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八章 测试

第十八章 测试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这是一间并不轩敞的房子。

    里面坐着一位有些瘦小的道人。

    刘恒进去的时候,那道人正坐着喝水,屋子里有些茶香。

    那道人听见门响,抬头看了刘恒一眼,道:“站好吧!”,然后放下茶盏,起步走过来——刘恒的身量并不算高大,只是比普通人略高几指,却又比普通人略瘦几分而已,那道人比他要矮,比他还瘦。

    他的青黑色的道袍罩在身上,有些显得空空荡荡。

    刘恒站直,挺胸抬头。

    那道人却并不看他,他快步过来,直接绕到了刘恒身后。

    刘恒下意识地腰背微弯,肌肉绷起。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在测试,于是又赶紧放松下来。

    那道人却是看出了刘恒刚才的变化,不由讶异地瞥了他一眼,随后他的手就已经搭到了刘恒的后背上,道:“放松,什么都别想。”

    刘恒深吸一口气,放松。

    忽然,他觉得似乎有一股热流涌入自己两边肩胛骨的下方,虽然它们马上就消失不见了,让人无从判断那是错觉还是真的,不过刘恒却分明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暖洋洋的,有种说不出的松快感觉。

    站在他身后的道人忽然“咦”了一声。

    刘恒的心一下子就提溜了起来。

    “好!好根骨!”那道人说。

    刘恒愣了一下,旋即有些欣喜,但那道人随后在他两边腰眼处又轻轻一拍,道:“别提气,放松!”

    又是两股叫人暖洋洋的热流。

    刘恒觉得,那应该是真的。

    忽然,道人放开了手,绕到刘恒身前,抓起他的手臂,从下到上随意地捏把了几下,又退后两步,将他周身上下的身架来回打量,然后缓缓点头,面带笑意,说:“年轻人,你很好,很不错!”

    说罢,他走回到桌子旁坐下,端起茶碗吸溜一口,然后才冲刘恒招手,道:“过来,坐下!”

    他身侧有一个小杌子。

    刘恒过去坐下,按他的要求伸出手去,搭在桌子角。

    那道人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那真的是一股热流。

    这一次,刘恒确定自己的感觉再不会有误。

    只因那热流来得极为明显,就像是有一把火,从手掌上两人相握之处,忽然就顺着衣袖一路烧了上来。

    然而眨眼之间,那热流消失了。

    道人又“咦”了一声。

    他忽然睁开眼,看了刘恒一眼,问:“以前可曾有过拜师入门,是否练岔过路子?或是受过什么严重的伤?”

    刘恒愕然,片刻后摇头,“小人一直打渔为生。无缘仙门。”

    那道人讶然,“这就怪了!”

    片刻后,又是一股热流忽然从两人手掌相握之处涌了过来,然而却和刚才一样,那热流才刚入体,便迅速消散。

    刘恒一直看着那道人的脸色。

    此时那道人脸上带着些惋惜地松开了手,叹了口气,看着刘恒,道:“可惜了!可惜了你的好根骨!”

    刘恒愕然,终于忍不住第一次开口,问:“敢问仙长,是……什么意思?”

    那道人却并不答话,拿起桌上的毛笔来,从刘恒手里把报名资料一把抓过去,看了一眼,问:“刘恒?大野城人氏?”

    刘恒点头,“是我。”

    那道人提笔就写,顷刻间写罢,丢了笔。

    刘恒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

    他亲见他只写了一横一竖。

    接过纸来,果然是个“丁”字。

    他看着那个刺眼的“丁”字,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站起身来,道了声,“劳烦仙长了。”,这才转身出去。

    房间外的走廊下,一众人都在眼巴巴地等着。

    刘恒清楚地记得就在刚才,当自己的三个弟妹的测试成绩都已经出来,且叫那陈滔大失所望之后,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到底是有多少的期待。

    此时他迎着陈滔的目光走过去,无奈地笑道:“叫陈仙士失望了。”

    说罢,他把自己手中的那张纸递了过去。

    是一个清清楚楚的“丁”字。

    陈滔接过来,看着,有些回不过神来。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看刘恒,仍有些不能置信的神色。

    此时陈乐他们早已凑了过来,看清那纸上的字,三个人也都有些惊讶。

    其实刚才陈滔所说的那些,他们都听到了,也都很明白,寻常的普通人等,至少有半数的人是会在这样的入门测试中得到一个“丁”的评价的,兄妹四人进去,竟有两个“丙”,甚而还有三丫竟得了一个“乙”,已经是相当罕见了,再出现一个“丁”,实在是并不出奇的事情。

    只是这么多年下来,在他们心里,他们的大哥刘恒,无论做什么,肯定都是比他们几个弟弟妹妹要强的——哪里有可能我们尚且得了“丙”和“乙”,大哥居然会是一个被认为全无天赋的“丁”呢?

    大哥没有天赋,我们反倒都多少有些天赋?

    开什么玩笑!

    这个时候,陈滔手里捏着那页纸,忽然迈步走过去,低声问廊下值守的两个人,道:“今日是哪位师伯师叔的班?”

    那值守的人道:“选云峰,冯七师叔。”

    陈滔闻言只犹豫片刻,就迈步上了台阶。

    推门进去,那瘦小道人仍在喝茶,陈滔毕恭毕敬地施礼,道:“指云峰弟子,陈滔,家师讳灵均,见过师叔。”

    那道人放下茶碗,露出笑容,“哦,蒋三兄的弟子,看来刚才那四个,都是你们那一支看好的人?”

    陈滔脸上带着笑意,上前两步,也不解释,只是拿着手里那页纸,问:“弟子有些不解,刚才最后进来那人,真的是丁?天赋全无?”

    他这么说,在道人看来基本上就是默认了。

    这在望云山宗里,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外面无数人挣扎着想要挤进山门,但山门内部呢,其实各峰之间因为对于资源和排位的竞争,对外面的人才,也都饥渴着呢。各峰自己有选好的人,有自家的外间子弟需要照顾提携,直接就拉到自己峰下,是大家都默认的规则了。

    看在指云峰势大,这陈滔的师傅蒋三跟自己也并无过节的份上,那瘦小道人也就顺口道:“说天赋全无,可能有些不对,此人根骨极佳,但他身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在方才测试的时候发现,灵力进了他的身体,顷刻间就挥发了,试了数次,每次都是如此。”

    陈滔闻言愣了好半天,仍是一脸不解。

    他问:“这……说明什么?”

    那道人摇了摇头,道:“这说明,他要么是天生筋脉瘀滞,要么就是有什么了不得的病,也或者说,他那身体虽说根骨好,但天生就养不住灵气!”

    说到这里,那道人摊手,“这样的人,也不是不能修炼,只是,他修炼十年的所得,可能都不够他自己身体挥霍的。”

    说到这里,那道人比划着,说:“他就好比是一个漏壶,存不住水,懂吗?”

    这下子陈滔哪里还会听不懂?

    至于那冯七道人随后笑眯眯地说的什么,“当然,要是信不过我,你可以让你师傅再试试,兴许在他看来那就是天才呢!”,在陈滔看来,已经近乎嘲笑了。

    捏着那张纸,看着上面铁画银钩的“丁”字,他脸上不由得就露出一抹苦笑来——看来,那刘恒一直说可能是误会,还真是没说错。

    漏壶?

    这还真是……一个很形象的比方!

    ***

    淡定!淡定!

    1、我写的是爽文。

    2、我不喜欢你们所谓的“套路”,但刻意的去避免“套路”,我也同样不屑。

    3、讲故事的水平搁到一边,我的态度始终很真诚,就是想讲个好故事。

    以上,算是我对大家热议的所谓“套路”、“废柴”的解释。

    新书刚开始,请大家多多支持。

    多点击、多投票、多评论。

    谢谢!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