责卖鱼的这两个。

    某一天,当时原因不明,后来听说是有人想要把他这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妹妹拐走卖掉,结果却漏了马脚,于是他拼着自己被扎了六七刀的代价,追杀了一条街,愣是用手里的一根木棍,把那三个人高马大的外地人给干翻了。

    长街之上,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热闹的人,衣衫褴褛的小乞丐用断成两截的木棍一下又一下的拼命地打,自己身上伤口的血呼呼的往外冒,那三个外地人被他打得满地翻滚着惨嚎,最后还被他逐一的用抢来的,带着自己鲜血的长刀,把那三个人的双手双脚,逐一斩断。

    当时的整条街道上,安静得只剩下那三个外地人声嘶力竭的惨嚎。

    并且他亲眼看着他们三个流血流死,不再嚎叫,不再挣扎,也不再呼吸,这才在数百人的围观下,面色惨白的倒下。

    然而他依然没死。

    即便是再凶狠的人,面对那个疯狂的小乞丐,面对他的狠辣,他的凶悍,他的不要命,他的打不死,也是不由下意识的为之胆寒。

    那个时候,郑九龙已经是声震方圆百里的大恶人,但是在那一天,当郑九龙亲眼看着他血染长街,他内心里就已经收起了对这个小乞丐的所有轻视。

    这家伙打架不要命,每一下都是以命换命的路数,这不可怕。大不了豁出去手底下几条命,照样弄死他!

    这家伙从跟一帮乞丐和人贩子的生死搏斗中磨练出来的杀人之技的确很扎手,但也不可怕。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再厉害,毕竟也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仙家子弟,十几个人一起上,哪怕只是围起来打乱棍,累也累死他!

    他的命似乎很贱,因为他从来都是一副以命换命的姿态,要找个时机弄死他,似乎也很容易,但偏偏郑九龙心里不管多忌惮他,这几年来,却始终不敢出手!

    因为多年来混迹江湖好勇斗狠的经验告诉他,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像路边的野草一样,你怎么踩都踩不死他!

    你拿大石头压住它,它会从石头缝里钻出来!

    你一把火烧了它,它会在忽然的某一天又露出头来!

    而像他这样的人,一旦结下仇怨,只要他不死,他就一定会发了疯一样的复仇——因为他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命!以命换命对他来说就像渴了要喝水一样自然!

    与其跟他结仇,郑九龙倒宁愿往城北那些深宅大院里某个有钱有势的大老爷脸上吐一口唾沫——因为跟他们比起来,自己又成了不要命的那一个。

    …………

    脚步顿了一下的工夫,那人的目光已经又收回去了。

    他就蹲在摊子后面,动也不动,也不说话。

    在他身边,那个面皮白净的小哥儿忙着给人拿鱼过秤的同时,还要招揽一个新客人,他却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

    此时郑九龙的身前身后开始闹哄哄的,他的手下人已经收完了那条街,拐过来了。

    郑九龙迈步走过去。

    “陈乐又来卖鱼了?”

    他脸上露出笑容,若非满脸横肉,看起来倒真是已经有了些大善人的模样。

    认识他的人,没人敢拿这笑容当真,但陈乐似乎当真了。

    他刚给一个客人过完了秤,听见招呼,扭头看见郑九龙,顿时笑着回应,“九爷好!见过九爷!”

    说话间,顾不上招呼另外那位客人,他弯腰瞥了一眼,从摊子上抄起一尾看去少说也有五斤上下尾巴金黄的大鲤鱼来,柳条麻利的往鱼腮一串,打个扣,拎在手上递过去,“九爷,来条鱼吃吧!您总也不吃我们的鱼,叫我们都不好意思来卖东西了!”

    郑九龙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又和蔼了些。

    犹豫一下,眼角余光瞥见那人居然仍是那般蹲在地上,连头都没抬,似乎眼前这事情与他毫无干系似的,郑九龙心里微微有些不悦。

    但他还是顺手把鱼接过来,笑呵呵的,说:“这鱼可不小!”

    顿了顿,他甚至少见地称赞道:“这大野泽里虽然有的是鱼,但除了你们兄弟,可还真是没人敢去捕!也好,我就吃你一顿鱼!”

    陈乐闻言笑起来,“谢九爷赏脸!”

    恰好郑九龙手下收“九爷钱”的人已经来到这摊子旁,那陈乐当时就扭头对身边的女孩道:“三丫,拿钱!”

    那个被他称作三丫的女孩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很快把手伸进怀抱里的柳条筐,但郑九龙却道:“免了,免了!吃你这一尾鱼就是了!”

    陈乐却笑呵呵地道:“要给的,要给的!九爷立的规矩,破不得!”

    郑九龙不再说话,只呵呵一笑。

    名字叫三丫的女孩数了三十个钱出来,略有些不舍地递给郑九龙的手下人。

    郑九龙拎起手里的鲤鱼,冲陈乐一亮,眼角余光瞥了蹲着的那人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开了。

    片刻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赖老二追上去,小声道:“那小子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看见您连眼皮都不抬!九爷,您一句话,我帮您把那小子剁碎喽!”

    郑九龙闻言止步,拎起手里的鲤鱼看了看,摇头。

    他说:“等等,再等等!”

    ***

    这就算是开始啦,未来三年,或更久,请多多指教!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