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七章 天赋

第十七章 天赋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兄妹四个面面相觑。

    世风如此,修仙之人高高在上,求仙问道,自然是小兄妹几个多年来的夙愿,然而机会真到了眼前,大家却都有些忐忑。

    这世上,再没有比修仙更讲求天赋的了。

    最后大家看向自己的大哥。

    刘恒则看着陈乐,说:“你先去!”

    他准备自己留在最后。

    陈乐其实是一个特别乐观开朗的人,人也精明、话也俊俏,只是碰到不对眼的事情,他的脾气会特别暴躁而已。不过,他胆子大,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劲儿,让他给三丫和刘章打个前站,自然是合适的。

    他闻言没怎么犹豫,扭头就进去了。

    旁边陈滔笑呵呵地道:“其实贤兄妹不必紧张,只是个手续罢了,以贤兄妹的资质,是完全不必担心这一关的。”

    然而刘恒知道,并不是。

    过了约莫盏茶工夫,陈乐就出来了。

    进去的时候,他手里拿着自己的报名资料,出来似乎多了一张纸。

    他一出来,不等刘恒说话,那陈滔先就凑过去,一眼看见了上面的两个字:丙下。

    当时他就是一愣,“不对呀?”

    大家都问:“有什么不对?”

    陈滔张了张嘴,似乎是有些懵,过了片刻,他才道:“我们望云山宗的入门测试,是分为甲乙丙丁四等,其中前三等皆分上中下,甲等可以直接择师就教,当然是一等一的天赋,乙等也算天赋不凡,入公学,丙等算是勉强有一些天赋,但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太大成就,所以也可以留下,也有些学习的机会,当然,其实……呵呵,这个丙等……你怎么可能是丙等呢?”

    一向乐观开朗的陈乐,这时候也不由得有些惴惴的样子,问陈滔:“那我这个丙下,要是能留下来的话,也是进那个公学吗?”

    陈滔闻言,仰天打个哈哈,道:“这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进行下一次的测试才行了,不过机会肯定是有的。并不是全无天赋嘛!”

    见陈乐还想继续再问,刘恒忽然打破沉默,对陈雉道:“三丫,你去!”

    陈雉愣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扭头进去。

    那陈滔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走了。

    陈乐手里捏着那张纸,愣愣地发呆,刘恒拍拍他的肩膀,他才抬起头来,兄弟俩对视片刻,他终于笑了笑,小声说:“哥,我没事儿!”

    刘恒重重地在他肩膀捏了一下。

    这个时候,陈滔似乎已经根本无心关注陈乐有事没事了。他几乎是想要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又是约莫盏茶工夫,陈雉出来了。

    乙中。

    陈滔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再看陈雉的时候,脸上带些笑意,道:“甚好!甚好!”又特意对刘恒道:“乙等其实已经是天赋很好了,甲等的天才,倒真是少见的,不瞒诸位,我入门五年有余了,到现在就见过一个以甲等入门的!令妹的这个乙中,已经是不错的天赋了。”

    于是大家皆大欢喜。

    就连刚才还显得有些失落的陈乐,这时候脸上都露出由衷的笑容来,大手粗鲁地揉着三丫的脑袋,咧着嘴笑,只是说:“好!好!”

    然而这一刻,刘恒却忽然有些后悔。

    他想:或许我们不该来的。

    因为他忽然发现:来了这里,原本一样的人,一下子就分了高下,有了三六九等——如果当初自己选择不来,或者从一开始就选择只是兄妹几个厮守着平安度日,而并不去想什么修仙之类的事情,那么一直到死,大家都还是一样的人。

    一直都一样。

    但很快,他就在心里叹了口气,暗自嘲笑自己的懦弱。

    这世上有什么事情什么人,是不分三六九等的呢?

    超过五斤重的大鱼,跟几两重一条的小鱼,也不是一个价啊!

    寻常可见的草鱼,跟极难捕捉的大石斑,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闭上眼睛装作看不到这一切,或者缩起脑袋里不敢去面对这一切,才真的是可笑之极。

    欢喜罢,刘章第三个进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那陈滔明显已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刘恒身上,那眼中,似乎是满含期待。

    这时候,陈雉却忍不住问:“陈仙士,那我二哥这个丙下,如果留下来,也可以和我一样学习吗?”

    陈滔看她,态度显得一如既往的和煦。

    当时他便回答道:“自然是有机会的。”

    不过说到这里,他却忍不住扭头看看刘恒,然后又扭头看着陈雉,笑道:“如果门内有人愿意提携,那就更是机会大把!”

    于是单纯的陈雉松了口气,开心地笑起来。

    而陈乐却是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不由得再次垂下头去。

    这时刘恒却忽然笑起来,他问陈滔:“刚才陈仙士说到了甲乙丙丁,这个丁等,又是何种待遇?也分上中下三等?”

    陈滔闻言一笑,耐心地解释道:“丁嘛!就是基本没有天赋的意思了,哪里还要分什么三等?得了丁等的,不消说,直接下山回家即可!”

    刘恒扭头瞥了陈乐一眼。

    这个时候,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比刚才还要晦暗了许多。

    丙下,意味着他距离全无天赋,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但刘恒并没有要安慰他的意思,反而又问:“那这个丁等……”

    不等刘恒把话说完,陈滔忽然扭头瞥了陈乐一眼,然后笑了笑,道:“我知道老弟的意思,你是想问问,得丁等的人多不多,对吗?”

    刘恒闻言笑起来。

    从接触不久他就知道,这陈滔实在是个一等一的聪明人。

    于是他笑着点头,道:“正是要问这个。”

    陈滔笑道:“多!很多!”

    顿了顿,他道:“其实很多人只是一辈子都掏不起报名的钱过来测试一下罢了,如果每个人都测试一遍,会更多!即便是当下这般,我们望云山宗不得不用一百枚刀币这个条件,把大多数世人隔绝在外,可十个来报名的人之中,仍有几乎一半的人,都是会被判定为丁等的。”

    说到这里,他叹口气,倒是忽然有些感慨的模样,道:“其实若说天赋,这世上哪有天赋全无的人呢?不存在的!只是有些人的确就是不太适合修炼。这样的人,可能辛辛苦苦修炼十年,还不如乙等天赋的人修炼十天。没办法,我们只好把这些人判定为丁等,绝了他们的念头吧!”

    说话间,他扭头看向陈乐,笑着说:“不过丙等,哪怕是最下的丙下,也是被认为多少有些天赋的。”

    陈乐闻言,果然就松了口气。

    恰在此时,刘章哭丧着脸出来了。

    丙中。

    一个也不算太好的天赋判语。

    也或者说,除了三丫的乙中有些出人意料,竟是有着相当不错的修炼天赋之外,无论陈乐的丙下,还是刘章的丙中,其实都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顶天了只是比普通人稍好那么一点点,而按照陈滔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们或许也只是够资格留在这望云山宗做个杂役?

    刘恒缓缓地长吸一口气。

    他知道,轮到自己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