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五十六章 观山海

第五十六章 观山海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蜡烛明亮,一室生光。

    上房内,刘恒拿着那卷轴端详许久,尤其是那画像消失之处,他更是忍不住伸手去摸,反过来看,等等,各种办法都试过,确认那画像的确已经消失了,心里感慨着仙家宗门的确道法神奇,这才小心翼翼地继续展开来,去看那卷轴后面的内容——那是一副又一副的图画。

    虽然他只是一个第一次接触修炼法门的人,此时却也已经弄明白了这功法卷轴的基本功用了:当手持卷轴之人认真去看,那卷轴上的修炼之法便会直接打入人的神识深处,并随之从卷轴上消失!

    这就意味着,这副图画上的修炼法门,已经传授给修炼者了!

    事实上,脑海深处的那镜像,远比卷轴上的画像要更加的形象和立体,让再愚笨的人也基本上看一眼就能明白这法门到底要求你怎样做。

    “观山海诀?”

    刘恒默念着这功法的名字,心里不由得想:也不知道这是何人创下的修炼法门,这名字起的貌似简单,但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气象宏大的感觉!

    目前来看,这功法大约有两个可能的出处,一是蓬莱仙宗,闲谈时据王离说,程云素从很小就拜入门内,跟随一位名师学习,而且从六七岁起,每年都要在蓬莱仙宗里住上个小半年,十一岁开始,更是在蓬莱仙宗长住,一直待到了十六岁才下山回家。第二个可能,当然就是显阳侯府那边了。

    不过无论出自哪里,现在,这功法都已经到了刘恒的手里。

    当然,太高级估计是不可能的,只是一个最最入门的筑基篇而已。但对于刘恒来说,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

    卷轴展开到尽处,并没有再出现哪怕一个字。

    它全部展开来,长大约尺半有余,除了最开头的地方,有一个此刻看去颇为突兀的空位之外,后面还有依次排列的八副图画。

    每一副图画,画上人都姿势各异、形态各异,那象征着天地灵气的游走着的红线,也行走着或大同小异或完全不同的路线。

    刘恒想:“既然是这个《观山海诀》的筑基篇,且接下来的这八副图画如此排列有序,那么想必这就是接下来的修炼顺序?”

    还或者,这总共的九副图画,每一副都是独立的?

    此刻,面对着这卷轴上剩下的八副图画,刘恒心内有各种想法与揣测——这就是无人指点的坏处了。他甚至根本不明白自己正拿在手中的这份功法卷轴到底是什么,这些图画相互之间到底是怎样的逻辑,而自己的修炼,又该从何处开始!

    一切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理解和揣测。

    甚至,说白了,靠猜!

    但幸好的是,他并不贪心。

    也并不会想着今晚就将它们尽数纳入脑海之中。

    在他想来,这卷轴此前已经展现出种种神奇之处,而程云素在把它交给自己的时候,也并未刻意的去叮嘱什么,那么,想必只要自己老老实实的从第一幅图画开始修炼,后面的道路,这卷轴会自由安排?

    毕竟这仙家物品有着种种神奇之处,既然是功法卷轴,而且是“筑基篇”,那么对于修炼的过程,它想必肯定会有它自己的内在逻辑?

    心里这么想着,刘恒把整个卷轴粗略地浏览一遍,唯恐出错,他并不敢仔细去看后面的那些图画的运行路线,便又把它小心翼翼地重新卷好,系上了绳子,再珍重之极地收到自己的怀里。

    然后他起身下床,趿拉上鞋子,在这间并不算太宽敞的上房内缓缓地踱步,甚至还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慢慢地喝,以求缓缓精神,让自己尽快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尤其是精神状态。

    十余年的期待,最终换来的是望云山宗一个“丁”的判语,他甚至连进入人家宗门执杂役的机会都没有。

    而现在,一份筑基的修炼功法,就在自己面前。

    它的功法剖析如此简单明了,它的学习过程如此直接干脆。

    它现在就在自己的脑子里。

    自己到底是不是没有丝毫的修炼天赋?是望云山宗的人看走了眼,还是……是与非,成与败,就看现在了。

    足足一盏茶的工夫过后,他在房间内踱了也不知道多少圈,热水也已经饮尽,自己感觉自己的精力已经恢复,然后便重新到床上盘腿坐了下来。

    深吸一口气,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那宫装女子打坐的镜像就在脑海深处。当刘恒的神识认真去看的时候,便见那雾气一如方才那般,仍在从体外、到体内,再到体外,一遍又一遍的循环着,似乎永无休止一般——她的周身上下,不知是否因了这功法的缘故,隐隐透出一抹莹润的淡淡光芒,看去圣洁而光辉。

    刘恒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淡青色雾气的运转路线,并用手指在自己身上模拟着一路指过去——路线并不复杂,那淡青色雾气自左手虎口下入体,沿手臂一路上行,在上身经过两次盘曲,最终入右腿,自右足下离开身体。

    这一路行走,途经那女子身上,有着很多莹润的小小光点。

    刘恒随不通武事,于修仙法门更是一窍不通,但他能够猜到,那大约都是人体内的各处穴位窍要,只是他并不知道它们分别都叫什么名字。

    当然,这并不妨碍刘恒死记硬背的记住它们的路线。

    在这一点上,刘恒还是有着充足的自信的。

    于是,再一次花去好长一段时间默默地钻研和记忆这功法的运转途径之后,在自己的脑海神识之内,刘恒也闭上了眼睛。

    他想象有那充斥在天地间的灵气正被汇聚到自己的左手虎口之下。

    于是便真的有一抹肉眼难见的淡青色的雾气,在他左手的虎口下富集起来。而此时,他神识身处的那镜像,也蓦然一亮。

    刘恒虽然闭着眼睛,却觉精神忽然为之一振。

    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感知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进入自己的左手手掌——那种感觉,无比清晰,绝非臆想而来。

    于是,他一下子就亢奋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神识深处的那女子身上的光芒,开始越来越盛。甚至不需要刘恒可以去的注意和引导什么,他就感觉到有一股气流酥酥麻麻地沿着自己体内的一条经脉迅速地游走起来。

    似乎只是眨眼之间,那气流就已经在自己体内游走一周,自右足下散出了。

    一个循环,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建立起来。

    刘恒精神大振。

    于是沿着这道已经建立起来的循环路线,有淡青色的雾气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体内,并最终被转化为淡黄色的雾气排出身体。

    可想而知,刘恒当然是越练越兴奋。

    于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固定的循环,他这一练,就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

    在他修炼得正起劲的时候,室内的蜡烛燃烧到尽头,最终熄灭了。

    但他茫然无觉,仍在继续修炼。

    一直到又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才渐觉疲累,虽不知道已经是多长时间过去了,内心却推算着应该修炼了不短时间,又念及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心中一动,那循环当即便缓缓地停了下来。

    刘恒睁开眼睛,面对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脸上却不由得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如果此时不是深夜,如果此刻他不是身处在客店之内,他甚至都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一声,以抒过往多年的心内积郁。

    但兴奋地起身下床的时候,他却忽然觉得自己眼前一黑。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

    饿极了,累极了,是经常会这样的。

    但隐隐然,他却觉得很是有些不对。

    无论是民间那街头巷尾的议论,还是老胡头曾经说过的一些笼统之极的话,都毫无疑问地在证明着:修炼仙门功法,本身就是一件对己身有极大助益的事情。

    就不说修炼过后立刻身轻如燕吧,至少精神饱足、气血旺盛等诸多好处,是肯定会有的——那是天地灵气滋养身体、培育神魂的结果。

    但眼下的自己,却很明显是一副久坐疲乏的感觉!

    这可不像是修炼过后该有的样子!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