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六章 纸鹤

第十六章 纸鹤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那陈滔居然已经在院子里候着了。

    见兄妹几个也都早早起来,他便要拉上几人出门吃饭。

    刘恒倒是记得,这下院里对住宿的人是提供早餐的,便立刻婉言谢绝了。那陈滔依旧不恼,甚而还顺水推舟,亲自带路陪兄妹四个去下院的就餐之地,殷勤地张罗之后,还坐下陪四个人一起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饭。

    简直殷勤之极。

    当然,这里早饭的所谓简单,或许针对昨晚的饭菜之丰盛,还算合适,对于刘恒他们兄妹几个来说,不要说路上的风餐露宿了,即便是比起在家中时候的饮食,也要丰盛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里的肉饼居然是管饱的!随便拿随便吃!

    吃过早饭,兄妹几个带上随身的那点简单行李,做好了爬山的准备。然而那陈滔听见陈乐问上山的路有多远时,却只是哈哈一笑,然后便带了众人来到庭院中,从怀里掏出一张不起眼的小小纸鹤来。

    他随手一扔,道一声,“起!”

    那纸鹤倏然而起,俄尔间竟化为一只体型硕大的仙鹤。

    其背之阔,竟似足以容纳数人同时站立!

    而且也不见那陈滔做什么,那纸鹤便稳稳地悬停在半空中。

    只是,它似乎仍是纸的。

    兄妹几个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院子里人来人往,对于巴掌大的纸鹤忽然就变成一张席子那么大,倒是并没有太多人吃惊。只是有些同样衣着华贵的年轻人,就此一下子留意到了那陈滔,然后便过来打招呼,笑问他怎么竟跑下山来。

    说话之间,不住地拿眼睛瞥着一旁明显衣着寒酸的刘恒等人。

    那陈滔闻言不过哈哈几声,答不对题的应付客套几句,然后招了招手,那硕大的纸鹤便徐徐落下地面,这时陈滔便招呼刘恒等人,道:“来,上吧!”

    早在兄妹几个还是小乞丐那时候,听人闲谈,就听说过那些仙家门派有纸鹤驮人的神技,看见陈滔掏出来的那纸鹤在自己面前变成席子大小,他们也能猜到这应该就是要载人上山所用的,可真到了这一刻,他们仍是忍不住心中惴惴:这纸做的仙鹤,真的能驮了人飞起么?

    它会不会烂?会不会被踩塌了?

    会不会人数太多根本就飞不起来?

    如果飞到半空中,它忽然烂了个洞,自己要是掉下来,怎么办?岂不要活活摔成肉饼?而或……若是落到松树上,直接就被穿成了串?

    这等事情,往往都是不想便罢,越想越觉可怖。

    三丫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刘恒的衣角。

    刘恒拍拍她的手,隐蔽地深吸一口气,抬腿迈了上去。

    出乎意料,站得很稳。

    只是,这纸鹤虽然离地面只有三寸距离,站上去之后,却让刘恒下意识地感觉有些腿软。

    只不过,当着那么多人,他可不想出丑。

    于是他一脸平静地招呼陈乐等人,说:“来吧,没事!”

    兄妹四个陆续登上那纸鹤。

    三丫又一次紧紧地抓住了刘恒的衣角。

    刘章刚才有些不好意思,看见三丫抓住了,他也一把抓住了另外一边。

    陈滔最后一个上来,然后便听他道:“纸鹤爬山、远行,最是轻便不过,几位站稳就好,害怕的话坐下也可。咱们……走!”

    纸鹤稳稳地飞起。

    三丫还没怎么样,刘章下意识地一屁股就蹲下了。

    只有刘恒和陈乐,毕竟年龄大些,尽管心中也是害怕紧张,却到底都是站得笔直,不肯叫人嘲笑轻视了去。

    只是,当那纸鹤稳稳飞起之后,他们发现,其实稳当的很!

    初时微风徐来,继而和风舒畅,最后也不过是劲风荡衣、猎猎做声罢了!

    度过了内心最初的恐慌与担忧,当一切平稳下来,那纸鹤虽难说通灵,却始终稳稳地平展双翼,缓缓地飞向北面的山坡,刘恒的心里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这一刻,他站在纸鹤之上,忽然觉得这此前从未体验过的视角,竟是如此的宏大而迷人。

    身后是初升的朝阳,脚下是繁华热闹的市井,面前是漫山遍野的碧绿的野林,而头上,则是青秀峭拔的望云山!

    荡胸生层云!

    他深吸了一口气。

    身旁三丫忽然打了个饱嗝。

    连续两顿,这个馋嘴的丫头都吃得太撑了!

    …………

    穿过浓密的云层,眼前豁然开朗。

    此时俯身下望,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座座雕梁画栋的院落、廊庑、亭台,起落有序地坐落在群山之间。

    正行进间,兄妹四个目不转睛地看着下面的建筑群落,身边忽然有人御剑飞过——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去的远了,刘恒等人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一柄什么样的剑,剑上是什么样的人。

    然后,陈滔忽然说:“诸位稳住,咱们要到了!”

    他说话间,那纸鹤虽是死物,却有若通灵一般,竟盘旋着、徐徐地向下方飞去。不过十几个呼吸之间,众人只觉面前的视野一小再小,终于,纸鹤缓缓地落在了山中一座占地面积足有两三亩大小的广场上。

    从半空中俯视的时候,他们已经看清,这是山中的一处山谷。

    而且似乎是建筑在山势的最下方。

    等刘恒等人下了纸鹤,那陈滔也轻松地迈步下去,只不过打个响指,那纸鹤就在众人面前又倏然缩回了巴掌大小。

    陈滔将其收入掌内、纳入怀中,然后抬手一指,道:“这里是上山必经之地,寻常弟子,在这里就不得再御物飞行啦!瞧,那边,铨选司,就是咱们要去的地方啦,诸位,请吧!”

    三丫忽然又打了个饱嗝。

    …………

    天色虽早,铨选司门口却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

    未到门前时,那陈滔已经取出一枚臂章带上,神情也一反在刘恒等人面前时的和煦如风,忽然就变得有些肃然威整起来。

    有他带着,刘恒等人直接越过许多人,也不见有人表示什么不满,众人就已经进到了铨选司的大门之内。

    却原来,这边还没开始呢。

    但这铨选司内,那陈滔似乎很熟,到处打个哈哈聊上几句,很快就带着刘恒等人把所有应走的程序走过了一遍。

    然后,他带着四人离了前厅,推开后门,进了一处大院子。

    又与廊下两个带着臂章的年轻人笑谈几句,他这才转身对刘恒等人道:“让这位师兄安排你们进去吧,一个一个的进,就在里面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