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五章 拉拢

第十五章 拉拢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兄妹四人晕晕乎乎之间被陈滔带到了一处奢华轩敞的酒楼。

    酒席流水一般布来,兄妹四人都有些被镇住了。

    那一道道菜肴,兄妹四个过去这些年莫说吃,便连见都没见过。

    不过刘恒还是很快挡了酒,他道:“我们兄妹不敢饮酒。”

    那陈滔哈哈一笑,似也不甚在意,略劝两句,便不再多说,只命人另换了果酒来,说:“酒乃世间妙物,便不大饮,亦当小酌,不饮浓酒,果酒亦可!”

    这下子刘恒无法再推。

    把那开了瓶的小瓮拿到鼻端轻嗅,似觉其酒气并不太大,反有阵阵果香馥郁,犹豫一下,便也不再推阻。

    忽而有数位妙龄女郎推门进来,皆身着轻纱,容貌姣丽,身姿飘摇,动静之间先露笑容,行动之处若风摆杨柳。

    陈乐和刘章第一时间便看得愣了。

    刘恒也愣了一下,旋即,他慌忙避席而出,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

    那陈滔似乎是觉得他这样特别可爱,不由大笑起来,然后拉住刘恒的胳膊,指着那几位形貌昳丽的女子笑道:“不过是叫她们伴酒佐餐而已,些些俗艳的皮囊,岂敢拿来扫了兴致?”

    说话间,他还冲刘恒眨了眨眼睛。

    于是那几个女子到底还是在身后侍立,刘恒也被陈滔硬拉着坐下了。

    不独刘恒,兄妹四个都有些如坐针毡一般。

    身前是一桌水陆齐备、丰盛之极的饭菜,菜香扑鼻,酒香馥郁,每人身后还有一妙龄女子执壶,若分心轻嗅,还能嗅到丝丝的女儿胭脂香。

    本来正儿八经坐到这样的酒楼里来吃席,就已经让兄妹几个极为拘束了,更何况眼前摆出的是这等样阵仗?

    然而,那陈滔却不以为意地道:“以尊兄妹的惊人天赋,这等场面,说来寒酸,只是在这望云城里,也是有诸多不便,实在不敢招摇。改日等诸位进了山门,有时间到我们嵘城去,在下必竭诚以待!”

    就这一句话,刘恒一下子就听出了一些意思来。

    饭还没吃,酒也没动,他便试探着道:“陈仙士过奖了,我们兄妹几个都出身草莽,哪来什么天赋可言,更别提惊人二字了。”

    那陈滔闻言却只是哈哈一笑,刻意压低了声音,道:“诸位在山下低调些,是好事,我是理解的,不过等上了山,大可不必如此!”

    刘恒愕然。

    陈滔提杯就盏,殷勤相劝,大家终于开动。

    三丫不管别的,只大口吃肉。

    陈乐与刘章也都吃相极为难看。

    都是一副十足的乡下人、饿死鬼的派头。

    但刘恒却只是夹了一筷子菜,就吃不下去了。

    他犹豫了一下,要说话,恰好陈滔提杯劝酒,他无奈地喝了一杯果酒下去,觉得酸酸甜甜又有些扑鼻果香,反倒喝不到什么酒味,实在是好喝。

    可越是如此,他心里越觉得不踏实。

    于是终于忍不住道:“实话不瞒陈仙士,我们真的是出身草莽,要过饭,现在是打鱼的,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天赋,仙士是不是误会了?”

    陈滔呵呵地笑,凑近了,挤眉弄眼,道:“明白!明白!”

    刘恒一下子就明白:这误会,只怕大了!

    他赶紧道:“我们兄妹这一次来,只是因为一位道长的推荐,他欠了在下一些小钱,无力偿还,故而……”

    那陈滔忽然放下筷子,笑道:“我陈滔向来待人以诚,老弟又何必如此?”

    顿了顿,他略带些不满地道:“这么些年,能得你口中那位道长推荐来我们山门,而且还是他老人家亲笔写信给家师祖推荐的,能有几人?不瞒诸位,只有你们这一次!只有你们四位!你告诉我,只是因为他老人家欠了你们一点钱?”

    刘恒愕然。

    那陈滔笑道:“实话不瞒诸位,当家师祖闭关中忽然传出话来,让弟子们出来山下接了你们四位上山,家师与诸位师叔经过商议,决定压下这个消息,不然的话,怕是家师不下山,也要派一位师叔下来了。为什么只派了我下来?哈哈,不想引人关注而已!”

    说到这里,见刚才只是一阵猛吃的那另外三位也抬头惊讶地看过来,他笑道:“在下此来,不过先致区区诚意、结个善缘罢了!只希望诸位上山之后,等公学期结束,要择师就教的时候,能选择拜入家师祖这一支才好!至于是拜入家师门下,还是我那些位师叔的门下,倒是不拘的,反正以后咱们肯定是师兄弟,方便一起饮酒耍乐就是了。”

    刘恒闻言,愣了片刻,与三个弟妹交流了一个眼神,然后端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那果酒入口滑腻而醇香。

    刘恒想:只这一杯酒,便不知道要卖多少条鱼才能换来!

    而面前这一大桌子酒菜,怕是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都不够付账?

    更别提人家还帮忙垫付了报名和入住客舍的费用了。

    这下子,误会大了!

    想明白这个,刘恒深吸一口气,忽然抄起筷子来,看了看三个弟妹,说:“陈仙士一番盛情,你们就不要客气了,放开了吃!”

    那陈滔闻言哈哈大笑,“这才对嘛!”

    …………

    酒足饭饱,陈滔亲自带路,把兄妹四人又送回了望云山宗的下院,甚至还一路把他们送到了安排好的客舍,这才掉头回去。

    其殷切之意,如待至交好友一般。

    等他走了,连那知客也走了,陈乐第一个跑到刘恒的房间里来。

    他也喝了五六杯果酒,脸膛红扑扑的,只是却一脸担忧的模样,问:“哥,人家应该就是误会了,这该怎么办呀?”

    片刻之后,三丫陈雉和老四刘章也悄悄跑过来。

    刘恒心里也正愁肠百结。

    他没想到,那高大道人的一封信,竟有如此之大的威力!

    但这个时候,当着自己的三个弟弟妹妹,他却坦然地道:“叫你们吃,你们就吃,叫你们喝,你们就喝,叫你们睡,自管放心去睡。该上山上山,该测试测试,你们怎么知道,咱们就真的不是天才?你们怎么就知道,那道人之所以亲自写信举荐咱们来这望云山,不是因为他真的看出了咱们有天赋?”

顶部 底部